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週末話題】美聯儲在鋌而走險嗎?(圖)

2017-10-07 10: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7年10月7日訊】首先,筆者不認為經濟危機是壞事,充其量屬於一種中性事務。基於社會管理模式的不同,有些國家會極力避免經濟危機,而也有些國家會通過危機實現生產要素的更合理分配,實現經濟生活的吐故納新的過程,最終實現經濟的更健康發展。

以前說到,大國為了長子(央企國企)的債務,希望推動通脹。如果是一個完全封閉的、單一的經濟體,這一點毫無疑問會實現。但基於當今任何國家的經濟都不是完全獨立的,就必須考慮美歐的影響,這將決定這一過程的演變路徑。

大國希望通脹,只有通脹才能實現債務轉移,才能化解長子們的債務問題,那麼,美國希望的是什麼?

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率現在處於很高的位置,也是無法轉移的。如此一來,更長時間地壓制美債收益率就極為重要,特別是在川普(特朗普)意欲實行減稅的今天,財政收入的增長在短期受到制約,壓制債卷收益率就更加重要。

美聯儲於3月加息的時候,筆者當時說加息是為了打壓資產價格,因為當時的經濟數據和通脹都開始顯示疲弱的特點,後來美聯儲的官員們也給出了同樣的表態。

最近,耶倫的表態,又給出了同樣的態度。她承認美聯儲的官員們對未來通脹的判斷出現了錯誤,通脹可能很長時間不達標,但另外她又表態說,在這樣的不確定時期繼續逐漸加息是合理的。

通脹一直是美聯儲加息與否的首要參考指標,現在卻被弱化,那麼,耶倫的迷蹤拳到底意味著什麼?

短期的一兩次加息,只要通脹低迷,就不會刺激國債收益率形成明顯的漲勢;但一旦通脹漲勢形成,美聯儲就需要加快加息的節奏,耶倫在不同的場合也表示過對這一點的關注,這就會推動國債收益率形成漲勢,威脅到美國政府的債務問題,尤其會威脅美國政府減稅法案的實施。

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周K線圖
近期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周K線圖(網路圖片)

上面這張圖是一切政策的核心。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一旦收益率在今年或不長的時間內有效衝破2.6%,意味著國債熊市成立,在今天的債務率下,意味著美國聯邦政府距離破產不再遙遠,也意味著川普的減稅法案將遇到巨大的阻力。所以,現在美聯儲在通脹低迷的時期繼續打壓通脹就成為了最合理的選擇。

所以,這要求美聯儲在這一時期保持鷹派,用利率手段打擊通脹的任何苗頭。要說明的是,因為現時通脹疲弱,很低的加息力度就可以控制通脹。同時,維持加息,也有利於美國與歐日中之間的利差,有利於資本流入。所以我們又看到,最近中國日本等幾乎所有主要國家都在增持美國國債,讓國債收益率保持在低位。

當然,在這一狹窄的政策空間內,若要經濟保持穩定,估計美聯儲是做不到的,但美聯儲的態度顯然是寧可出現通縮導致發生經濟危機,但絕對不能放任通脹有絲毫形成漲勢的苗頭,這將威脅到美國國債和減稅的實施。

此時,毫無疑問很有可能誘發經濟危機(甚至現在的貨幣政策,已經出現了過頭):

其一,根據美聯儲最新公布的報告,美國的貧富差距已經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這意味著需求疲弱。這在最新公布的經濟數據上也有反應。8月,美國核心PCE為兩年來最差表現,通脹低迷;收入與支出雙雙呈現增長放緩趨勢,個人消費刷新半年低位。雖然要考慮颶風的因素,但這些現象從上半年就已經開始出現了。

第二,農產品是衡量全球需求的最主要指標。從2012年前後開始,國際農產品價格就處於跌勢,跌幅巨大,有些品種達到了50%。當價格下跌之後,就會抑制產量、增加需求,供需矛盾得到緩解,但是,從數據上看,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是各時期美豆的庫存數字,最近五年,庫存數字依舊是持續增長的態勢。美國農業部9月30日公布,截止到2017年9月1日,美國所有部位的陳豆庫存為3.01億蒲式耳,比2016年9月1日提高53%。這讓大豆價格承壓。

