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家屬的自述(圖)

2018-07-03 09:00 作者:大陸法輪功修煉者家屬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我終於明白了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我和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
(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8年7月3日訊】我的妻子是一個虔誠的法輪功修煉者。在妻子被迫害時我也曾經不理解她。在妻子的耐心幫助下,我終於明白了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我和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下面談談我家被迫害的辛酸經歷和在大法中受益的情況。

幸福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我妻子是一名小學教師,今年五十七歲。她性格內向,一九九六年在同事的引導下修煉了法輪大法。從那之後,她心態平和,性格變的開朗豁達,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她帶的班級教學成績一直是年級的優秀班。連續三年她被評為局級優秀教師和教學骨幹。教學論文先後在省裡評為一等獎和三等獎,是大家公認的好班主任、好老師。

在家裡她也把家務都承擔起來,侍奉老人帶好孩子,洗衣服做飯和打掃衛生,我不願做這些家務,她也不和我計較,是個賢妻良母。所以我們的家很和睦,很溫馨,也很幸福。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和誹謗,大氣候一下反過來了,各方面的壓力一下子壓了下來。從此我家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個被眾人羨慕的家庭變成了一個支離破碎的家。

開始時,學校想「轉化」妻子,校長帶著她丈夫(局長),親自登門來我家勸說我妻子放棄修煉,兩位領導都是能說會道的人,從各個方面來勸說。妻子就講法輪功的美好和她悟到的真理,三個小時過去了,他們沒能說服她,失望的走了,但也知道了法輪功是好的。

2000年的第一天,妻子獨自去北京上訪,在北京天安門被綁架,由我們當地的公安警察劫持回來繼續關押。因她去北京上訪,株連到局領導、教育部門領導、學校的領導、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領導,不少領導被罰款、寫檢查,他們都非常生氣。公安局副局長帶著四個警察打罵她。我聽說後,對她又恨又擔心。我找人托關係,使盡了招數讓她出來,兩個月後她才回家。

我是個膽小怕事懦弱的人,但又極愛面子,利益心很重,還很固執。現在的家一下翻過來了,由和睦溫馨變成了埋怨爭吵。局領導讓單位停止了我的工作,讓我時時看著妻子。外界的壓力大,同事有的譏諷,親屬們也埋怨我,我受不了了,怨氣全發泄到妻子身上,家庭矛盾不斷。我用離婚威脅,也曾絕食三天讓她放棄修煉,她都不妥協。後來我發展到酗酒,借酒消愁,有時發酒瘋,摔東西辱罵她,有時失控還打她。

學校扣罰妻子一個月工資,還降職到後勤掃廁所。我更是怨恨她的固執。那時我和眾人一樣不解,她為什麼好日子不過,非頂著社會的壓力、單位的壓力、家庭的壓力放棄名利,堅持信仰而遭受各方面的欺辱和冷落?為什麼非得遭這個罪?而且還牽連到了我及家庭。

2000年一年內她被關押兩次,一次是上北京上訪,一次是因片警問她:「還去北京嗎?」她回答:「去!」於是就被關押,那是在放暑假前半個月。那年的寒假和暑假她都是在看守所過的。那時我被搞的焦頭爛額,老人和孩子沒人管,我還不會做飯,單位的工作也很辛苦,還得聽一些冷言碎語,我被搞的身心疲憊,真是苦不堪言。

特別是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中共為了搞「平安奧運」,大批非法抓捕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七月末的一天晚上,半夜近十二點,我在睡夢中被驚醒,家中突然闖進一群警察,把我和妻子都控制住,不讓動。在極度恐懼中看著他們抄家,把家抄了個底朝天之後,我又眼睜睜的看著妻子被警察抓走。警察抄走電腦等不少物品,至今沒還。這突然降臨的災難,像天塌下來一樣,我承受不住病倒了。緊接著,我老父親聽說此事後,血壓升高去世。在這雙重打擊下,我病了兩個多月。

她想到的不是自己

在姊妹的竄縱下,剛過完年,元宵節還沒過,我帶著法院的人去看守所與妻子辦理了離婚手續。

她說,為了彌補給我帶來的痛苦,離婚她不怨我,還說她什麼都不要。看著她滿眼含淚消瘦的臉,我心裏很痛,也很愧疚。我知道她沒有錯,她很善良,也很賢惠。在磨難中我不能為她遮風擋雨,卻又重重的推了她一把。她被判刑五年,被迫離婚,被開除教職,被關進了大牢。我很擔心她柔弱的個性和身體,能不能活著出來。

