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史上最大一波信貸逾期浪潮開始(圖)

2017-12-08 09:28 作者:戈森 墨菲 零和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面對強大的老賴軍團,幾乎所有的催收方案都失效,平臺給催收員漲薪5倍,月薪7萬多,天天加班到凌晨1點,都難以抵抗。成群結隊的老賴大軍,即將掀起浩大的逾期風暴。這場風暴,波及面可能比我們想像中,要廣得多……
 

【看中國2017年12月8日訊】11月底,中國關於現金貸行業的監管突然而至。行業踩了一腳很猛的急剎車,所有人猝不及防。靠著借款為生的「老哥們」迅速在網路集結,「每天新建上百個群」,老賴成為其中的領軍人物,號召大家不要還錢;

面對強大的老賴軍團,幾乎所有的催收方案都失效,平臺給催收員漲薪5倍,月薪7萬多,天天加班到凌晨1點,都難以抵抗。成群結隊的老賴大軍,即將掀起浩大的逾期風暴。這場風暴,波及面可能比我們想像中,要廣得多……

從11月21日起,風暴就已開始。當日傍晚,一紙《關於立即暫停批設網路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在現金貸行業內刷屏。「當天晚上,很多現金貸公司開會到凌晨,他們都預感行業大劫將至,要自保,先縮量」,現金貸平臺的負責人劉成義稱,很多平臺當晚就開始了「收尾計畫」。

那群靠擼現金貸為生的「老哥們」,很快就察覺了異樣,以前他們錢還了之後,就可以馬上「復借」出來,而此時,錢還進去,就再也借不出來了。因為共債群體龐大,很多用戶靠著「借新還舊」來維持原來的消費水平,行業的急剎車,讓債務危機迅速爆發。大量用戶開始逾期。

用戶金悅被「套」進去4個平臺之後,「就一分錢不剩,再也無錢還其他平臺」。從24日開始,他開始全面逾期,平均一天增加一到兩個平臺。

此時,各大現金貸平臺的首逾率(用戶在平台上的首次逾期率)開始大規模上漲。「以前差不多是20%左右,現在不論好壞,平臺基本首逾率都上升到40%,中小平臺已飆升到60%」,某現金貸平臺的負責人劉成義稱。

「如果壞賬率翻一倍,可能以前掙的錢,要全部吐出來,毫不誇張地說,很多平臺甚至要破產倒閉」,劉成義稱。

這是生死之戰,刻不容緩。一般現金貸平臺的催收分為兩種方式,一種是內催,另一種是外包。杭州一家催收外包公司,在上週業務量爆棚。「共債那麼高,誰都不想當接盤俠,現在就是搶時間」,催收負責人閆浩稱,十幾家現金貸甲方找過來,誰出的錢多,他們就給誰幹活。

目前甲方公司給出的最高報價是:工資翻五倍,日結。「我們一般每天的工資是500元,現在直接變成每天2500元,一個月就是7.5萬」,閆浩稱。

「幾十個人的小團隊,半個月賺了一百萬」,閆浩稱,催收公司迎來了紅火生意,「佣金那麼高,真是千年難遇」。

然而這個錢,賺得並不容易。催收員工資雖然翻5倍,但工作量是原來的兩三倍。「太難催了,就今天來看,一個小組20個人,只有3人完成了任務量」,閆浩稱。

他們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1點。在閆浩的催收公司,男女員工會分開,男生都要靠抽煙,才能強打起精神,整個辦公室煙霧繚繞。

而每個催收小組,都派了一個「監工」,盯著大家幹活——分秒必爭,一絲都不可鬆懈。儘管催收員加班加點,但發現錢已不好催了,一個龐大的老賴軍團暗自集結,集體賴賬……

「他們在各大小貸論壇上發帖,建微信和QQ群」,網貸中介吳承霞監測到,每天都有上百個類似「反催收」、「逾期交流群」新成立。讓人驚訝的是,人群團結的速度,超乎想像,吳承霞統計了下,這十天內,共有上千群成立,人數十幾萬。

這些群裡,每天滾動數千條信息。他們隊列整齊,口號統一,目的只有一個:一起賴賬。而幾乎每個群,都有兩三個領軍人物,「都是比較堅挺的老賴」,吳承霞稱。

「五哥」(網名)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組建了3個千人的反催收大群,並且是群裡的領袖人物。他並非身無分文,因為他經常給群裡的「老哥們」發紅包,鼓勵大家團結一致。

「我就是把錢拿來給網友發紅包,我都不還」,五哥說。

他現在還欠著30多個現金貸平臺20多萬,「但一分錢都不準備還」。

「我們是弱勢群體,一哭二鬧三上吊,就會有人同情我們,我們就佔理,就可以順理成章不還錢」,五哥自有一套邏輯。

所以他在群裡傳授大家,一些對付催收的方式。「比如,假裝寫一份遺書,說自己不活了,來生再還他們的錢;用紅水筆在手腕上劃幾下,說我要割腕自殺」,五哥說,總體邏輯,就是裝可憐。