8月份,美國農業部預計全球17/18期末小麥庫存至2.647億噸,創歷史記錄。

雖然數字有波動,但有一個共同的趨勢:需求不足。按美國農業部9月30日的報告:2017年6-8月,玉米用量為29.3億蒲式耳,去年同期29.7億蒲式耳;大豆用量為6.65億蒲式耳,同比減少2%;小麥用量預計為2730萬蒲式耳,同比減少31%;大麥用量為2790 萬蒲式耳,低於去年同期的4300萬蒲式耳;高粱用量預計為 5120萬蒲式耳,同比降低5%。所有品種的需求均出現下跌。在庫存高企的今天,其含義也不言自明。

農產品是社會基本需求的最大宗產品,庫存的連續上升和需求不足,自然與貧富差距不斷惡化有關。在美聯儲縮表並繼續加息的打擊下,農場主的債務壓力加重,就會被迫甩賣庫存還債,現在很脆弱的價格平衡很容易被打破。所有人都要記得,出現1929年大蕭條的先導指標是農產品價格,而不是浩如煙海的金融數據。

第三,美股現在是另外一個敏感指標,雖然今年維持漲勢,但有跡象顯示,很多大公司都在套現。筆者一直在說,次貸危機之後的經濟復甦是偽復甦,原因央行印鈔推動資產價格,帶動了需求。並不是生產力持續增長、經濟潛力不斷增強進而讓人們的收入持續增長而帶來的經濟正常發展。在美聯儲縮表並繼續加息、社會需求不振代表的流動資金不足的過程中,美股能走多遠呢?這是僅次於農產品價格的另外一個指標。

或許,今天的美聯儲,並不想將社會推入危機之中,但為了美國國債的安全,必須採取鷹派的路線,寧可冒著出現經濟危機導致通貨緊縮的風險。

從世界格局來說,打爛中東,必然會火燒央行,因為它們必須為大印鈔形成的龐大債務買單,各國央行恐慌加息是必然的,大國的資產價格泡沫就會危在旦夕。但是,這有一個後患,那就是俄羅斯可以渡過不斷加重的經濟困境,讓普京緩過氣來,這是美國建制派的人極不願意看到的,因為它們認為俄羅斯才是美國最重要的戰略敵手,所以,它們在極力阻擾川普與普京靠近。但是,一旦執行通貨緊縮政策,就會再次打擊大宗商品價格,俄羅斯就會再受打擊,敘利亞戰爭也就難以為繼,甚至烏克蘭都可能放棄。如果那時再打爛中東,全力東向,一個幾乎躺屍的俄羅斯再也不能形成戰略威脅,這或許才是大國博弈。

當通貨緊縮發生的時候,大國的債務壓力急劇放大,那時,只能印鈔放水,再伴隨原油價格的衝擊下,通脹如火,一旦美聯儲不再繼續QE(以美國今天的能源生產能力,可以實現原油輸出,能源價格的上漲,實際與QE具有相同的作用,這意味著海外美元回流),就形成真正的匯率戰。

無論中美還是美俄,最終戰略對峙的天平取決於各自匯率的未來,誰出現大幅貶值,誰就輸掉了這場博弈。2014年的盧布貶值已經讓俄羅斯的國力大幅下降,這是不言而喻的。如今,大國希望通脹,緣於長子的債務;俄羅斯希望原油價格上漲,緣於普京還想過日子;山姆大叔卻只能選擇緊縮,緣於國債收益率和需求不足。這就體現在對待伊拉克庫爾德人公投建國的事務上,美國反對,因為他並不想現在就開始原油價格上漲;普京不置可否,心中或許在想,最好馬上將原油價格打起來,顧不得伊朗小弟了。

對於我們來說,所有資產都必須複合配置,黃金實物是長期的,緣於全球各國的債務最終都無處可去,但流動性的現金也更重要,因為無法否定美聯儲的意圖就不會實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