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貿易之爭:世界正在爆發的初級戰爭(圖)

2017-02-02 09:45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17年2月2日訊】從川普(特朗普)開始競選美國總統伊始,就注重於製造業回流、增加就業,本質當然都建立在資本不斷回流的基礎上。媒體人不斷分析川普為什麼這樣做,也不斷有人分析利弊。那麼到了今天,美國真的還有別的選擇嗎?這樣的做法是被動還是主動?

從內在的深層次原因來說,任何國家這樣做都無可厚非。基於資本回流基礎上的製造業、服務業是一國經濟蓬勃發展的基礎,推動這些產業回流、推動經濟增長絲毫不值得大驚小怪。美國對世界也沒有義務不斷輸出這些產業和資本,進而維持世界的繁榮。在經濟全球化已經發展了近三十年後的今天這種特定的局勢下,川普這樣做更只是順治而為,如果換其他人當選美國總統,也會走一樣的道路。

次貸危機之後,美國開啟了三次QE,向市場注入了大量的美元,基於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國際儲備貨幣,這些美元流向了世界各地。與此同時或稍後的時間,中國開啟了四萬億,歐日也進行了量化寬鬆。這些危機時期印刷的鈔票最終會導致通貨膨脹,因為通脹終歸是貨幣因素推動的!哪一個國家的經濟恢復的更快更好,就會最先顯示通脹的問題。到現在為止,美國的通脹壓力開始加大,美聯儲必須加息同時收縮資產負債表(這是早晚的事)。這一基礎性原因就是從2016年3季度開始美國國債收益率暴漲的根源,這表明通脹回來了。

歐巴馬曾極力推動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政策,在其當政期間經濟增長也一直比較低迷,2014、2015、2016年美國的經濟增長率分別為2.4%、2.4%、2%(預計數字),在經濟低增長的條件下,美國政府的財政收入也只能是低增長,2013、2014、2015、2016財年美國的財政收入分別是2.77、3.02、3.2、3.27萬億美元,增量分別為0.25、0.18、0.07萬億美元。

我們知道,美國國債總數已經上升到大約19萬億美元的水平,當通脹不斷深入的時候,美國國債收益率必定上升,美聯儲必須加息,那麼,美國政府怎麼辦?

國債收益率每上升1%,美國政府需要多支付的利息就是0.19萬億美元,當通脹不斷深入之後,預計美聯儲需要加快加息的速度。如果像耶倫所說,2017年美聯儲加息三次,按美國國債收益率也上升0.75%來簡單計算,美國政府2017年多支付的國債利息就大約0.1425萬億美元。以美國政府2016財年的稅收增量,無法覆蓋利息增加所帶來的財政支出。而美國政府現在就處於赤字狀態,這種情形的出現意味著美國的赤字問題將走向惡化,也讓美國國債走向不可控的狀態。

這自然是美國的災難,或許也是世界的災難。

實際上,美國的有識之士一直在提示這種不可持續的情形。比如:格林斯潘在2016年中曾經兩次說過,通脹可能一夜之間捲土重來(意味著國債收益率暴漲,美國政府的債務利息支出暴漲)。3季度開始,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快速上升,就鮮明地驗證了這一點。

美聯儲在儘自己最大的努力避免美國政府陷入這樣的窘況,放慢加息的速度,但又採取各種辦法維持強勢美元(也可以說是忽悠)。降低加息的頻率可以盡量降低美國政府財政支出中的利息支出,而強勢美元壓制大宗的價格,避免美國通脹快速發展。所以,耶倫對得起歐巴馬,這也是川普競選期間攻擊耶倫的緣由。

此時的美國,如果依舊堅持以往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策略,這意味著經濟繼續低速發展,顯然是不行的,這會讓美國財政走向破產。歐巴馬和川普走的是同一條路,也就是從全球化的道路上收縮,目的是加快自身的經濟發展速度(全球化的本質是美國向全球讓渡利益,第一是美元資本輸出,第二是產業向全球分布,這種情形下美國本土如果沒有新的產業革命,美國難以實現經濟增長速度的提升)。但歐巴馬和川普所採取的對策之劇烈程度有所不同,歐巴馬希望打造的是TPP和TTIP,後退一步,本質是將部分國家割出自身的貿易體系(防止自己的資本和產業向這些國家繼續流入,也限制這些國家的商品進一步深入美國);但川普認為這依舊不行,直接退出了TPP,至少暫時不再向境外任何國家讓渡資本和產業外流的利益。基於自身將對境內產業減稅的需求,直接取消了歐巴馬推動的醫保項目。

