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華裔富二代槍殺父親被當庭釋放!陪審團4人落淚(組圖)

2018-03-20 07:30 桌面版 简体 19
    小字

華裔富二代槍殺父親被當庭釋放!陪審團4人落淚
小譚(圖片來源:截圖)

【看中國2018年3月20日訊】2015年2月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加拿大幾乎所有的家庭,都相互依偎在壁爐處取暖。一天連著一天的鵝毛大雪讓加拿大的大街小巷都變得格外的安靜。

「嘭!嘭!嘭!」幾聲槍響打破了這一平靜。據報案人稱,一名19歲華裔少年小譚,對準其父親的頭部,胸部,面部連開數槍,槍槍致命。這一事件在當時震驚全球華人社區。

有人說,是父親暴虐成性,罪有應得;還有人說,真正殺人的並不是小譚。

據《今日悉尼》報導,Charlie Tan(小譚)是加拿大華裔,父母是來自中國的移民,小譚還有一個哥哥,一家四口過著令人羨慕的生活。

小譚的父親曾在柯達公司任職20多年,後來他自立門戶,成立了新公司,專攻圖像感測技術。譚父非常有商業頭腦,他帶領的公司業績一路飆升,達到市值5000萬美元。

可見,小譚的家庭情況非常富裕,從未因經濟而憂愁過。在小譚上初中的時候,為了父親的企業可以更上一層樓,小譚隨著父母移居到了美國紐約州。

他學習成績優異,性格陽光開朗,同學們都喜歡與他交流。不僅如此,小譚還特別喜歡運動,是學校橄欖球隊的主力。

2014年,小譚以極其優異的成績進入常青籐盟校之一的康奈爾大學,並獲得了全額獎學金。長相帥氣的他,還虜獲了啦啦隊美女隊長的芳心。

小譚不僅是高富帥,自己也努力上進,一路順風,可以說,19歲的他前途無量。

然而,2015年2月5日這天,很多事都變了。這天下午,原本要參加橄欖球訓練的小譚,突然拿著包衝出了學校的宿舍。他冒著大雪,開了兩個小時車回到家。

他沒有告訴任何人發生了什麼,只是給室友留了一個紙條:家裡有急事,需要臨時回家幾天。不要擔心。

小譚的女友一直撥打著他的電話,可是沒有人接聽,然而,當天晚上十點多,小譚突然出現在女友的家門口。他緊緊擁抱了自己的女友,沒有說一句話。女友看到小譚心情低落,心神不寧很是擔心,這不是她認識的那個幽默愛笑的男孩啊!

女友不停地詢問著小譚,發生了什麼?到底出什麼事了?換來的也只是小譚的沉默。很快,小譚驅車離開。女友無論怎麼打電話,都再也聯繫不上小譚。

因為害怕小譚做傻事,女友慌忙報警,兩名警察來到譚家的別墅,外出迎接開門的正是小譚。小譚彷彿恢復了以往的笑容,他告訴警察,最近在學業上遇到了瓶頸才會憂心忡忡,現在已經好多了。

警察看著這個十分有禮貌的孩子並沒有大礙,便也沒有多想,問了幾個常規的問題就離開了。

「或許是真的自己想多了?」女友想著,但一回憶小譚那天的行為,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小譚竟是殺害父親的凶手?

4天後,也就是2月9日,警方再次接到報警電話。

電話中,一名女子用磕磕絆絆的英文說著:「警察,你們快來啊,我的丈夫在書房裡被槍打死,而……而打死他的……是我的兒子……」

警方立即趕到現場,遠遠地,警察就看到有兩個人在別墅外的車庫入口處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女子瑟瑟發抖的表示,「是我報的警...這是我的兒子,小譚。」相比母親,小譚雖然面色蒼白,但是十分冷靜。他一邊護著顫抖的母親,一邊有條不紊的告訴警方,屍體在二樓書房,凶器是槍,在車庫大門旁邊。

警察立即來到二樓的書房,現場一片慘狀。49歲的譚父頭部中多槍,胸部、面部都被射中,面貌已慘不忍睹。他倒在書桌下,早已沒有了呼吸。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兒子對於父親的仇恨這麼深,一心想他死?案件深入,疑點重重!

