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揚州望族後裔揭江澤民漢奸家風老底(組圖)

2018-07-19 08:43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揚州名門望族後裔卞世傳揭江澤民家族老底。
揚州名門望族後裔卞世傳揭江澤民家族老底。(圖片來源:大紀元)

【看中國2018年7月19日訊】繼大陸學者呂加平公開揭露江澤民「兩姦兩假問題」後,江澤民的出生地揚州的民族英雄卞寳書後裔(來孫)卞世傳近日接受海外媒體獨家專訪,揭露江澤民家族「判國養家」的漢奸家風和「出賣國土」的老底,並指江家公然偽造歷史,呼籲公審江澤民。

據《大紀元》7月16日報導,揚州卞氏家族是「八大望族」之一。當年卞寳書任滄州知州、兼清廷夷務委員。在第二次鴉片戰爭天津戰區期間,卞寳書受欽差大臣桂良的推薦,參與1858年6月簽訂《中俄天津條約》的具體談判,以堅定意志和靈活務實的談判技巧,達成了對中國最有利的條款,既沒有向外國割地,也沒有賠款,而只是開放了諸多國內港口。

卞寳書因在談判中恪守民族尊嚴,捍衛領土完整,獲清咸豐帝的諭旨表彰。

卞寳書在清同治年間建造的7000多平方米的宅院,祖譜中為「忠貞榴瑞堂」,卞氏家族當時也是揚州清末民國初年的「八大望族」之一,曾與晚清的四大重臣中的李鴻章、張之洞結成兒女親家。


卞寳書是當時《天津條約》早期的談判者之一,獲清咸豐帝的表彰。(圖片來源:大紀元)

江家族的揚州陳列館偽造歷史並推「叛國養家」論

今年已經六十多歲的卞世傳介紹,自己是揚州英雄卞寳書的來孫。他向記者揭露江澤民家族的揚州陳列館偽造歷史並推「叛國養家」論。

卞世傳說,卞家跟江澤民家族在揚州雖不沾親但也帶「故」,卞世傳的小爺卞璟(卞寳書的四曾孫)還是江澤民叔父江上青當年參加的抗日組織「江文團」的頂頭上司。

據悉,揚州有一個「江上青史料陳列館」,是由原揚州市委書記、現江蘇省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王燕文經辦的。

卞世傳在「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內發現江澤民不僅多處偽造歷史,還在這個陳列館內高調紀念他當日本大漢奸的父親江世俊(江冠千)。

陳列館內,在「江山青家庭成員表」的邊上懸掛了江世俊的巨幅照片,成員表底下則以江世俊七弟江樹峰作為江家族的代表對江世俊當年成為漢奸寫了這樣一段話:「我很佩服長兄(江世俊)所具有的遠大理想和廣闊胸懷,讚賞長兄那樣能夠理解弟弟們的心事,支持弟弟們的進步行為;我也常常體諒到長兄的決定意味著他將挑起更重的家庭擔子,做出更大的犧牲。」

卞世傳表示,當年汪精衛跟日本人合作建立了以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為名的傀儡政權,江冠千擔任偽政權的宣傳部副部長,這在揚州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投敵變節、賣身投靠、接受日寇經濟資助的行為,被形容為‘挑起更重的家庭擔子’而‘叛國養家’,為家族‘做出更大犧牲’,這是江漢奸家風中所遵循投機主義、實用主義、利己主義、金錢至上的厚黑學價值體系。他佩服其大哥江世俊當漢奸所具有‘大東亞共榮圈’的遠大理想和賣國主義廣闊胸懷?」

卞傳書表示,同為揚州的兩個家族,江澤民家族父子兩代都是漢奸,江在上世紀50年代留學蘇聯時,被蘇聯女特務克拉娃勾引、策反成為間諜,出賣國家利益。江當政時,為了避免醜行敗露又瘋狂地與其它相鄰國家簽署一系列賣國條約,極大損害了中華民族的利益。

他說,他們卞氏家族的先人卞寳書在戰爭年代並且國運最弱的清政府時,堅持捍衛國家的領土、拒絕向俄割讓領土。「江澤民卻在和平時期並且俄國實力最衰竭之際簽署出賣國家核心利益的系列條約,尤為令人痛恨。江澤民的賣國行徑,是有著忠貞愛國傳統的卞氏家族不能答應的,也是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所堅決不能允許的。」

