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器官移植業 「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圖)

2017-02-13 11:23 作者:雷音、端木珊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看中國2017年2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雷音、端木珊採訪報導)2月7日、8日,中國前衛生部長黃潔夫與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系統負責人王海波一同赴梵蒂岡,參加「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引發國際社會強烈關注。《看中國》採訪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分析黃潔夫等人此行所曝光的中共強摘器官罪行。

中共利用國際平臺洗白 事與願違

橫河分析,之所以梵蒂岡會邀請中國代表,是因為「教廷跟中國關係正在緩解,(梵蒂岡)就是很想和中國恢復正式外交關係」,以接觸到中國的正式教徒。

而中共參加此次會議,是想「利用這個地方作為它一個發聲的平臺,讓他的器官來源合法化,……利用教宗科學院的這次會議來造成一種印象,就是說國際社會已經接納了中國的移植界,這是這麼多年來,它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

「但是主辦方不提出質疑,不表示別人會不質疑,就這次國際媒體的關注度,國際媒體也普遍對中共的說法,抱懷疑態度。」因此,對於中共來說,參加這次會議,又是一次失敗。

「在這個事情之前和會議中間,中共確實是受到了廣泛的批評和質疑。在這之前,就有11個被國際上認為是一些倫理學方面的專家,或對國際醫學、倫理學比較關注的人士,寫了一封信給教廷,希望教宗不要把這個,讓中共變成他們的舞臺;在會議中間呢,也有很多醫學專家對中共的發言提出質疑——就是說中共並沒有提出新的證據來讓我們國際社會放心,說他們已經不用死囚器官了。」

「此外,國際倫理學家其實也提出了這個問題,其實並不是死囚器官的問題,還有良心犯、特別是講到法輪功學員器官、活摘器官的問題,但是不管怎麼說媒體報導的時候還是比較傾向於死囚器官的名詞,因為中共自己承認了,其他的它沒有承認。」

中共承認使用死囚器官 用意存疑

談到中共承認使用死囚器官問題,橫河指出,「這個其實是一個誤解,死囚器官的問題從來都是中共自己炒作起來的,根本就不是別人去質疑出來的,是早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曝光之前,中共是主動承認了中國的器官來源是死囚器官,所以中共已經自己在拚命炒作了,國際社會就沒有必要去炒作了,而國際社會就要去想一想,中共炒作這個死囚器官究竟是為什麼?本來這是一個需要避開的話題,是一個按照中共的規矩,這種話題是一個別人質疑了都不能夠承認的東西,怎麼會它主動叫起來,主動把這個變成一個大的東西,然後引誘大家來炒作——這本身就有問題!」

「所以,中共到現在為止,它並沒有拿出來任何可信的證據來表明它已經不用死囚器官了,更不要說它拿出任何證據表明它不用良心犯器官。因為它從來也沒承認過這方面的事情,從來也沒承認過它用良心犯器官。不管怎麼說,就是說,即使從表面上,最簡單的,就是死囚器官不用了,他都沒有辦法提出證據來,他都沒有辦法讓別人去調查、讓別人去視察、讓別人去核實。」

「(會議中)出示的兩個幻燈片的內容其實很簡單,一張就是說中國的(器官)捐獻在增加,誰也沒有辦法核實中國的捐獻是不是增加了。」而第二張幻燈片中出示中國近期在打擊器官黑市交易方面所做的事情,跟國際社會所質疑的使用良心犯器官根本不是一回事。

橫河強調:「你再打擊非法器官買賣,也跟中國器官來源、中國現在移植的器官來源沒有任何關係。所以,它根本就沒有面對國際社會的質疑,它根本就沒有面對過獨立調查員提出來的這麼多證據,它從來就沒有正面面對過。」

梵蒂岡把會議政治化

針對梵蒂岡教宗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辯護稱,這是一場學術活動,與既有爭議的政治主張無關。橫河表示,「這個會議本來就不是學術會議,這個會議的題目說的是器官販賣和移植旅遊,它是這個峰會,那麼器官販賣和移植旅遊這兩件事情並不是學術問題,學術問題是什麼,是這個手術怎麼做然後器官保留時間是多少等,這個是學術會議。」

「你現在講的是器官販賣,講的是旅遊移植。如果是在個體,就是由於人貧窮而不得不在黑市出售腎臟的話,這個是社會問題;如果是犯罪集團去進行器官販賣,去買人家的腎臟,然後進行販賣的話,那是法律問題;如果是一個國家支持的或者國家默許的摘正常人的器官去用於移植的話,這就是政治問題。所以這個題目,和它這次會議的宗旨就從來不是學術會議,就不是學術問題。」

橫河表示:「是主辦方把這個會議先政治化,而別人並沒有政治化,別人提出的質疑是醫學、倫理學最基本的問題,你的器官哪來的?醫學、倫理學提出這樣的問題來,你不能因為一個政治化的帽子,不准別人說話。不管你的目標是什麼,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你客觀上起到了為中共這種國家犯罪行為掩蓋或者是支持的作用,就是中共充分利用了這次機會。」

無法監控100萬醫療中心?橫河:造謠!

至於赴會的中國代表王海波所稱的中國目前有約100萬個醫療中心和300萬名執業醫生,中國絕不可能完全控制器官移植活動。橫河指出,這個數字把中國農村鄉鎮一級的診所、街道一級的診所都算進去了。但是這麼多醫院絕對不能都做移植。

橫河質疑,「做移植的只有衛生部自己公布的169家醫院,你說169家醫院你都監控不了嗎?就是在最高峰的時候,什麼人都去做的時候,全國也就是1000多家,追查國際確認了900多家,你不能把100萬所有的醫療單位都拿出來搪塞,說這個是我們監控不了,1000家你可以監控吧?169家你可以監控吧?」

「不說別的,你去監控一個人行不行,就是已經被國際社會曝光的這個鄭樹森行不行?你就監控一個這次來開會的黃潔夫,黃潔夫自己說2012年的時候,他一個人就做了500多例肝移植手術,其中只有1例是捐獻的,那你其他來源是什麼,你這個你都監控不了嗎?」

橫河認為,真正的問題是「凡是出來自己說話的,凡是出來說話的人自己就是這個罪行的犯罪者,你自己就是犯罪者,你去監控什麼人,所以他說什麼話,一看就是假的,一看就是在造謠。」

橫河最後強調,「從黃潔夫12年前,開始提出死囚器官,就是為了掩蓋它器官的真實來源,就是為了欺騙全世界,就是想把它的器官來源洗白。因此它是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一個謊言接著一個謊言,說到最後他連自己都不清楚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了。所以只要他一出面,只要他一說話,一定是被人家揭穿的份,因此他認為可以利用的機會,實際上都是曝光的機會,都是曝光他罪行的機會。」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