面對警方的詢問,母子2人的口供可以說非常的統一:「譚父暴虐成性,有著非常嚴重的家暴史,經常對老婆孩子拳打腳踢,這一天,譚父再一次對老婆施暴,但這一次,小譚終於忍不了了,他跑到車庫,拿了朋友寄放的散彈鎗,對著父親連開數槍!」

然而就是這種出奇的一致,反而令警方產生了懷疑。隨著調查的深入,警方更加斷定,這個案子並不簡單。

小譚和他的母親都表示,小譚是在父親虐打母親時開槍的。而警方卻在書房椅子的背面發現了槍支遺留下的火藥灼傷,這意味著,譚父當時應該是坐在椅子上被打死的。

而警察所發現的彈殼掉落的位置是在書房門口,這可以推測,很有可能當時譚父對於拿著槍進來的兒子毫不知情,甚至可以說,完全沒有抵抗力。這就與小譚和母親的供詞產生了極大地不一致……

現場溫度

除此之外,當警方邁進屋子時,就發現了這個豪宅格外的冷。零下十幾度的天氣裡,幾個窗戶竟大咧咧的敞開著,任凜冽的寒風吹進。

不僅如此,法醫在一接近屍體時,就聞到了一股很強的腐臭味道。如果是像母子倆說的,一發生凶案就報警了,在短短的幾分鐘裡,屍體怎麼會腐爛呢?

低溫本來就可以減緩屍體腐爛的速度,而照現在這樣的腐爛程度可以推測,死亡時間甚至可能是幾天前。

郵件記錄

小譚的父親是一個工作狂,通常情況下,他所收到的郵件會第一時間回覆。

然而,根據電腦的郵箱顯示,譚父從2月5號下午四點以後就再也沒有登陸過自己的郵箱,這就說明,譚父很有可能當時已經遇害。

出入境記錄

根據出入境顯示,2月6日,小譚曾經帶著母親短暫前往加拿大,但又馬上折返回美國,很有可能,他們想要跑路。

根據種種跡象,警方大致還原出整起案件的經過:2015年2月5日,小譚從學校驅車回家,出於某種原因和目的,他來到書房殺死了父親。而後,他和母親一起將窗戶打開,試圖驅散屍體的臭味,掩人耳聞。

小譚也與母親收拾行李,想要逃往加拿大。但或許覺得紙包不住火,兩人再次往返,上演了一出安排好了的戲碼。

一切好像理所當然,一切好像順理成章,小譚是殺人凶手的結論,警方一口咬定,他們當場將他逮捕拘留。

一時間,19歲常青籐華裔少年開槍打死父親的新聞在華人圈瘋狂傳開。

人們紛紛議論著,是什麼讓完美的優秀學生淪為凶手……

面對指控,小譚一家卻顯得格外淡定,他們似乎早有準備。

在警方發現屍體的不到5分鐘的時間裏,大批的刑事案件律師前往譚家豪宅,表示願意為其辯護。

而無論是小譚的母親、小譚,還是小譚的哥哥,都一口咬定:父親暴虐成性,他死,活該!

小譚本人也態度堅決,拒絕認罪一級謀殺。

小譚母親放出話來,只要有能力可以不讓兒子坐牢,多少錢的律師費都願意出!

在經過層層「選拔」之後,最後接手小譚案子的是律師James Nobles,他非常自信:「我的當事人甚至不用請假,他下個學期可以照常上課!」

由於嫌犯小譚拒絕認罪,因而該案件進入到陪審團程序。

華裔富二代槍殺父親被當庭釋放!陪審團4人落淚
英文網站相關報導(圖片來源:截圖)

