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鄧小平給江澤民的最後通牒 江差點魂飛魄散(圖)

2016-10-09 11:1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6/10/06/20161006232109746.jpg
鄧小平南巡。(網路截圖)

胡耀邦和趙紫陽下臺後,鄧小平失去了推動改革開放的最得力助手。「第三代領導核心」的江澤民不僅不推動改革開放,而且從理論上批判改革開放。鄧想來想去,萬般無奈,只有親自出馬,在女兒鄧楠的幫助下南巡,以老邁之軀推動停止轉動的改革開放車輪。

1992年1月17日,一行專列從北京開出,向南方疾馳而去。車內的鄧小平以88歲高齡再次南下,在夫人、女兒和老朋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陪同下,從1月18日到2月21日,開始他的武昌、深圳、珠海、上海之行,史稱「鄧小平南巡」。

沉默寡言的鄧小平給江澤民的最後通牒

1992年1月18日,鄧小平到達武昌,會見了湖北省委書記關廣富和省長郭樹言。在會見期間,鄧小平直接點了江澤民的名,要求關廣富和郭樹言兩人給「中央」帶話:「誰反對十三大路線誰就下臺。」江澤民對此懷恨在心,之後對鄧的南巡講話,遲遲不表態支持。

19日,列車到達深圳特區。一向比較沉默寡言的鄧小平在深圳發表長篇講話,明確地向江澤民發出最後通牒:「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臺。」同時,鄧小平讓楊尚昆、萬里負責籌備1992年底的中共十四大「人事班子」,擬定包括總書記在內的新的人事班子名單。除了他的密友,時任國家主席、軍委第一副主席的楊尚昆陪伴著鄧小平南行之外,鄧小平在這次巡視活動期間,單獨會見了喬石、劉華清、葉選平、朱鎔基、楊白冰等人,一方面說明鄧小平為改革開放大力造勢,另一方面反映出鄧小平想提拔喬石、撤掉江澤民的打算。

鄧小平在南巡途中還一再提起,說趙紫陽主管經濟工作的那五年「加速發展功勞不小」。南巡迴來後,鄧小平還不死心,又派人和趙紫陽聯繫。趙紫陽仍然不認錯。鄧小平在南巡前後,多次派人和趙紫陽聯絡,趙紫陽就是堅持自己沒錯,不改初衷,堅持良知而不堅持黨性,這在共產黨內是少有的。

江澤民自當上總書記的兩年多時間內,推行極左路線,鼓吹「反和平演變」已經昏了頭。鄧小平說的「誰不改革誰下臺」,深深戳到江澤民的痛處,江澤民一直耿耿於懷。2月20日上午由江澤民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鄧小平講話。在把鄧小平的一系列談話作為中共中央文件正式向全黨傳達的時候,江澤民以「容易引起黨內幹部思想不穩」為藉口,刪去了鄧小平南巡講話大量內容,尤其是刪去了「改革開放是大勢所趨,得到了全黨全國人民的擁護,誰不改革誰下臺」這類的內容,而且不許報導鄧小平南方之行的詳情,全國絕大多數人並不知情。

2月下旬的一天,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環詢問《人民日報》社長高狄:「《人民日報》為什麼不登(鄧南巡講話),為什麼沒有反應?」高狄理直氣壯地反問:「小平同志現在只是一個普通黨員,我們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口徑報導。」高狄敢頂撞李瑞環,是因為自恃有江澤民做後臺。但他不知道江澤民的總書記職位是鄧小平給的,鄧有軍隊作後盾,隨時還可以收回這個任命。

江澤民倍感自己地位岌岌可危

1992年3月20日至4月3日,北京召開全國七屆人大第五次會議。搞不搞改革是大會的焦點。面對江澤民扣壓鄧小平南巡講話內容,中共歷次政治鬥爭中的王牌──軍隊說話了。在人大會議上,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秘書長兼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率先喊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同時,楊白冰直接授意《解放軍報》發表題為「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的社論,公開表示「堅決響應小平同志號召,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旗幟鮮明地支持鄧小平。在總參系統中頭一個響應的就是副總參謀長何其宗。楊白冰的「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直接針對江澤民,從此江澤民對楊白冰和何其宗兩人恨之入骨,他們後來都遭到江的清洗。

差不多同時,在人大會議期間的3月26日,《深圳特區報》一版頭條刊出長篇通訊《東方風來滿眼春──鄧小平同志在深圳紀實》,率先披露了鄧小平南巡及發表重要講話的事實。同日下午,《羊城晚報》以少有的規格幾乎全文摘發了這篇報導;3月28日的上海《文匯報》、《中華工商時報》均全文轉載該文。3月30日,由江系人馬控制的新華社才全文播發此文,比《深圳特區報》晚了四天,反映出江澤民的強烈牴觸情緒。