可是在磨難中,她想到的不是自己,想到這場迫害給我和家庭帶來的痛苦,她感到內疚,她勸我找一個給我做飯的,不要太難過。孩子去監獄看她時,她勸孩子不要怨恨爸爸:只要你爸爸過的好,咱娘倆都放心。

2010年夏天,我去監獄看望她,監獄不讓見,我是哭著走出監獄的。這場迫害給本人、老人和孩子及千千萬萬個家庭帶來多大的傷害和痛苦,是我用文字無法表達的。我自己的體會是,那真是心力交瘁,痛苦不堪,那時我都不想活了,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妻子想做一個好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江澤民這個惡首卻不讓,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迫害。把我的一個本來幸福的家,迫害的支離破碎。這場迫害使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他們的孩子輟學流落街頭,老人無人照顧,生活在痛苦之中?

當了壞人的幫凶

她從監獄出來後,無家可歸,無處可去,又沒經濟來源。「六一零」不讓她去外地,只能回本地。我就把她接回了家,之後復了婚。

妻子原本身體很健康,在監獄裡身心被迫害的傷痕纍纍,一身是病。那時的她怕見人,怕別人看到她被踐踏的殘像,真是苦不堪言。

身體的痛苦能忍受,精神的痛苦更是剜心透骨。我都害怕了,有個什麼風吹草動,派出所、「六一零」、社區、片警就會上門騷擾,還監聽電話。我對她也沒有一天好臉色看。她渴望學法煉功,我都不讓,她感覺從大監獄出來又進了小監獄,每天在無奈中痛苦的度日。她為了自由,不受限制,不得不遠走他鄉,流離失所,過著漂泊的日子。

現在想起來我感到深深的愧疚,我當了壞人的幫凶!在我和孩子多方面的努力下,她又回家了。我發現她並沒有被迫害嚇倒,反而更堅強了,對自己的信仰更堅定了。

觀念的轉變

回來後,我怕她再走,對她的態度有所改變,說話不再那麼難聽了。她學法煉功我也不管了。環境寬鬆了許多,家庭氣氛也溫馨了。妻子靜心學法煉功,她的身體變化很快,一天一個樣,沒花一分錢,沒去醫院打針吃藥,身體完全恢復正常。

這對我觸動很大,但妻子給我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真相時,一開始我還是不接受。她把一些文章複製下來叫我看,一開始我不敢看,很牴觸,她就讀給我聽,慢慢的她看我敢看了,就教我上網。能上網了,我就很少看電視,而是主動翻牆看明慧網上的文章。有時間我們還一起看視頻《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江澤民其人》等,我也都能接受了。漸漸的,我的思想發生了變化,觀念開始改變。

知道了共產黨的邪惡,我非常憎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也理解了妻子為什麼堅持信仰,有時我也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朋友來了,妻子放真相視頻,講真相我也幫著說。為了法輪功弟子控告江澤民的事,當地的國保大隊和片警來家騷擾時,我也能應對了。

2015年訴江大潮中,我也在網路上真名實姓舉報了江澤民這個惡魔,控告他迫害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弟子,製造天安門假自焚陷害法輪功,殘酷的活摘法輪功弟子的器官搞移植獲利,讓人神共憤!江還出賣大片我們的國土給俄國……罪大惡極。

現在我每天都看新唐人電視節目,這已經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也讓我大開眼界,使我從迷茫、困惑中清醒,我進一步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我的思想、觀念、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把我聽到、看到的講給我的同事及朋友。我多麼希望中國的老百姓都能看上《新唐人電視》,看看《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走出惡黨的謊言。

現在我知道大法好,邪黨惡,身體也健康了,工作也順心了。現在我也常念「法輪大法好」,也是福報連連。前年考專業資格證順利通過,並漲了工資。今年還換了一個滿意的工作。妻子煉功,不知給我帶來了多少福報。

女兒從小跟妻子一起聽師父講法,事事按真、善、忍的原則去做,她考上了自己滿意的學校,畢業前在學校直接被招工的單位挑中,有了讓人羨慕的工作。現在她已結婚成家,生活的很幸福。

我托法輪大法的福,現在心態平和、樂觀、身體健康、工作順利、家庭和睦,我發自內心的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