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說連載】雙生緣(五)(圖)

2018-02-18 10:00 作者:齊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小說連載】雙生緣(五)。(圖片來源:pixabay)

(接前文)

第五章

蔣游第二日便召集了二十來人上山採首烏,秋末正是採首烏的好季節,伍吉閔,伍吉軒和楨兒各領一隊往不同的山裡走,楨兒這次去的是一條從未去過的路線,是這次秋獵時黑子爹他們追尋野驢的蹤跡意外發現的,聽他們描述的環境應該適合首烏生長,而且也沒有猛獸出沒的痕跡,希望能夠安全的找到一些好藥材。莊上還有十來個人跟著伍存殷學習炮製制首烏的程序。郭信和蔣游另集結了三十幾人商量去劫山寨的事項,一聽說有仗打,大家頓時精神百倍,恨不得立刻出發,最後還是蔣游敲定了後日出發。

楨兒隊裡共有六人,這次走的都是平時沒有進入的深山裡面,事先已教大家認得首烏的樣子,但也免不了在發現類似植物時大家向楨兒詢問確認,黑子娘心急採藥,見著長的相似的植物就挖,前後鬧了不少笑話,後來終於找到一棵大首烏,高興的不行。她犯的錯誤倒是讓其他人長了不少經驗,進山兩日後各人便都找到了一些夠年份的首烏,也攢了些採藥的心得。

楨兒更是意外的發現了一片三七,可惜今年錯過了最佳的三七採收時間,楨兒取出隨身攜帶的羊皮地圖,在圖上作了標識,明年初秋再來採摘。伍爺爺說三七可是有大用的,不光賣價高,還能製成止血的刀創藥,遠的不說,莊上的娃子們頑皮常常弄破手腳,有了好的刀創藥他們也能少吃些苦頭。

往山裡越走越深,進了就連黑子爹也沒來過的深山,這一日午時,眾人來到一個水潭邊,一汪碧水,一面峭壁臨水而立,峭壁上探著幾棵墨綠蒼勁的老松,潭水清澈卻深不見底,不見源頭,多半是有地下的泉眼在潭底。大家便商量著在此歇歇,用過午飯再上路,路上走來時黑子爹掏了個兔子洞又打了一隻野雞,便是今日的午飯了。各人分頭做事,有去撿枯枝生火的,有找野菜的,黑子爹見到潭裡有魚,便去尋些籐條,準備編個簡易的魚籠子看看能不能抓上幾條魚來,幸運的話連晚飯也有了!

楨兒到潭邊打水,潭水波光粼粼,正映在峭壁上,石縫間探出幾枝蘭草一樣的植物,帶著一兩朵紫色小花,楨兒仔細辨認,那是不是伍爺爺提及給爹爹治療需要的一味藥:金釵石斛?看這裡確實很符合金釵石斛生長的環境,有水有峭壁,或許真的是!無論如何要試一試!

來到崖下,楨兒仰頭往上看,雖然陡峭,但峭壁上勉強尚有可落腳之處,楨兒便毫不遲疑地攀爬起來。沒爬一會兒就險像叢生,好幾處遇到落腳之石風化鬆散,險些跌下懸崖,好在將隨身帶著的匕首用力插在壁上石縫間,才勉強將身形穩住。下面的人看著跟著揪心,不知出了幾身冷汗。不知爬了多久,終於爬到了那蘭草所在,果然與伍爺爺草藥冊上畫的一樣,應該就是金釵石斛了!楨兒小心的用匕首割下枝條,留著根繼續生長,放在腰間的藥簍裡。正要往下爬,突然一隻小鼠不知從哪兒躥了出來,把楨兒嚇了一跳,險些跌了下去。小鼠對著楨兒嘰嘰的叫,還豎起身來,用爪子比劃著指著峭壁上方,比劃完了就往上爬去,一邊爬還一邊回頭吱吱的叫著,彷彿示意楨兒跟著它。

