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陳方安生悉尼演講:香港的政治前景(組圖)

2016-10-21 22:20 作者:夏紫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陳方安生(攝影:夏言)

【看中國2016年10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夏紫舟採訪報導)上週,前香港政務司長與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到訪澳洲,除了拜訪澳洲政府官員外,也在幾個不同的場合作了「改善香港政治前景」的專題演講。10月15日,在前新州上議院副議長何瀋慧霞的主持下,陳方安生與李柱銘參加了在悉尼富麗宮酒樓舉辦的午餐會,並與200多位來賓探討了香港的未來發展。陳方安生表示,香港的變化是一個教訓,這對全世界來說都應該警覺。

兩位貴賓的澳洲之行,媒體報導南轅北轍,有人稱讚是「香港的良心,民主社會的推動者」,而紅色背景的媒體批判他們倆是「港獨勢力」的幕後黑手。

何瀋慧霞在餐會上說,有人勸告她不要舉辦這個演講會,但她認為,作為香港人,她應該關心香港的前途。 

陳方安生在悉尼富麗宮的演講全文

我認為這是一次很重要的旅程,我們決定來澳洲,因為我們認為這對澳大利亞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從政府到每一位國民,每一個人都應該知道香港正在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那裡現階段是「一國兩制」,香港的政府由香港人來治理,但這也是現在讓香港人最憂慮的地方。

在此回顧一下,香港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當然了,中國的統治階層對此變化或許有著更不同的解釋,他們也可以套用與中共有共識的國家來論證。我們只是希望借由我們的經驗能讓各位瞭解真相,更深遠的來說,我知道香港與澳洲等國擁有相同的價值觀和原則,我們都會為了守護這些價值觀和基本的原則而奮不顧身。

以「一國兩制」進行獨立運作是為了保護基本的權利和原則。1997年英國在離開後留給香港兩項遺產,一是法制,一是值得信賴的、清廉、高效、受尊敬的行政部門。我們先來說說法制。

從一定程度上,你當然可以說我們生活現況仍然良好,尤其在城市管轄方面,我們還是獨立和自主的。但是我們(香港)的自由民主權利和核心價值卻在不斷的被侵蝕,不單是原就屬於我們的自主管轄權,就連基礎法制的司法權益也已經被取代而不只是被扭曲。

大家或許知道桂民海、林榮基等五位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被抓事件。

這五個人中,一個拿的是英國護照,一個是瑞典護照。作為例子其中也可能是有人手持的是澳洲護照。在中國人的眼裡,只要你在中國出生,你永遠都是中國人。除非你特意的去改變自己的外型然後正式宣稱自己不是中國人。

這個持有英國護照的李波,在香港被綁架,然後在中共國有的電視上露臉被迫偽造供詞。另一個持有瑞典護照的桂民海,在泰國被綁架,再送到中國大 陸。最後的結果就是,書商被劫持後在深圳入獄。這五位中的其中一位公開說出了自己的經歷,他公開指責這種完全無視司法制度的過程,這對香港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如果拒絕說謊和偽造證詞,香港人可能會遇到的是什麼?!

直到這個事件的發生,我們可以假設在我們(香港)的司法制度下,基本的人權自由和價值以及「一國兩制」的管轄等等是完全不存在的。為什麼這麼說?眾所皆知,商業利益的特點就是眼光淺薄。許多人都認為,只要你低下頭,藏在護欄下面,大陸當局認為你對他們無害,那麼你的利益就會受到保護。

對行政長官而言,他們認為站在中國政府那一邊,來維護中共統治是沒有問題的,這樣也能保障他們的利益。但是這個事件卻讓企業和商人為之震驚, 因為這給了他們一個很清晰的信息,即使是身處香港也是不再安全了。中國有句古話,「白天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如果你沒有做錯什麼事情,一切依法行事就不需要擔心任何事情。但在這個事件之後,每個人都感覺,即使躺在自己家裡的床上都不是安全的了。

這不僅在政治上的顯示,也同樣適用於商業領域。我知道香港很多不同的外國外交總領事們對此極度的擔心。知道這事件已清晰地讓香港未來問題浮出 台面,尤其對英國而言,因為之前他們還是希望與香港有經濟往來,儘管英國在道義上和合法問題上對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沒有守護的責任了。但這件事情迫使 他們做這樣的假設,就是香港的行政長官就是中國的行政長官.我想他們會假設「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中國大陸的聲明,他們刻意忽略了一個事實,這是一項有 約束力的國際條約,當那位和平的出版商人被「消失」,這時就是英國國務卿出來講話,都破壞了「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律。

在香港,法外權利的執行嚴重打擊著法制與司法獨立。一開始的時候,整個司法權力高於管轄權,它是獨立不受干擾的;到了現在或許司法機構還是認為是獨立的,但如果各方面的自由已經被影響了,我不認為香港的管轄權上還是獨立的,或者說其管轄權的獨立性已經無法支持太久了。

另外一個領域,就是學術教育的自由,香港希望從小學、中學到大專院校的教育都是開放和自由的,我們鼓勵學子們自由思想、自由討論,探討事物的 始末和原因。在這個開放的社會,我們原本可以在任何地點,坐下來談論各種不同的話題,甚至表達不同意法律和政治觀點,卻不會因此觸犯法律。但在這個香港特首梁振英的政策和統治下,整個社會必須忍受,民眾現在不可能在公開場所大聲說出自己的心聲而不招惹麻煩,或不被另一邊(中共)指責為叛國者、被舉報或面臨 更糟糕的下場。如今,我們(香港)的思想和表達自由哪裡去了?