檢方:小譚有作案動機,但並非自衛

檢方找尋到大量證據,他們認定,譚父的確有暴力傾向,這是被告小譚的作案動機。但不存在自衛行為,因為當時譚父很可能根本不知情。

檢方提供了一段早前譚母報警的錄音,當時,譚母嘶啞著,哭喊著求警察來救她,她說自己被丈夫打了,還被他用手掐著脖子,差點窒息。

然而,當警方趕到現場時,譚母卻拒絕了警察的幫助。她眼圈泛紅,脖子上也有隱約的痕跡。

譚父顯得文質彬彬,一個勁兒向警方道歉,「只是夫妻的小口角,打擾到警察,實在不好意思……」

警方看著家庭的陳設也都正常,譚父的態度也十分柔和,譚母也表示著,「沒事沒事」,因而警察便告辭離開了。

檢方表示,或許是父親對母親長期的暴力,出於對母親的保護,小譚無法容忍父親的暴行,殺害了父親。

而證據除了母親和小譚的供詞外,還有凶器上唯一的指紋——彈殼上有小譚的一個完整而又清晰的指紋。

檢方想著,證據確鑿,小譚最少就是判一個防衛過當,接下來就只需要對律師的問話見招拆招了……

然而,當律師開口時,卻發現,事情遠比他們想的要複雜得多。

律師:凶手很可能是譚母

律師James Nobles在法庭上,開口的第一句話便是:我的當事人根本沒有罪,因為他根本沒有殺人。殺人的是他的母親,而小譚只是在替母親贖罪。

律師接著有理有據的講著,之前警方也一直強調,譚父是一個工作狂,會隨時隨地的盯著自己的工作郵箱。

而電腦記錄顯示,譚父第一封未讀的工作郵件是2月5號的下午4點11分,這說明,譚父很有可能那個時候已經死了,但是這個時間小譚剛離開宿舍不久,還在公路上,根本不可能在家殺人。

因而,律師James Nobles大膽推斷,殺害譚父的根本就是譚母,不是小譚。當天或許是再一次受到家暴,譚母再也無法忍受,拿槍殺了譚父。殺了人的譚母慌張的打電話告訴小譚,小譚立即驅車回家。他本想帶著母親逃跑,但或許最終覺得紙包不住火,因而在計畫過後,返回到美國,小譚為膽小的母親承擔了一切。

至於彈殼上的指紋,怪就怪在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沒有指紋,一看就是特意清理過,而只有這一枚指紋,很有可能意味著這是刻意製造的,因而也並不能說明一切。

母親被家暴,殺了丈夫,的確比兒子為了保護母親,殺了父親,聽起來更可信。而除了家暴之外,譚母還有一個殺人動機:那就是巨額家產。

由於譚父沒有立遺囑,因而他死後所有的財產都會在譚母名下。

檢方對律師的這一推斷,立即給予反駁:殺害譚父的彈道是從上至下,譚母身形矮小,彈道並不符合。

律師James Nobles當場找來與譚母身形相似的女子通過不同的端槍方式射擊,其中一種符合了案發的彈道。

此時,檢方啞口無言。

而另一邊,譚母作為小譚的直系親屬,她有權拒絕出庭作證,而小譚也對這一案件閉口不言。

這樣一來,究竟誰扣動了扳機,徹底變成了一個謎。

陪審團馬拉松式辯論,最終結果打平。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律師,將皮球踢給了陪審團,要知道陪審團的12個人是有感情的。出庭的小譚的同學們對於他的評價都是滿嘴的讚揚,「品格優秀、性格樂觀,根本就不是一個沒有人性的殺人犯。」

對於譚母,鄰居也是一臉的同情,「經常能聽到爭吵,都是譚父的吼罵,譚母性格弱小,說話也是輕聲細語……」

而對於譚父,則都是指責,「性格暴戾,剛愎自用,會向下屬摔東西!」

聽了庭上的發言,在陪審團的討論中,大家都非常的糾結。

其中有4位女性都是有孩子的母親,他們對小譚的遭遇尤為同情,他們擔心自己錯誤的定斷,會送一個無辜的19歲少年坐監獄,毀了孩子的一生,想到這裡,4位陪審團甚至淚流不止……

但也有的陪審團成員認為,小譚就是殺害父親的凶手,母親的柔弱甚至拿槍都會發抖,而譚父最終的確死亡了,因而支持謀殺罪名成立。

經過了50個小時馬拉松式的辯論,陪審團最終誰也說服不了誰,交出了6:6的結果。這樣一來,案子進行至下一步,流審。

也就是說,這個案件會重新開啟一個新的審判程序,擇期選擇新的陪審團進行重新審判。

在陪審團將最終的結果交給法官時,當庭法官James Piampiano陷入了很長的沉默,最後,法官竟宣布:小譚當庭釋放!

結案後不到一個月,法官James Piampiano就「被退休」。2015年底,小譚被康奈爾大學勸退,他也並沒有做任何辯解,收拾了行李,默然離開。而譚父原本的公司,現在則由小譚的哥哥和譚母接手。

在這個案件中誰該對譚父的死負責呢?法官的判決是否公平呢?到底是小譚為母背鍋,還是為母報仇?更甚者,合謀謀殺?……謎團重重,你對這個案件有什麼看法?歡迎留言討論。

責任編輯: 傅美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