楨兒大奇,從沒見過動物如此,不但不怕人好像還有靈性,心中好奇,便跟了過去。峭壁下的眾人眼見楨兒採了藥卻不回來,反而繼續往上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大聲疾呼起來。楨兒回頭做了手勢,表示自己沒事,一會兒便回來,就繼續跟著那小鼠往上爬。小鼠不時回頭躥過來,嘰嘰的叫,似乎是埋怨她爬的太慢。

往上爬了幾十米,小鼠忽然不見了身影,待楨兒跟上一看,原來垂挂的樹籐下掩著一個山洞,入口不大,楨兒勉強擠了進去,小鼠正在通道裡等著,見她跟了過來,嘰嘰叫了幾聲便回頭往通道裡跑,通道將將一人高,四周都是岩石,卻沒有刀斧雕鑿的痕跡,非常光滑。楨兒跟了上去,走不多遠,便是盡頭,盡頭處是個大約六尺見方的洞穴,上方不知是有岩縫還是到了崖頂,有幾縷光線透進洞裡,洞裡一角坐著一具骸骨,衣衫已經破爛的不成形了,想來這人已過世很久了,那小鼠便趴在那骸骨前吱吱叫著,楨兒初見之下有些害怕,好在有那小鼠在旁,彷彿給自己增了幾分膽氣,便順著小鼠指的方向,原來那具骸骨的腳下有一卷竹簡。

楨兒拿起那卷竹簡,開篇刻著:入洞者啟,字體用的是古時的篆書,楨兒跟著獨孤鳳學過篆書,倒還勉強認得。打開竹簡,上面記錄的是這個人的生平。他叫晉陽,原本出身富貴,自幼好道,有一日偶遇一位異人,有幸拜他為師,便跟隨師父到深山裡修行,最初修行順利,金丹初成,眼看修行有望,一日打坐時忽然腦中映出一個人影,卻是在凡俗時與他定親的女子,因他離家修道,婚約被毀,那女子終身未嫁,鬱鬱而終,臨終還念著他的名字。自此之後,他在打坐時常常見到這位女子,憶起她的音容笑貌,心魔難除,修行再無所進,最終大限已至,修行未成,功虧一簣。臨終前寫下這封信,望將來有緣來此的修行之人引以為戒,身無它物,唯有師父所賜的一隻玉鶴,贈與後來人。

楨兒看完竹簡,正要收起,竹簡卻瞬間化為灰燼,那骸骨也隨之化為灰燼,灰燼之中有一隻白色的玉鶴。楨兒心裏不由戚慼然,楨兒平日裡也常聽秦先生說些修道人的故事,此人能拋下人世間的功名利祿獨處深山修行,求道之心不可謂不堅,能蒙得道之人收他為徒,可見天資不低,可惜最後仍是功虧一簣,可見修行之不易。楨兒俯身在地上挖個坑,想要把這人的骨灰掩埋,還未挖好,不知哪裡吹來一陣風,那骨灰隨風飄散,落了個了無痕跡,地上只剩那只玉鶴,卻沒有被風吹動分毫。

楨兒心中黯然,生出了一點疑問,人的生命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呢?生前縱然是風華絕代,也都免不了死後化為塵土,最後無影無蹤,有什麼是永恆呢?娘曾講過古時釋迦佛看破人身生老病死之苦,出家修行,最後在菩提樹下開悟,開創了佛教一門。秦先生也講過古時許多修道人修身養性,返本歸真,修成得道的故事。涅磐的彼岸也好,道也好,也許那才是真正的永恆。可是怎樣才能成為一個修行人呢?怎樣才能真正修成得道,不會像晉陽一樣功虧一簣呢?

