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仙遊記・第一部》第12話:跨越若肩陡峽(圖)

2018-08-01 07:02 作者:苗羽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仙遊記・第一部》第12話:跨越若肩陡峽
《仙遊記・第一部》第12話:跨越若肩陡峽。(看中國後製圖)

上回:《仙遊記・第一部》第11話:快送法軸入塔

殘林中,一個看似年紀頗大的木精靈頹然坐下,失魂落魄說道:「看來女王寶貴的性命白犧牲了。」一旁才剛戴上桂冠的碧蕊聞言,好奇問道:「木長老,我知道『天隕雪岩』總會伴隨『洪月之夜』出現天諭,那『若肩陡峽』又是甚麼啊!」

木長老看看碧蕊,感傷地摸著桂冠,再望向仙羽塔前的一峽一岩,似在挖崛深埋已久的回憶般,緩慢說道:「之所以叫若肩陡峽,是因為此峽陡峭難攀,深不見底,同時又看不透島下的海面。這樣的寬度對武者來說,就像肩膀一樣,本可輕鬆躍過。」

碧蕊聞言,伸出胖短的小手,指著天衡等人問道:「輕鬆躍過?可現在他們全部卡在半空中。」

長老說道:「我們雖然在島上住久了,但玄奇之處不知凡幾。想把法軸送進仙羽塔的神將我看多了,但『若肩陡峽』我也就看過一次,那次就連剛犧牲的女王都還沒出世呢!當時那位神族的神將,就跟這位人族出身的神將一樣,實力強大,當時我們也認為他是最有希望送軸入塔,完成任務的。可惜到頭來終究卡在峽溝的上空進退不得,最後消失在空中……」

*************************************

「哈哈哈哈!天衡,看樣子你也是功虧一簣,何不老實交出《凌神法軸》!神族敗事有餘,或許成事機緣在我冥族?!」多聞站在峽邊,對著兩人仰天說道。

「我一路走來,又不是沒給過你機會,拿不到只能怪你實力不濟。這時還厚顏乞討,想要就過來拿啊!」天衡此時雖然進退不得,卻不疾不徐從懷中拿出一個外觀質樸的羊皮卷軸,對著多聞揚了幾下,從容回諷。

「哼!就盡情耍嘴皮子吧,反正你也快被峽溝吞噬了,我會在這裡目送你兩離世。這局,神界是輸了。」多聞雖然語帶輕蔑地說,同樣身處峽溝上空,衣衫襤褸的黑衣眾與獸人聞言,則是肝膽俱裂地哀嚎不斷,祈求國師伸手相救。

只是國師充耳不聞,反而對黑衣眾喝道:「這峽溝古怪異常,以我的能力也只能救你們其中一人。所以……誰搶到法軸,我就救誰脫離險境!」眾人聞言,無不想方設法接近天衡,意圖奪卷,可惜忙活半天,始終無人能移動半分。

但就在這時,天衡在眾人虎視耽耽的眼神中,掙扎著朝仙羽塔前進了約莫幾尺的距離,接著又停滯下來。「這老鬼又開始行詐術了,我看他根本一個也救不到。」

對多聞言論感到不屑的簑衣武魂,評論發表到一半,看見天衡似乎有所突破,前進少許,不由好奇詢問:「咦?兄弟,你是怎麼前進的?」

天衡納悶道:「不清楚,剛掙扎半天,好不容易才前進一點距離,但再試著掙扎卻又無法往前了。近在眼前的仙羽塔,卻是如此遙遠。」

在仙羽塔外圍頂著強風大雨的天衡,由於無計可施,只能不解的望著高掛天空的碩大洪月怔怔出神。

此時明月中依稀映出現一位懷孕的女子,神情溫柔婉約,滿臉幸福的望著他,也不知眼眶中是雨還是淚的天衡呢喃道:「抱歉,我這次可能要爽約了呢。妳,跟孩子,可都要幸福啊!」個性豪邁豁達的簑衣武魂,聞言也不禁心頭悽然。

此時,被稱作天隕雪岩的光滑巨石也開始產生異變。相對仙羽塔的柔和,雪岩散突然發出令人無法直視的刺眼白光。

待光芒轉趨柔和,雪岩周圍赫然出現高度約莫十尺,共有青、赤、黃、白、黑五種顏色的圓形石拱,旁邊各站著數位身形、年齡不一,髮膚如雪,全身白衣的神祕人,他們只望了陡峽上空的神將一眼,旋即專注凝望著雪岩,甚至對峽邊的眾人視若無睹。

而不同於不發一語的神祕白衣人,陡峽上空則不停傳出陣陣哭喊,只見被困的眾人,不約而同從腳底開始分解消逝。甚至有個獸人只剩下一顆頭顱浮在空中,眼神中充滿了驚懼,景象異常詭譎……

下回:《仙遊記・第一部》第13話:五族聚首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