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變87週年 國軍血寫史實 共黨墨寫謊言(組圖)

2018-09-18 07:30 作者:徐榮 整理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向國軍進犯的日軍坦克。
向國軍進犯的日軍坦克。

九一八事變發生在1931年9月18日,日本佔據東北,第二年成立滿州國。中共史稱蔣介石「不抗日」,把東北「拱手相讓」日本。但張學良去世前坦承蔣介石替自己背了幾十年黑鍋,並承認自己是共產黨。九一八事變已走過整整87週年國軍血寫史實共黨墨寫謊言,豈容青史盡成灰!

生在中華民國 長在共產中國 姜友陸先生記憶和教育完全對不上

旅居巴黎的高級工程師姜友陸先生,是這段被扭曲歷史的見證人,他表示:

我們過去在大陸的時候,共產黨所有的書、它的宣傳,都說是中共領導了抗戰,說國民黨蔣介石不抗戰。

我從小呢,我的父親就是當時抗戰的部隊二十九軍宋哲元部下的一個軍醫,從小兒,我就知道很多關於中國國民黨部隊抗日的故事,特別是,從小兒的時候,我們經常蒐集一些抗日的畫片,抗日畫片是在一個煙捲盒裡,一個叫胡氏煙捲,每一盒煙捲裡就有一個抗日的故事。

當時是解放前,因為我出生在中華民國,我是1948年才見到共產黨。以前,我們知道都是國民黨部隊在抗日,可是,等到共產黨來了以後,後來所有的書上恰恰都說國民黨不抗日。

從小,我們記得都是國民黨抗日。因為,我在1935年出生,1937年就「七・七事變」了,那麼,當時的記憶和後來共產黨的教育完全不對。

因為我從小記得,這個二十九軍大刀隊當時在喜峰口砍日本人的這件事情記憶的非常清楚。

二十九軍大刀隊當時在喜峰口抗日。
二十九軍大刀隊當時在喜峰口抗日。

所以,我帶著問題呢,我在1980年出國的時候一直是個問題。

後來,1982年我到了臺灣,到臺灣以後,還專門見過那些將軍,當時,連何應欽、蔣緯國我都見過,他們帶我在臺灣專門參觀過抗日紀念館,當時一看到好多的將軍、很多的英勇的抗日英雄的故事,才知道,原來,共產黨說的都是謊話,甚至包括什麼平型關大戰等等這些東西。

看來看去呀,後來想起來,比如說,我們小的時候在北京,就算共產黨來了以後,在北京城裡還有幾條路都是國民黨抗日將軍的路,叫張自忠路,趙登禹路,佟麟閣路,這些東西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了,至少我走的時候,張自忠路還在,趙登禹路也在,這些都是國民黨當時的抗日英雄。

實際上,我們從日本侵略中國,他的目的,從掠奪中國資源的手段來看,當然,他會佔領主要的是大城市和鐵路沿線,這些個東西都是國民黨守衛的,而且,過去直到抗戰八年以後,也就是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之後呢,打了二十多個大的戰役,這些大戰役全都是在大城市打的,全都是正面抵禦日軍入侵的戰役,這些戰役中間呢,只有一個所謂的山西太原的會戰,還有平型關戰役,共產黨才參加了一部分。

張學良透露「不抵抗」真相 承認蔣介石替他背黑鍋

張學良是奉系軍閥張作霖的長子,曾兩次參加直奉戰爭。1928年,張作霖被日本關東軍炸死後,張學良繼任東三省保安總司令,統轄東三省。後來,張學良在東北易幟,宣布服從蔣介石治下的南京國民政府,使中國從形式上走向了統一。張學良被國民政府任命為陸海空軍副司令、東北邊防司令長官。

張學良生前唯一授權的口述歷史《張學良口述歷史(訪談實錄)》於2014年9月在大陸出版。書中披露,日軍進攻東北時,下達不抵抗命令的不是蔣介石,而是張學良。

然而,在中共大大小小的歷史書中,蔣介石卻替張學良背了幾十年黑鍋,企圖以此說明中共發動西安政變的合理性。

在口述歷史中,張學良親口承認,是自己在北平下達了不抵抗的命令,而且在「九一八」的晚上,蔣介石也不在南京,而是在從南京到江西的軍艦上,9月19日到了南昌,上岸後才知道東北出事了。不過還不是張學良報告的,是上海來的消息。因此,「九一八」晚上的不抵抗命令和蔣介石沒有任何關係。

《張學良口述歷史(訪談實錄)》的主編、中國知名近現代史學者楊天石表示,張學良不抵抗有幾個原因:第一,他不知道日本人的陰謀很大,以為是小打小鬧的騷擾性質,給你故意惹事,造些麻煩。張學良想,我當然可以不理他。因此,張學良自稱是對日本的「判斷失誤」。

第二,他認為東北軍打不過日本軍。不僅武器上打不過,更重要的是張學良瞭解日本軍隊的精神素質,認為日本兵是武士道培養出來的。所以他在口述裡講得很清楚,說日本人真厲害呀。他佩服日本兵作戰勇敢,不怕死,認為東北軍不是日本人的對手。

國軍與日軍廝殺 共黨處決「國民黨反革命軍官」

旅美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教授,曾多次發表演講,釐清這段歷史。在他的著作《中國命運與臺灣前途》中,他強調:國民黨抗戰是血寫的事實;共產黨「抗戰」是墨寫的謊言。

國軍在前線抗戰。
國軍在前線抗戰。(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1931年918事變後兩天,即9月20日,中共中央即根據斯大林和共產國際的命令,起草並通過了「關於執行共產國際緊急任務案的緊急任務案」。

中共聲稱:「918是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導火線」,從而再次提出「武裝保衛蘇聯」的方針,而再次「武裝保衛蘇聯」的方法,就是「紅軍要奪取中心城市,以實現一省、數省勝利和在白區普遍實行武裝暴動……」乘國難而將「武裝暴動、土地革命和建立蘇維埃政權」推向了一個高潮,從而大大地擴展了紅軍的力量。

辛灝年表示,918事變之後兩個月,在共產國際的直接命令之下,中共於1931年11月7日前蘇聯國慶日,在中國江西瑞金篡立了偽「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不僅意在分裂中國,製造兩個中國,為日本製造第三個中國偽滿洲國做出了榜樣,而且頒布「憲法」,號召「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和各個地區的人民都脫離中國、獨立建國」。

1932年1月28日,就在第一次著名的淞滬抗戰開打、全國人心振奮之際,中共非但沒有派一人一槍支援上海抗戰,卻大派他的地下黨員混入正在上海積極抗日的十九路軍中,號召下級官兵造反,起來奪取軍隊權力,並成立革命軍人委員會,審判和處決正在與日寇殺得血肉橫飛的「國民黨反革命軍官」……。

1933年春,因蔣介石離開江西親自指揮長城抗戰,中共不僅再一次高呼「第四次反圍剿勝利」,而且進一步擴大了武裝叛亂和武裝割據,從5萬紅軍發展到30萬,從佔據20座縣城擴張到佔據45座縣城,將贛東至閔西的所有白點、即所謂「白區」全部「拔除」。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