有關江澤民的漢奸身世和賣國行徑,最早被中國學者呂加平公開披露。呂加平於2009年12月5日發實名公開信揭江「二姦二假」問題,他揭露江澤民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江還是蘇俄姦細,效力於克格勃和向俄出賣奉送大片中國領土,這是兩姦;江澤民是一個冒充19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同時他冒充中共所謂「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這為兩假。

呂加平也因此於次年9月失蹤,後被判10年。他被關了5年多後於2015年2月17日以健康原因「取保候審」獲釋。

而卞世傳所寫的大量揭露江家的文章,從2014年起在家族網站「忠貞榴瑞堂前」上公開發表,不少在海外網站轉發及社交媒體上流傳。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人願意為江澤民出頭找他「喝茶」、給他「麻煩」。

這個家族網站一度被封殺,後來獲解封,但揭露江罪行的文章被刪除。

另外,在前述「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內,卞世傳發現關於「江都縣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簡稱「江文團」)排名這段抗日組織史也被竄改,當時的團長卞璟排到了第三位,位列江上青的後面。

卞世傳質疑「為什麼不按照當年‘江文團’已有的組織內容排序?!」

揚州市委曾編輯的《烽火征程寫春秋》中,曾有描寫卞璟擔當江文團團長的情況及活動內容,從側面證實江家族偽造歷史。

卞世傳表示,陳立館中的「喚起民眾千里救亡」單元,江澤民也以無恥卑鄙的偷梁換柱形式,將江上青列為組織和領導「江文團」的第一人,篡改揚州抗日史。公然剔除團長卞璟在抗日曆史意義的作用。侵犯了卞氏家族的聲譽權和族格。


「江上青史料陳列館」中的「江文團」排名,將主席兼團長卞璟排到第三,並且是在江上青的後面。(圖片來源:大紀元)

中共建政後卞氏家族祖宅遭霸佔卞家後裔被逼自殺

卞氏家族的祖居大宅院由其後裔完整地保留下來。但在共產黨建政後,當地揚州政府和消防隊強行霸佔了這個宅院,割了不到300平方米地方給了當時留守卞家老宅看護院子的四位卞寳書的後裔。


卞寳書長孫卞斌孫在卞府 「小松隱閣」花園題詞「觀魚樂」,尚留存在揚州廣陵路消防隊院內的牆壁上。(圖片來源:大紀元)

當時因為懾於中共的暴政與時局的黑暗,卞寳書後裔對老宅被強佔不敢提出任何異議,而且卞寳書的很多後裔在外地和國外,對此也鞭長莫及。

1989年,佔用他們宅院的揚州武警消防支隊向揚州市土地局申報這塊地所有權時寫道:「支隊二中隊,所有土地沒有批交手續,屬歷史遺留問題」,「政府分給消防聯合會使用的,當時在聯合會的人都故世,詳細情況無法查清。」

為此,卞氏家族對於49年後政府強佔、捋奪、分割民族護疆英雄卞寳書宅院的土地登記證,要求現揚州市政府、揚州市法院予以撤銷,並重新確定權屬問題。

1991年卞世傳的姑姑,也就是卞寳書的玄孫卞家琦受到當地房產部門的壓力,要求她跟消防隊及鄰居互相簽字,發給他們房產證。他姑姑不肯簽,她打電話問卞世傳父親,也說不給簽。他姑姑是一個一生都沒有結婚的孤寡老太,後來在跟房地產部門交涉過程中,被氣得上吊自殺。


卞寳書後人卞家琦老太因護衛家族祖宅被土地管理局最後逼得憤然自盡。(圖片來源:大紀元)

但老人的死,並沒有能阻擋當局侵吞他們的祖業,1995年,揚州的消防隊在沒有批交手續的情況下得到房產證,從非法霸佔轉身成為「合法」持有者。

今年4月8日,揚州廣陵區消防隊組織的工程隊開始拆除卞寳書宅院的遺留建築,進行擴建改造。圍牆上還貼著「揚州市區建設工程項目規劃」公示牌。


揚州規劃局擬批准在卞寳書宅院內進行廣陵區消防站改擴建工程項目,並貼出這個規劃公示牌。(圖片來源:大紀元)

卞傳書他們多次找相關部門要求停工,都沒有任何結果,消防宅院內的建築物已被夷為平地。


施工隊已拆除了廣陵區消防隊院內(原卞寳書宅院)所有的全部建築。(圖片來源:大紀元)

不過卞傳書最後對記者表示,現在要回老宅已經不是目的了。他呼籲習近平在江澤民有生之年公審江的罪行,這對中國社會解決「依法治國、收復國土、重拾信仰」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