還可以擺出「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讓催收無處下手。五哥也鼓勵大家不要手軟:「有些催收太囂張,就罵回去,拿個大喇叭循環播放。」

五哥甚至給群裡的成員分享「呼死你」的軟體,讓借款人反過來呼死催收的手機。他稱之為「要想防守,就先進攻」。

每天上午9點,下午3點,晚上7點,五哥就在群裡開「動員大會」,大家喊口號,相互打氣,團結一致不還錢。「堅決不還錢」,「兄弟挺住,我們能贏」,「死扛到底,網貸都要喊我聲爹」等口號,開始醞釀濃厚情緒,將所有人裹挾。

「五哥是圈內知名的老賴,這些頂級老賴也有群,相互通氣,大規模建群,為了就是綁架更多用戶,一起賴賬」,吳承霞稱。

而這上千個群,就是如此建立起來的。而一些有商業頭腦的老賴,還靠建群,形成了一門「生意」,他們建了很多付費QQ群,一個人3元,一個2000人的大群,就能收入6000元。

丁宇稱,在老賴軍團的帶領下,老哥們的鬥爭經驗值暴漲,花樣百出,催收變得極為困難。

「你見孫悟空借金箍棒還了嗎?劉備借荊州還了嗎?我憑本事借的,不可能還」,一個老賴在群裡分享自己對戰催收的視頻,引經據典,髒話不斷。

老賴稱,他每次被催收都錄音,「罵他,惹怒他,如果他敢罵我,我就拿著錄音投訴他」。

「我們女催收員經常被調戲,被罵哭,現在只有大老爺們才能幹這活」,丁宇稱。

當然,加入這些群的人,並非全都是老賴。絕大一部分用戶,是「以貸養貸」這個模式無法繼續,實在「無錢可還」之人,他們只是抱團取暖,在群裡找支撐自己的動力。還有很多抱著僥倖心理的人,準備「先觀望觀望局勢,或許就不用還了呢」?

「我們將借小貸,稱之為下海,而戒掉小貸,叫上岸」,金悅稱。上岸無非兩種方式,一種是「強行上岸」,直接賴掉,準備不還;還有一部分,才是真正的上岸。

「我和家人坦白了,我和家人共同承擔債務,我要去送外賣了,邊工作,邊還款」,金悅稱。在他看來認,「真正的救,是自救,不僥倖,不依賴」。

這些錢,真的可以「一賴了之」嗎?現在老賴軍團唯一忌憚的,是留下「徵信污點」。如果上了央行徵信報告,相當於以後和銀行等金融機構都難再合作,「5年內房貸、車貸」等金融服務都不可申請,甚至影響到「職業生涯」。

老哥們也考慮到這點,上徵信的平臺會考慮先還。這些上徵信的平臺,主要是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或拿了持牌機構的資金。

而像小贏理財、信用錢包這樣的平臺,因為和保險公司合作,一旦逾期,又被保險公司出險賠償的話,後果可能更加嚴重。「徵信污點是5年,而保險的污點將會持續更久,甚至是10年」,業內人士稱。

如果上升到司法層面,結果會更加嚴峻。實際上,有現金貸平臺曾經去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最終仲裁委員會認為,借款人確實需要償還平臺本金,並支付一定的利息。

「在新法規生效之前產生的貸款,依然會按照原有的法律裁定,因此,現金貸監管之前發生的貸款,還是需要償還」,業內律師指出,本金和24%的利息,可能很難繞過。

一旦被起訴,強制執行後依然不還錢,將會加入「失信黑名單」。這是對付「老賴」的終極手段,此後生活將受到多種限制,比如不可乘坐飛機、高鐵、出國,無法入住一些高端酒店,甚至還會影響到下一代,子女都無法上重點學校等。

再往長久來看,未來養老金都將被直接劃扣。也有很多心存僥倖的用戶,試圖等到平臺倒閉,就可以順理成章不還錢。實際上,現金貸90%的資金來自於P2P,其餘來自銀行、信託等金融機構。如果現金貸平臺申請破產倒閉,資產重組,這些資金方還將繼續追債。如此看起來,「老哥們」想把錢完全賴過去,不太可能。

「這可能是史上最大一波的逾期浪潮,涉及的人數之廣,超乎想像」,劉成義稱。

最終誰會為這波逾期風暴買單?逾期爆發,平臺倒閉,可能就會波及到P2P,再到投資人——最終羊毛出在羊身上。多米諾骨牌才剛剛推倒了第一塊。好在是,大部分借款人還是理性的,他們只是希望催收不要逼得太緊太急,給他們一些展期,「用時間換空間」。

而催收也不應該太過急功近利,步步緊逼,「如果對方還款意願強烈,只是確實沒錢,就應該給予一些減免和展期」,頭部平臺的內催負責人丁宇稱,好的策略應該是,老賴堅決懲治,有難處的客戶細心呵護。

「監管最好釋放一些信號,遏制惡意逾期的行為,防止風險的繼續擴大」,劉成義稱,如此行業才能度過大劫,不會波及更廣。

責任編輯: 辛荷 来源:一本財經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