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塞納河畔的綠色書箱(組圖)

巴黎‧莎士比亞書店(下)

2018-07-29 10:36 作者:彭靜文(文/攝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巴黎像是一席流動的饗宴,美好的回憶永遠跟著你。(攝影:彭靜文)
巴黎像是一席流動的饗宴,美好的回憶永遠跟著你。(攝影:彭靜文)

接續:巴黎‧莎士比亞書店(上)

其實,今天的莎士比亞書店是由George Whitman於1951年在現址重新開設的。原來的莎士比亞書店是1919年由Sylvia Beach女士在杜皮特杭街8號成立的,在1921年搬到劇院街,後來,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有納粹不時來找麻煩,書店不得已在1941年關店;戰後,女老闆年紀也大了,從此沒再重新開張。

在法國的那個「美好年代」,莎士比亞書店結束營業前,這裡曾是英美作家在歐陸的重要據點,這個搖籃孕育出許多傑出的文學作家,例如:喬伊斯、海明威等都曾聚集於此。許多人努力延續它昔日的精神,不忍心讓超脫書店的美好精神消失,George Whitman先生在取得Sylvia Beach同意,於她過世後,把原本經營的西北風(le Mistral)的英文書店,更名為Shakespeare and Company,維持原來莎士比亞書店的獨立書店精神,繼續贊助年輕作家,除了出版著作外,年輕作家只要說出自己作品的優點,並把作品給老闆閱讀,每天只需在書店工作幾小時,就能在這裡住宿,以進行創作。

鴿子是一個有趣的巴黎風景,聖母院正門上的聖者石雕像手上正巧停 了一隻鴿子,構成另一種有趣畫面。(攝影:彭靜文)
鴿子是一個有趣的巴黎風景,聖母院正門上的聖者石雕像手上正巧停 了一隻鴿子,構成另一種有趣畫面。(攝影:彭靜文)

如今的莎士比亞書店坐落於Rue de la Boucherie,走出巴黎聖母院,過了一座橋,就可以到達塞納河左岸的莎士比亞書店。深綠色的店面,黃底色的招牌上書寫著Shakespeare and Company的名字,走進這間傳奇書店,老舊的書架、斑駁的牆面,店內放著不怎麼整齊的書籍,這裡卻充滿濃濃的人文氣息。走進書店,不僅走入電影場景,更走進歷史,走進文學中的那段好時光,誰說巴黎冷漠!這裡有一間對喜愛寫作的人們友善的書店。

莎士比亞書店的「愛閱讀」海報。(攝影:彭靜文)
莎士比亞書店的「愛閱讀」海報。(攝影:彭靜文)

書店內某扇門寫著,「不 要冷漠對待陌生人,因為他們有可能是天使僑裝的。」(攝影:彭靜文)
書店內某扇門寫著,「不要冷漠對待陌生人,因為他們有可能是天使僑裝的。」(攝影:彭靜文)

走出了書店,沿著塞納河畔,還可以看見一排販賣舊書的攤販,特別的是他們都是一個個整齊的深綠色長方形鐵箱。巴黎的流動舊書攤始於15世紀,塞納河畔的綠色書箱則開始於18世紀的路易十六時期,按照當地政府規定,箱子的規格一致,書箱外漆一定得塗上深綠色,而且這些書攤也只能賣舊書或舊物品,因此吸引有不少學者、研究人員、甚至收藏家都會到這裡尋寶,有些人把塞納河畔的舊書攤稱為小型古典圖書館,或許也可稱作是世界上最長的圖書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受保護的文物景觀,是一種巴黎精神。

有人稱塞納河畔的舊書攤為小型古典圖書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 受保護的文物景觀,是一種巴黎精神。(攝影:彭靜文)
有人稱塞納河畔的舊書攤為小型古典圖書館,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受保護的文物景觀,是一種巴黎精神。(攝影:彭靜文)

沿著這條穿過巴黎的河岸風光,慢慢探尋屬於左岸的人文書香。巴黎就像海明威所說,巴黎的日子永遠說不完。當年的巴黎一去不復返,不過巴黎永遠是巴黎;你變了,巴黎也在變…。

巴黎市政府對舊書攤有嚴格的管理制度,規定珍貴物品需用塑膠袋包 裝、不准出售新讀物、廣告和淫穢圖片。(攝影:彭靜文)
巴黎市政府對舊書攤有嚴格的管理制度,規定珍貴物品需用塑膠袋包裝、不准出售新讀物、廣告和淫穢圖片。(攝影:彭靜文)

責任編輯: 朱泥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