【故國神遊】卿雲歌兮 夏道興兮--大夏篇①(組圖)

2018-09-19 13:19 作者:宋紫鳳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卿雲歌,是上古之樂,傳為舜帝禪位時,嘗與群臣百工唱和之。(看中國合成圖)

卿雲歌,是上古之樂,傳為舜帝禪位時,嘗與群臣百工唱和之。

我在《宋書-符瑞志》中看到關於卿雲歌的記載,雖不能說,《卿雲歌》就是在舜帝禪位時所唱,但的確與舜帝禪位有關。

按記載,卿雲歌作於舜帝十四年。那一年的一次大典上,樂工們奏起《大韶》之樂。《大韶》又稱《簫韶》、《九韶》、或者韶樂,是舜帝時的大樂。舜帝五年時,嘗陳《大韶》之樂於大鹿之野,天下咸感帝舜之德,以至天降祥瑞,鳳凰來儀。但這一次的大典上,當樂工們再次敲響青銅之鐘、擊響玉石之磬,吹起笙竹之管,奏起大韶之樂時,卻天降異象,雷雨大作,疾風拔木,鐘鼓諸般樂器都被吹得散亂一地,舞人匍匐於地,樂官四處躲藏,場面一片狼藉。

帝舜見之頓有所悟,他一手執璿璣,一手持玉衡,微笑說道:「明哉!夫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亦乃見於鐘石笙筦乎!」這意思是說,「天下非一人之天下,鐘石笙管是在傳達改朝換代的天意」

一朝有一朝的樂,對應著那一朝的天命。當改朝換代時,前朝的樂不能再適應新的天命,所以新朝必要改樂以應天數。韶樂未能奏完就被中斷,這昭示著天命將改,新朝將立,韶樂也將被新的大樂所替代。而能夠託付以天下的人,舜帝早有人選,他就是平水土,劃九州,拯萬民的大禹。

當舜帝明瞭天意時,天上降下祥瑞:「和氣普應,慶雲興焉,若煙非煙,若雲非雲,鬱鬱紛紛,蕭索輪囷」。卿雲來降,於是帝舜與群臣百工相和而歌。他們所唱的正是這首《卿雲歌》。

帝舜唱道:「卿雲爛兮,糺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群臣們稽首和道:「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於一人。」

帝舜持璿璣玉衡繼續唱道:「日月有常,星辰有行,四時從經,萬姓允誠;於予論樂,配天之靈,遷於賢聖,莫不咸聽,鼚乎鼓之,軒乎舞之,菁華已竭,褰裳去之」


大禹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關於最後一句,有兩個版本,按《尚書大傳證疏》為菁華已竭,按《宋書・符瑞志》為精華以竭,意思相同。總之,舜帝用盛美的德音向天下宣告改朝換代的天意,天地間的萬物都應順應天意,他自己也將功成身退而去。

鼓聲隆隆,大舞雍容,盛美的德音在上空回蕩,天下萬物無不感應,於是,八風和暢,卿雲鬱鬱,連江河湖海的龜龍魚鱉也有受到感招,踴躍而出,遵照帝舜的號令,「遷虞歸夏」順應夏道之興。

這樣的記載實在令人神往,改朝換代是天命有歸,萬物萬姓唯天是命,遷虞歸夏,而上天亦降以祥瑞,於是夏道大興。這其中,可以完全沒有革命、戰爭、謀劃、殺戮,在堯舜禹三聖厚德流光的時代,一切如此美好,如詩如歌。

之後,帝舜又設壇於黃河之畔,虔誠靜侯,一直等到日暮時候,有祥光瑞氣籠罩河上。一條黃龍負圖而出,其上寫有赤色的文字,大意是當禪位於禹。

舜帝三十三年春正月,大禹率領百官在堯帝之廟授命攝天子之政,一如當年堯帝時,舜的攝政大典一樣隆重。

舜帝四十八年,一百一十歲高齡的帝舜巡狩南方,駕崩於蒼悟之野。大禹欲將天子之位讓給舜的兒子商均,他離開都城,避處於陽山之南,陰山之北,如此三年。但大禹走到哪裡,萬民們就追隨到哪裡。他們追隨至高山,如驚鳥揚天,他們追隨至深谷,如駭魚入淵,他們晝歌夜吟,登高呼號:禹棄我,如何所戴?

大禹聽到下民的呼聲,於是順承天命,踐天子之位。史書上沒有留下關於帝禹登基大典的描述。想來,亦必有如「卿雲爛兮,糺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之類的奇偉與壯觀。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