楊白冰代表軍方正式公開對南巡講話表態,軍隊成為鄧小平的最堅強後盾。解放軍的強有力支持,極大地震懾了反對改革的人馬,使得形勢急轉直下,江澤民驚呆了,感到軍隊的鋒芒直逼自己。在驚慌之餘,江又使出了政治上兩面派的伎倆,4月1日在會見日本人時,也在口頭上附和鄧小平講話。鄧小平認為,江澤民說的完全是空話,根本沒有誠意,只是應付。

這時離召開中共十四大只有幾個月了,楊白冰亮出軍隊底牌強烈地衝擊了中共高層,北京的政治形勢凶險莫測。江澤民在南巡之後的平庸和搞政治投機、陽奉陰違的表現,已經令鄧小平忍無可忍。1992年5月22日,鄧小平不顧北京的酷暑高溫,親自到首鋼視察,並且當著在場所有幹部工人的面發牢騷說:「對我的講話,一部分人馬馬虎虎,應付我,一部分人很沉悶,其實是反對、不同意,只有很少部分人真正動起來了。」鄧小平當時要求陪同前往的北京市領導人李錫銘和陳希同「給中央帶話」。這個「中央」自然就是江澤民了。

在這期間,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中央黨校校長喬石多次指出對鄧小平的講話不能只停留在「大話、空話」上,暗中批評江澤民。副總理田紀雲強烈表示支持鄧的改革。

田紀雲應喬石要求於1992年5月在中央黨校發表了不點名批評江澤民的講話:「在消除‘左’的影響的時候,要特別警惕那些風派人物。這種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有機會就跳出來反對改革開放。這些人一旦掌握了國家大權,對國家、對人民都是一場災難。」

這些話讓江澤民恨得咬牙切齒。他看到形勢不對,準備再裝出改革派的面孔,竟被田紀雲幾句話戳穿。

李先念曾經對田紀雲全力支持改革開放十分不滿,「六四」之後的1989年10月27日政治局會議上,江澤民全面否定趙紫陽的改革成績,田紀雲當場指出不能下屆否定上屆,成績大家有份兒,問題大家也都有責任。田的講話被李先念罵為「趙紫陽的狗腿子又跳出來了!」

但令江澤民無可奈何的是,當田紀雲發表揭露江澤民兩面派講話的時候,江澤民的大靠山,一向與田紀雲對著干的李先念因病住院。在5月底時,專家治療小組報李先念病危。江澤民這時倍感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形勢對自己非常不利。迫不得已,江澤民只好見風使舵,反對「資產階級改革觀」的聲調開始降低。

1992年6月9日,中共中央黨校戒備森嚴,如臨大敵。江澤民在喬石和大批軍人及警察的簇擁下進了黨校禮堂。黨校的教員和學員看到這番架式,都紛紛議論取笑說:「江澤民肯定是被喬石動用專政力量押送來的。」江澤民在喬石的逼迫下,在黨校表示支持鄧小平的南巡講話,但是覺得被喬石逼來丟了大面子,心中更加怨恨喬石。人們在會下說:「看架式就知道江澤民沒有誠意。」但是表面上江澤民已經老實多了。

1992年春夏之際,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政治行情一落千丈,有人已在議論江澤民的總書記位置是否還能保得住了。6月21日,李先念在北京病死。江澤民被形勢所逼改變了態度,言不由衷地聲稱支持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但還是比其他人晚了很多。江澤民後來對自己可能下臺的消息還是越想越怕,寢食難安,更擔心什麼時候老賬新賬一起算,說不定還要受到黨內大批判。於是江澤民又偷偷去找鄧小平,做了「深刻」檢討,眼含熱淚表明誓死緊跟鄧小平,把改革開放進行到底。

江澤民感受到來自楊氏兄弟、喬石、萬里、田紀雲等的強大壓力,對他們既恨又怕。江澤民從反對改革到不得不支持改革,如何面對這一段歷史,對於急於把自己包裝成思想開明的「改革派」人物的江澤民而言,當然至關重要。最能刻畫江澤民隱瞞、篡改這段歷史的性格特點的,是庫恩在《江澤民傳》中說的一句話:「在內心深處江也是一個經濟改革者。」一個「內心」,一個「也」,一下子就把江澤民上臺以後自覺抵制改革,大搞「反和平演變」的樁樁醜事一筆勾銷,他似乎反而成了被保守派「綁架」的受害者。果真如此,鄧小平何必帶著手握軍權的楊尚昆去長途跋涉地南巡,去一趟江公館不就談妥了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