現在的學術教育自由,可能離香港還有些距離。這是由曾任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教授提出的,他在過去10年中都是我的智庫成員之一,他是 非常非常溫和的人,絕不是激進份子,他非常注重學術研究也非常的專業,在擁有這麼專業的法律基礎上他會討論公民和平抗議的利弊、解釋「佔中」的意義,雖然 他從未公開支持「佔中」。他唯一的「過失」就是,他是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的導師。他被鼓勵申請並獲得學校選拔委員會一致通過,希望他擔任副校長的職務。

這樣的新聞原本就屬於媒體的自由報導。可實際情況足以讓你們感受一下共產黨的謊言和宣傳機器加上一言堂的威力對香港的影響程度。

佔中運動發起之後的幾週,香港有大概350篇報導,抨擊佔中運動和香港大學的陳文敏教授,並傳播大量相關的謠言。香港大學遭到各方的質疑,作為香港大學副校長的唯一人選陳文敏教授在當局的干預下未能獲得校方的聘任。

在幾年前,香港的中小學教育內容被強制改變,直接注入了共產黨的思想,也指責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自由民主主義是非常糟糕和頑劣的。 也有香港人站起來反對,「我們不要我們的孩子在課堂內學習這些不知所云的東西」。

當然非常幸運,最後一個15歲的孩子黃之鋒,和他的同學們在街上開始反對共產主義教育的運動,幾天之內得到了超過萬人的支持,如此一來香港政府不得不撤下這個原本計畫好的學術課程。這個事件至少證明了,如果我們可以站出來守護我們的價值觀,絕對會有影響的。但是,如果我們都坐視不理,不在乎這些正在發生的事情,無視於其嚴重性,那麼我可以確定,今天我們香港學校的教育體制內就充斥著這些共產黨洗腦的教材和內容。

在英國移交主權後將近20年的今天,我們原本預計香港仍應該是:擁有、正常的一人一票選舉權、真實的「一國兩制」的法制社會、香港由香港人管轄。但是,所有這些珍貴的價值已經不停的被消磨殆盡。你看看2014年的香港議會,竭盡全力的希望恢復香港基本法,其中要求歸還香港原本所擁有的高度自主權,該文件聲明,北京對香港具有全面管轄權,司法機構成員是行政機構的一部分,因此必須考慮到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已經有太多的法律顧問和學者告訴市民,在香港司法制度和獨立的管轄權方面中的黑箱作業。

我們所有要求的就是一個透明和真實的「一國兩制」運作,保持香港應有的一人一票選舉權利。明年又到了香港的最高行政長官的選舉年度, 但是非常不幸,一人一票的票選制度已經不真實了,這個「候選人」會被一小部分的選舉委員會會員選出來。這裡在座你看到的香港人都不可能有權利選舉,但在司 法上,這位最高行政長官應該是由香港540萬公民的票選來決定。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什麼理由,但是我被告知,「我不夠資格」去票選香港的未來領袖。

現在每個人都希望,我們有一個新的領袖,但不是梁振英,他在位的四年對香港造成太大的影響和傷害,故意造成社會分裂。他在2年前組織的所謂核心團體挑起與獨立黨派間的戰火。今天,那些鼓動獨立的人群其實也是極少數,即使這麼做,也是因為對政府所作所為的失望與憤怒。他們不僅僅是想維護「一國兩制」,也是為了全力應對年輕人面臨的一大堆社會問題。

由於現任政府的無能,不單是削弱「一國兩制」,同時造成了整個的社會問題,尤其是針對年輕一代,他們面臨著懸殊的貧富差距,就業的競爭,無法負擔住房等等問題,而這些不該是香港的年輕人應該要面對的。當然這些問題可能在其他地方的青年人都需要面對,但是他們並不需要擔心如何維持最基本的生活形態和核心價值,而這些卻是香港人,尤其青年人需要擔心的,因為他們在中共的統治之下長大,這些事情困擾著年輕一代人,香港政權在移交之後,他們感覺更加無所適從。

如果選舉制度完善,由票選產生立法會時,我認為我們有了新的希望,對未來的領袖也充滿希望。對這些年輕的領袖來說,他們現在做的一切都在爭取自己的未來,也就是2047年以後的香港,因為「一國兩制」的理念應該在50年之後就會結束。

