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英雄冒死從洞穴救回13條人命 卻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組圖)

2018-07-12 12:12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英雄冒死從洞穴救回13條人命卻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洞穴潛水員營救泰國足球隊小球員和教練。(圖片來源:臉書圖片)

【看中國2018年7月12日訊】泰國少年足球隊12名小球員和教練,全部成功獲救的新聞振奮人心!這堪稱一場奇蹟營救!

據《發現澳大利亞》報導,此次洞穴營救隊伍中,有來自多個國家的專業潛水員以及包括特種部隊在內的1000多名救援人員和探險專家。最後一個從洞中撤離的,是來自澳洲阿德萊德的麻醉師Richard Harris,他被認為是全世界醫生中洞穴潛水最厲害的人。

此前,他曾連續三天在洞裡與孩子們待在一起。

英雄冒死從洞穴救回13條人命卻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麻醉師Richard Harris與獲救的孩子們(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他是此次救援中的最關鍵人物之一,是他豐富的潛水和醫療經驗,幫助救援得以順利進行。

然而,這個最後一個離開,以救死扶傷為使命的英雄,還沒來得及享受成功救援的喜悅,剛出洞不久就接到了一個噩耗:他的父親昨晚去世了。

父親彌留之際,他正在全力以赴救助洞穴中的孩子。他沒來得及回去見爸爸最後一面。

無數澳洲網友正在提議,澳洲今年的年度人物就應該頒給哈里斯醫生這樣的救援英雄。

英雄冒死從洞穴救回13條人命卻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悲傷的英雄

7月,哈里斯醫生正在澳洲的家中計畫一個假期旅行,他準備去南澳的納拉伯平原Nullarbor Plain洞潛。

與此同時在泰國參與救援的90名潛水員中,外國潛水員已達50名。隨著救援的進行,潛水專家們意識此次救援難度前所未有。

需要有一個可靠有經驗的專業人士幫救援組入洞,評估孩子的身體狀況能否勝任如此長時間高難度的救援計畫。

洞穴潛水歷來被認為是難度最大的潛水,潛水員在下水之前要對各種所能遇到問題都要進行周密預估。

英雄冒死從洞穴救回13條人命卻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而此次救援的洞穴地形複雜,潛水出洞需要經歷多個救援站。

潛水員需要不斷更換氣瓶,最窄的V型水道僅容一個人通過。潛水員需先卸下氣瓶並讓它先行穿越洞口,自己再過,操作難度極大。

單到達洞內安全區域「三號救援基地」,單程時間預計就要超過5小時,之後還要靠繩索繼續牽引出洞。

對經驗豐富的潛水專家來說,這都是十分困難的挑戰。更何況是連游泳都不會、數十日被黑暗折磨,沒有正常進食的孩子們。

在沒有對這些孩子身體狀況進行評估的情況下,冒然讓他們長時間在水下潛行,很可能最終面臨危險。

正當救援面臨困難時,英國洞穴探險專家們想到了遠在澳洲的哈里斯醫生。

哈里斯醫生不僅具備專業醫療知識,更擁有30年潛水經驗,是一位知名的洞穴潛水行家。過去這些年,他一直在中國、紐西蘭、澳洲和聖誕島各地潛水,他冷靜又專業,對安全潛水和事故調查有著濃厚的興趣。

2011年,哈里斯醫生的朋友,著名洞穴潛水員艾格尼斯.米洛卡Agnes Milowka在南澳MountGambier的坦克洞潛水時因氧氣耗盡失蹤。

當時,這個著名的案件驚動了潛水界。搜索那個危險的洞穴將可能再次奪去潛水員的生命。但哈里斯醫生毅然跳下了水,協助警方找到了朋友的遺體。

他在長達8公里的複雜幽暗的洞穴水道中拖著他朋友的屍體潛行,而這次心碎的經歷卻讓哈里斯醫生在潛水界出了名。

當泰國少年被困洞穴新聞傳出時,洞潛專家一致認為他獨特的技能是適合泰國洞穴救援的不二人選。於是哈里斯醫生放棄了休假,決定參與救援。

在泰國幽暗的洞穴中,哈里斯醫生和另一名他的潛水搭檔,來自澳洲珀斯的獸醫Craig Challen一起為孩子們做系統檢查後,需要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再決定到底首先將誰送出洞外。