正思索間,忽然聽到洞外隱隱傳來眾人的呼喚聲,想起他們還在下面等著,連忙站起身來往洞外走,小鼠見她要走,抓住她的褲腳,用爪子指著那只玉鶴,嘰嘰叫著,楨兒撿起那只玉鶴,放在貼身的荷包裡,那小鼠才鬆開爪子,在她前頭跑出了洞,又領著她爬下山崖,楨兒順著它踩的石塊慢慢爬下懸崖,卻是一塊鬆動的石塊也沒有遇到,直到離地兩三米高時,那小鼠嘰嘰叫了幾聲,似是告別,楨兒也與它揮手道別,小鼠才回頭往那金釵方向爬去。

看楨兒下到崖下,大家總算舒了一口氣,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楨兒取出腰間藥簍裡的金釵給他們看,大家看到了傳說中的仙草,還是能治將軍病的仙草!奇怪的是竟無一人提及剛才楨兒進山洞的事,似乎他們的記憶中對此全無印象。楨兒隱隱領會,這段經歷不能說與旁人知道。

大家正看的熱鬧,忽然一陣焦糊味傳入鼻中,黑子娘一聲大叫:「哎喲!忘了看火了!兔子糊了!」急急忙忙衝向篝火堆,大家哈哈笑了起來。二牛娘安慰道:「石榴,別著急,把糊的地方撕了就是。」黑子爹埋怨黑子娘道:「就你最咋咋呼呼!」但看到她著急上火的樣又不忍心,「得了,別忙了,我去看看有沒有魚進籠。」說著就跑去潭裡起魚籠子。也不知是運氣好還是這潭裡的魚太多,這一會兒功夫魚籠子裡居然滿滿都是魚,還都不小,這一下大家又高興了起來,不光中午能吃上魚,晚飯也有了著落。

楨兒心裏充滿了興奮和期待,有了金釵石斛,爹爹的病就有了治癒的希望,她情不自禁的摸摸腰間的藥簍,真想馬上就回山莊把金釵帶給伍爺爺,可是這次進山的任務還沒有完成,不能半途而廢。忽然手碰到了腰間的荷包,想起了那只玉鶴和山洞裡的經歷,楨兒望望峭壁上山洞的所在,隱隱覺的一個全新的世界的大門正緩緩向她打開,門後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楨兒心中有些期待也有些惶恐…

接下來的幾天,一切都很順利,採藥隊找到了多處首烏,將夠年份的挖了,幼苗留著長大,在地圖上標注好地方,大家背著滿滿的藥簍回了莊上。回到莊上時,另外兩支採藥的隊伍早幾天已經回來了,他們沒有像楨兒他們似的走進那樣的大山深處,採的藥不如楨兒他們這麼多,藥材的年份也要差一點,看到楨兒他們採回的藥材眼紅壞了,商量著過幾日再出發,這次一定要準備充足,走的遠些,找些頂級藥材回來!

伍存殷見到楨兒採回的金釵激動不已,都顧不上查看那些首烏,畢竟金釵的生長條件太過苛刻,懸崖,水,和五靈脂(飛鼠糞便)缺一不可,本以為希望渺茫,還在尋思著能否用其它藥替代,哪知竟然真的找到了這味靈藥,將軍的治療可以開始了!事不宜遲,伍存殷立即就開始配藥,備藥,準備週全就開始治療。

伍吉閔承擔起製藥的任務,領著大家清理,蒸製,晾晒,再蒸製…天公做美,這些日子日頭不錯,制首烏做成後成色很好,大家一番辛勞總算沒有白費。

看著做成後黑乎乎毫不起眼的制首烏,黑子娘悄悄的問二牛娘:「蓮子,你說這像馬糞蛋蛋的東西能賣上錢嗎?」

二牛娘肯定的點點頭,「聽蔣兄弟說這個東西在山外頭可值錢了,都不是一般人家能吃的起的。而且伍太醫他們制的藥能不好嗎?」

說起伍太醫和伍小太醫他們,黑子娘忙點頭,「是啊,他們的醫術那是沒的說!我家黑子爹的老寒腿就是伍太醫的三帖膏藥治好的!」這麼一想,花了這麼多功夫做好的首烏要不換回成筐的銀子都不對勁!

劉氏和孫氏聽到她們的對話笑瞇了眼,總算自己一家人也為山莊出了一份力,真正成為山莊的一員了。

(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來稿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