這些都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我們已經看到歐巴馬與川普之間劇烈的爭吵,卻未看到兩者之間相同的一面——他們爭吵的只不過是回收的程度不同而已。

換句話說,無論歐巴馬還是川普都是基於美國利益第一的原則在做事,為美國服務。

現在的美國實際上只有兩條路可走:第一是戰爭。2016年,格林斯潘說過這樣一句話,資本主義的生產力發展已經停滯,只能走向戰爭。在美國大選期間,有傳聞希拉里將對俄羅斯發動戰爭(或許歐巴馬與伊朗和解是準備動作,伊朗是俄羅斯的傳統盟友;聯合TPP和TTIP國家都可以視作準備)。這些都不是空穴來風,有深刻的內在原因。第二就是通過經濟手段解決問題,就是現在川普所採取的一系列做法。暫時放棄熱火的戰爭使用經濟戰。

很多人喜歡並支持希拉里,雖然這對於中國人沒什麼意義。但是,是川普用經濟的做法解決美國自身債務問題好、還是選擇戰爭更好,一目瞭然。因為如果選擇戰爭,亞歐國家誰也別想置身事外!這最終應該是另一場世界大戰。

僅從美國自身的利益來說,選擇對俄羅斯的戰爭也是愚蠢的,即便本身(包括自己的陣營)得勝,以俄羅斯軍隊的戰鬥力和核能力,失敗的俄羅斯也可以讓世界成為焦土,美國本土也一樣在劫難逃,所以,這是狂人的做法。

川普選擇的則是另外的模式:

首先是經濟戰。他推動製造業加速回歸美國,適度開啟財政對經濟的刺激措施,也就是推動經濟以更快的速度發展,最終的目的是為了債務(所以,川普提名的財政部長說:還債是優先的任務)。而要實現這一目的,就必須提升本土的資本投資回報率才能做大徵稅基數(經濟規模)。所以可以看到,川普開始對內部經濟生活和美國公司的海外收益回流進行減稅,然後擇機提高外部商品進入美國和資本流出美國的稅率水平(這是川普提到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根源,因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貨物貿易逆差國,約佔美國總貨物貿易逆差的一半,所以,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在未來一年內將發動,這是顯然的)。

美元是最主要的國際儲備貨幣,美元回流對於歐元和日元不是最大的威脅,因為歐元日元本身就是自由兌換的國際貨幣。但是,對於大多新興國家來說,他們主要使用美元、歐元、日元支撐自己的貨幣,川普推動美元回流,這些貨幣就失去了發行之錨,這是巨大的災難。

既然川普選擇經濟手段解決美國的債務問題,中國就成了焦點:第一,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川普推動製造業回流美國,中國很可能成為最大的流出地;第二是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這相當於中國商品搶佔了美國的市場,如果要給流入美國的產業資本騰挪出更大的市場空間,就需要限制甚至打擊中國商品在美國的市場份額,所以,川普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第三,中國是美元資本在新興國家中最大的外流地,川普要推動資本回流,壓縮的也是中國的利益(包括貨幣發行)。製造業回流美國、資本回流美國(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幫助了這一點)、壓縮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將帶來中國產能過剩的更加嚴重、失業率的上升、財政狀況惡化,所以,中美之間有關資本和貿易的初級戰爭爆發了。

其實,這不僅僅是中國的問題,以金磚國家為首的新興國家,都將面臨同樣的威脅。

也所以,川普當選之後,中國央行在去年底今年初密集出臺關於資本管理的有關規定,這些都是必然的,對應的是美國的相關政策,最新的報導是:

(中國證券網報導)外管局:擴大境內外匯貸款結匯範圍。其中核心的內容是:擴大境內外匯貸款結匯範圍。允許具有貨物貿易出口背景的境內外匯貸款辦理結匯。境內機構應以貨物貿易出口收匯資金償還,原則上不允許購匯償還(這是變相的強制結匯?);允許內保外貸項下資金調回境內使用。債務人可通過向境內進行放貸、股權投資等方式將擔保項下資金直接或間接調回境內使用。銀行發生內保外貸擔保履約的,相關結售匯納入銀行自身結售匯管理(這是推動外匯流入);進一步便利跨國公司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管理。境內銀行通過國際外匯資金主賬戶吸收的存款,按照宏觀審慎管理原則,可境內運用比例由不超過前六個月日均存款餘額的50%調整為100%(擴大自己的外匯流動性),境內運用資金不佔用銀行短期外債餘額指標;完善經常項目外匯收入存放境外統計(防止在境外私藏外匯);繼續執行並完善直接投資外匯利潤匯出管理政策。銀行為境內機構辦理等值5萬美元以上(不含)利潤匯出業務,應按真實交易原則審核與本次利潤匯出相關的董事會利潤分配決議(或合夥人利潤分配決議)、稅務備案表原件、經審計的財務報表,並在相關稅務備案表原件上加章籤注本次匯出金額和匯出日期。境內機構利潤匯出前應先依法彌補以前年度虧損;加強境外直接投資真實性、合規性審核(限制資本肆意違規轉移),等等。

對於新興國家來說,加強外匯管理僅僅是「皮毛」,如果要真正控制資本流出,必須提升自身的資本投資回報率,減稅、刺穿資產價格泡沫(降低生產要素價格)才是根本措施,同時需要強化自身的貨幣購買力培育內需市場的不斷壯大,但這取決於體制的承受能力,不做評論。如果不能提升本身的資本投資回報率,即便將資本截留在境內,他們也只能爛炒一通,今天炒原材料價格、明天炒比特幣、後天炒農產品,等等,對經濟不僅無益而且有害!所有新興經濟體國家都面臨的是這種局面,這種狀況的經濟學術語就是滯漲!

其次,如果亞歐和新興經濟體國家不能通過提升資本收益率的措施對抗川普的政策(這取決於體制的承載力),最終都會陷入滯漲(加強資本館至)或蕭條(不對資本流出進行館至,相信絕大多數新興國家都不會這樣做,這會帶來財政崩潰,後果嚴重)。滯漲發生,意味著物價和失業不斷上升,這會帶來社會基本矛盾的不斷激化,社會的穩定就會遭到威脅。有些國家或許會陷入內亂,也不排除有些國家會選擇對外發動戰爭轉移內部矛盾。如果亞歐大陸自行爆發戰爭,或許也是川普希望的結局,美國可以在後臺自由選擇當誰的老闆。

再次,如果美國開啟貿易戰,新興國家對美的貿易順差就會縮減甚至消失。歐日可以彌補新興國家對美貿易順差的損失嗎?不能!這樣的話,歐日的貿易逆差會急劇擴大,這已經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和戰爭問題,歐日必定跟隨美國走向貿易戰的道路。所以,此時和歐日談論繼續推動經濟全球化是沒什麼意義的。

美國是先導,進行貿易保護,歐日將是後繼,也會跟隨美國的腳步。對於新興國家來說,只有一條路可走,革新自己的體制提升財政效率和經濟效率,這是華山一條路!否則,滯漲就在招手。

另外需要說明:新興國家即將採取的資本管制(美國也在變相進行,進出美國資本的稅率不同就是具體表現),這並不是一項獨立的、完整的政策。因為如果人員依舊自由流動,資本管制就是空談,而人員流動的根本動力既有商貿的原因,也有文化思想領域的原因,資本管制與這些領域的管理政策複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政策。可以看到,歐美制裁俄羅斯的時候,即對資本和商貿進行制裁,更對有關人員進行制裁,就是這一原因。這就將商貿和資本的初級戰爭上升到了更高級的形式,這些會在未來發生(應該在一年內發生),幾乎關係到在境內境外生活的每個人(這種說法絕不誇張),但在這個網址實在不便繼續談論。

資本暗戰、產業爭奪戰、貿易戰都是「戰爭」的初級形式,高級的是熱火戰爭和文化及思想領域的爭奪(美國已經出現這一苗頭),這是未來。

這是今天中國所面臨的世界格局和中美格局,本人也是拋磚引玉,希望國家的管理者重視起來,歐美日的政策走向都有內在的必然性(川普只是「領銜主演」而已)。只有認識到這種必然性才能制定相應的戰略和對策,立於不敗之地,進而保證民眾安定的生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