除了身體因素外,心理因素也非常重要。

想要在短時間內建立一個孩子對水的自信,讓他們完全聽從潛水員的安排和指揮,克服恐懼心理,不單單需要技術的引導,更需要專業醫務人員給他們先做心理建設。

作為兩個孩子的爸爸,哈里斯醫生除了工作和潛水之外,平時的時間都給了家庭,喜歡孩子們在一起。撫慰孩子的情緒,也是他擅長的。

不過到底是先送身體最好的孩子,還是先送身體較弱的孩子出洞?

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如果是為了保證成功率,提升營救團隊士氣,一般來講是先送身體最好的孩子出洞。這也是救援團隊最初定下的救援計畫。

英雄冒死從洞穴救回13條人命卻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7月8日是展開救援行動的最好時機,因為大雨馬上又要來襲。

哈里斯醫生在評估了全部孩子的身體狀況後,發現一名叫蒙科爾的孩子身體最弱。他決定改變策略,調整救人次序,拍板首先將身體最弱的蒙科爾送出洞。

最後,事實證明他的判斷完全沒錯。

巨大的挑戰

今年53歲的哈里斯醫生,平時大家都親切地叫他Harry。

1988年,他從澳洲Flinders大學畢業後,在英國、紐西蘭各地參加麻醉師職業培訓。目前就職於南澳大利亞的MedStar醫療急救中心,擔任協調救助部門的主管。

平時,他在業餘時間參與一個叫做「濕騾子」(Wet Mules)的志願組織,參與該組織的都是一群向洞穴進行重型裝備運送的精英潛水員。

他曾參與國家地理頻道記錄片和電影的拍攝,和世界各地不同的團隊合作,不但扮演潛水員、水下攝影師,還提供醫療支持。

哈里斯醫生天生嚴謹又有冒險精神,愛上潛水後,就把自己的職業方向和興趣愛好結合在一起,成為了潛水和高壓氧醫學、野外救援、洞穴勘探領域的專家。

此外,他還是紐約探險傢俱樂部的成員,2015年因對洞穴探險的傑出貢獻而獲得獲得了澳大利亞高級潛水博覽會OzTek's Advanced Diving Conference and Exhibition的獎章。

此前,這位沉默寡言、深思熟慮的醫生一直迴避媒體的採訪,只有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才發表意見。他曾表示,洞穴潛水員的死亡通常是由「判斷錯誤」造成的。

「十次裡有九次是潛水員的判斷錯誤,由洞穴環境本身造成任何傷害,都是非常罕見的。」

洞穴潛水被譽為技術潛水中最難的分支,也毫無疑問是難度最大,死亡率也最高的潛水方式。洞穴潛水員的人數隻佔潛水員的萬分之一,可事故發生的機率卻佔了潛水事故的大半。

英雄冒死從洞穴救回13條人命卻沒見上父親最後一面
洞穴潛水員(圖片來源:臉書圖片)

如果是在開放水域進行30米深度內休閑潛水,總有緊急上升這個類似於「重啟電源」的終極選項,但在封閉的空間裡,你並無選擇。

因為任何一個微小的意外都會帶來無法估量的後果,而當這些發生的時候,潛水員沒有時間停下、猶豫,或者思考,生或者死,就在一線之間。即使再有經驗的潛水員和專家,都可能面臨危險。

上週五,支援救援者之一,前泰國海軍海豹突擊隊員Saman Gunan的死亡就是對風險預估不足的體現,他在洞內運送氧氣回程時因缺氧窒息死亡。

這也讓哈里斯醫生面臨更巨大的考驗。最終,在13個生命全部被安全送出洞外後,他終於鬆了一口氣,最後走出了這個黑暗洞穴。

遺憾的是,他救出了13個生命,卻沒能見上父親最後一面,這位真正的勇士抹乾淚水,正踏上回家的路……

責任編輯: 傅美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