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兒轉走巨款拉黑全家 父露面:曾想一死了之(組圖)

2018-01-26 07:32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柴先生爆料微博(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看中國2018年1月26日訊】1月12日,微博上名為「一個失業父親等待女兒歸」的賬號爆料稱,自己18歲的留學生女兒偷偷轉走自己300萬的積蓄後,和男友在國外揮霍無度,還拉黑了全家。文章一出,立即引爆網路。

該父親在文章中列出女兒的斑斑劣跡,並爆出了女兒的護照及身份證號、微博名等個人信息。在爆料貼中,他稱女兒名叫柴某,女兒的男朋友毛某某,也是他斥責的對象。但與此同時,這樣的言論也引發了網友們的種種懷疑,而「父親」身份的真實性也遭到各種質疑。

1月23日,陸媒《紅星新聞》記者聯繫到了這位發帖的父親,對於網上的種種猜測,這位名叫柴先生的父親回應稱:「我說的都是事實,那(哪)有一個父親造女兒的謠,我以我的人格擔保,我說的都是事實,如果有不實之詞,我願面對法律栽(裁)決。」

在受訪過程中,柴先生向記者出示了相關證據材料。戶口本信息顯示,柴先生和女兒柴某確為父女關係。對於被女兒轉走的錢,柴先生向記者出示了戶頭顯示為柴某的銀行流水,上面顯示,從2016年開始,錢被陸續從民生銀行轉到興業銀行,而後興業銀行戶頭的錢在2017年底2018年初陸續被轉走。柴先生說,「一共有320萬,都是被女兒轉走的。」

但柴先生同時也表示,此前一些網上發表的關於此事的報導,雖然內容屬實,但照片他們弄錯了,那是好幾個人的照片,不只是他女兒。」

談及在微博上爆料的原因,他連稱自己「已經走投無路」。隨後,他向記者展示了在得知女兒把錢轉走之後與女兒的微信聊天記錄。柴先生說,那也是他與女兒最後的交流,發生在2017年的12月24日。


柴先生提供的他與女兒的聊天截圖。(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她從小到大成績一直不錯。」柴先生回憶,女兒從小學到初中都在成都當地比較知名的「七中嘉祥」學校讀書,高中之前都是班裡的前三名,中招以614分被成都二十中錄取,「那年我記得二十中590分就能錄取,她進的是‘火箭班’。」

說起女兒的成績,本來愁容滿面的柴先生臉上還是流露出了自豪的神情。但他說自從上高中起,女兒開始變得飛揚跋扈起來,「欲壑難平了。」

柴先生說,高中時期他給女兒每個月2000塊錢的生活費,「從高二下半學期,這些錢也不夠了。」他介紹,那是他因為女兒花錢大手大腳而與她發生的第一次衝突,那時起,女兒開始注重自己的打扮,「每次有想要的化妝品想要的衣服,都把我直接扭到高檔消費場合,不買就拉著臉,幾天不理。」

柴先生表示,他是出身貧寒的人,自己在生活上一直都是能省就省,「我平日吃飯米粒掉到桌子上都要撿起來吃掉。」

柴先生甚至給女兒講自己家族的苦難史,「我老家是北方的,沒飯吃才當了兵改變了命運。」但自己的教育收效甚微。當被問及後來女兒每個月生活費的具體數額時,他稱「不知道多少了。」

女兒甚至還將對付自己的方法教給現任妻子,「跟她說‘不理他,他就會妥協’。」柴先生說。回憶整個事件,柴先生稱自己就是太縱容溺愛女兒,不該把錢全都一次性存在她名下的卡裡。

柴先生說,自己從2016年就開始籌措女兒留學的錢,總共有320萬。在他向記者出示的銀行流水單裡可以看到,這筆錢是他在2016年到2017年間陸續從民生銀行轉入興業銀行的,「是以她的名義,但當時她未滿十八歲,錢存在她名下,但卡和密碼歸我保管。」

柴先生說自己的手機、其他銀行卡的密碼都一樣,女兒都知道,「當時問她一年需要多少錢,她說要二十五六萬,我湊了個整,本計畫每年轉給她30萬。

2017年12月18日,女兒藉口擔心聖誕節後機票漲價提前去加拿大,「我當時沒多想,那天她要到香港轉機,凌晨三點就起來準備了,我還給她辦了送行宴。」柴先生說。

感覺錢要不回來了 曾想一死了之

柴先生說,其實此事早有端倪。他與女兒的聊天記錄顯示,女兒出發當晚11點02分,柴先生詢問女兒是否到達加拿大時,消息被女兒拒收。12月19日上午9點32分,女兒給他回覆「剛剛辦好卡,現在暫時打不了電話,明天去激活。」

12月24日,柴先生發現自己保管的存有巨款的銀行卡不見了,後來才知道錢已被轉走。下午1點11分他開始在微信上詢問女兒,但沒有得到回應,當天下午2點48分,他被女兒拉黑,後來前妻也被女兒拉黑。

柴先生說,那些錢是他半生積攢下來的,事後他回想女兒過去的作為,「感覺錢要不回來了,真的不想活了。」但他稱在24日晚上他反思過來了,「我死了正中她下懷,只有活著還有機會。」

25日,柴先生趕去四川大學出國培訓部,拿到了女兒的學生證,並確定了錄取女兒的學校,開始詢問出國事宜。之後,他辦理了護照準備去加拿大。但到了女兒開學的日子,他一查,女兒根本沒去學校註冊,「原定是1月8號開學。」


柴先生展示和女兒的聊天記錄。(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1月12日,柴先生用借來的微博賬號,發布了控訴女兒的微博,「材料是我頭天晚上寫的。」被問及為何發布的材料中沒有採取保護女兒隱私的措施時,柴先生回應,「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從沒想過她會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他說,事發後他也詢問了與女兒親近的同學,發現女兒很早前就放言要收拾他,「這件事是有預謀的。」

柴先生回憶,2017年7、8月份女兒交了個男朋友,「是個成都男孩,當時在美國讀書。我當時反對,但女兒很強硬,後來我妥協見了一面,見男孩斯斯文文的便默認了他們的交往。」

1月23日下午,記者查看了被柴先生指為女兒柴某的微博賬戶,發現內容已被清空。但該賬戶於1月21日轉發並點讚了稱「父親控訴女兒的消息」為「造謠」的博文。

記者此前還在另一個疑似為女兒男友的名為「某某雜貨店店長」的微博評論中,找到了柴先生的評論。柴先生斥責道:「毛某某,你和薇薇沒什麼區別,狼狽為奸,哪個還找你代購」。

報導稱,該微博確實如「父親」爆料的做代購,聲稱代購所在地為美國,定位地址曾顯示為加拿大多倫多。而該微博賬號也點讚了一條稱「父親控訴女兒」的新聞「百分百是子虛烏有純屬造謠」的微博。

在這起軒然大波中,「女兒」至今尚未發聲。但聲稱為「女兒」同學的熟人、朋友給微博大V爆料稱,該父親4次結婚3次出軌,女兒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責任編輯: 傅美萱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