而對於香港,現在習近平的手法和未來趨勢讓人非常的擔心。為此,我想引用馬丁.路德.金的名言:我們必須接受生活中有限的失望,但不能失去無限的希望。


李柱銘(左二)、何瀋慧霞(右三)與陳方安生(右二)(攝影:夏言)

陳方安生簡歷

陳方安生,1940年1月17日生於上海,信奉天主教。本名方安生,祖父方振武是國民黨抗日名將,父親方心誥是紡織品商人,而母親方召麟則是國畫大師,曾拜趙少昂和張大千等為師。

1959年進入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修英文及英國文學。大學畢業次年,陳方安生與商人陳棣榮結婚,從此在姓名前冠上夫姓,故稱陳方安生。

社會福利署署長

陳方安生在1962年大學畢業後進入香港政府工作,出任政務主任,往後的日子裡,陳方安生為了爭取男女公務員同工同酬的平等待遇作出了相當的努力。1984年,陳方安生出任香港社會福利署署長,成為香港開埠以來首位女性署長。在任內,她曾代表香港政府前往北京列席《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儀式。

經濟司

1987年初,陳方安生被政府送到英國皇家國防研究院深造。同年3月,她獲改任為經濟司,成為首位女性華人司級官員,任內主理港口和機場設施等龐大基建發展、成功爭取開放本港電訊市場,另外又對旅遊業、能源、糧食供應以及公用事業公司作出監管。但在任內,曾因為中英利益問題上得罪中共,而遭中方的批評。

布政司

在1993年4月,陳方安生調任公務員事務司,至同年11月29日,陳方安生獲時任港督彭定康委任,接替霍德爵士為布政司,成為了香港開埠以來首位華人布政司,也是唯一一位女性布政司。

陳方安生參與落實了港督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使最後一屆香港立法局的直選議席大幅度增加,更為民主。

陳方安生是亞洲地區少有在政府出任要職之女性官員,亦是香港歷史上首位署任港督的華人。美國《新聞週刊》更曾在1997年稱她為「香港鐵娘子」。

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

1997年2月20日,香港特別行政區候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宣布,根據他的提名,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任命陳方安生為首屆特區政府的政務司司長,也令她成為了特區的第一位女性政務司司長。

提早退休

由於陳方安生堅持香港的合法自主權,維持港英式的西方管理做法,不願屈服強權而放棄原則,她不但與一味服從中央的特首董建華產生不和,也與北京在治港政策上不同步。

在2001年,陳方安生被當時的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邀請」上北京述職,期間被要求好好支持董建華。很多人都認為,陳方安生這次述職其實是被錢其琛召見「問話」和「訓話」,當時陳方安生亦有向錢其琛解釋香港公務員制度的運作,尤其是公務員具公職身份時對政治中立的原則。這次述職後不久,陳方安生宣布以私人理由,提早在2001年4月30日退休,結束長達三十八年又七個月的公職生涯。

據可靠消息稱,真正讓北京江澤民當局惱火的是,2001年1月,法輪功團體獲港府批准於香港大會堂舉行交流會,儘管陳方安生堅持法輪功在香港是一個合法團體,批准出借大會堂體現了「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的精神,但最終因此事件而受到來自北京的強大壓力,陳方安生不得不宣布提早退休,曾蔭權接替了政務司司長一職。

外界評論

《紐約時報》形容陳方安生辭職:「令香港失去了在政府內最有權力維護公民自由和法治的人,是香港自治再無保障之訊號」。

日本駐港總領事館讚揚陳方安生為香港順利「回歸」、穩定發展作出貢獻。

英國外交大臣讚揚陳方安生是一位出色的公務員,多年來忠心服務香港市民。

《亞洲週刊》形容陳方安生辭職:「象徵傳統公務員價值觀和勢力的消退」。

《爭鳴》認為陳方安生辭職「反映出原有的公務員隊伍已經崩潰,一支新的符合北京要求的公務員隊伍將一步步取而代之」。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劉兆佳則認為「港府聲譽受損,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憂慮‘港人治港’的前景」。

2002年11月7日,陳方安生獲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頒授榮譽聖米迦勒及聖喬治爵級大十字勛章,以答謝她在殖民地時期的貢獻,而該勛銜以往通常都是授予香港總督。有評論員指出,那董建華在2005年宣布辭職以後,真正應該出任行政長官的人,是陳方安生,而非曾蔭權。

2007年9月11日,陳方安生宣布以獨立人士身份,競逐立法會港島區議席。對手是在03年大力為中共推銷23條立法的葉劉淑儀。這場選戰被形容為捍衛港人核心價值的良心與出賣港人之戰,也是民主與極權之戰。2007年12月2日,陳方安生擊敗葉劉淑儀,於同年12月5日宣誓就任。

陳方安生於2008年9月30日正式自立法會引退。為了推動與支持香港「真普選」,陳方安生曾於06年、07年以及2016年,三次冒著酷暑,高調參加「七一」香港大遊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