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范圍公開的《林彪日記》(圖)

2016-06-08 06:00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林彪曾被稱為是毛澤東的「最親密的戰友」。(網路圖片)

林彪日記》亦稱《林彪工作札記》,官方一直嚴密封存,近年來開始在有限範圍內開放。林彪生前,每隔幾天,就把他親身經歷的黨內重大事件,加上個人見解,口述給夫人葉群記錄,亦稱《林彪工作札記》,其跨度是從一九六四年三月至一九七一年九月五日。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後,這本日記一直被中共列為絕密的檔案材料。

毛澤東的私話令林彪冒冷汗

一九六四年三月三日:是福還是禍?毛囑:要我關注政局在變化,要我多參與領導工作,又問:上層也在學蘇聯,搞修正主義,怎麼辦?中國會不會出赫魯曉夫搞清算,搞了怎麼辦?毛認為被人架空,這個人是誰?我吃了一驚,冒了一身冷汗。一場大的政治鬥爭要來臨。

關於《毛主席語錄》

一九六四年五月七日:小冊子(按:指《毛主席語錄》)出版。毛審閱,對「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的提法很讚賞,說:「好!是唯物主義觀,立竿見影可以不提。」毛說:「我的小冊子在書記處就通不過。那本《修養》,東西南北,遍地開花!」毛對劉、鄧、彭很感冒了。

毛批評北京有兩個獨立王國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毛在會上批評北京有兩個獨立王國(按:指鄧小平和中央書記處、李富春和國家計畫委員會)。到會人朝著主席臺,感到驚訝。這個提法,政治局會上都沒提出過。會上突然發炮,搞政治襲擊,比赫魯曉夫對死人搞政治襲擊,來得更狠心。兩個獨立王國的國王不是劉、周。

林被毛邀參加壽宴,受寵若驚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好不尋常!我、伯達、康生,成了毛生日座上貴客,還有婆娘(林彪私下對江青的稱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來覆去問:「中央有人要搶班奪權,怎麼辦?要搞修正主義,怎麼辦?」又問:「軍隊不會跟著搞修正主義吧!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央書記處都要排斥姓毛的。毛還是黨的主席、軍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個天翻地亂。」

今天,毛來電吩咐說:「昨天我生日,心情舒暢,酒喝了過多,發了一通,不算數」,要我們不要傳開。我想毛下一步要從北京市委、從計委、從中辦、從文化部開刀。

毛要整人了

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風吹得很勁。毛提出,讓葉群多關心政治大事,創條件參加實際一線面上工作。問了葉群行政級別,說:「十四級,太低、太低!」毛的辦公室主任是七級、八級。毛說:「不能再乾等著,國慶節後準備對各大區第一書記放炮,提出:中央出修正主義造反,中央不正確的就可以不執行,不要迷信中央,不要怕兵變,不要怕亂,不要怕造反。大亂才能大治,是我革命鬥爭實踐中的思想理論結晶。」毛要從輿論上、組織上發動進攻,要整人,要搞垮人了。

毛派江青插手部隊文藝工作

一九六六年一月五日:婆娘要到部隊插手文藝,要從文藝上作政治突破口,借用軍隊力量,搞政治權力鬥爭。

毛對婆娘到部隊事,很著急,又來電話說,江青要來拜訪我,要我安排她到部隊體驗生活。玩什麼花招,體驗什麼生活?是接聖旨搞政治鬥爭。蕭華就是很反感這個婆娘到部隊,打了兩次招呼,還頂著。

(按:一九六六年四月十日,中共中央批准了《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紀要》。)

識破毛的陰謀--文化大革命開始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老毛施陽謀外出,由劉(少奇)主持中央會議,經劉除「彭、羅、陸、楊」作第一步,再通過毛的政治鬥爭綱領文件,剷除劉、周、鄧,這是毛的陰謀。

(按: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至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十六日,會議通過由陳伯達、康生起草,毛澤東作了七處修改的《五一六通知》。通過時,朱德、陳雲、李富春三人棄權。)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七日:毛已決意要除劉、鄧。劉鄧提議,六一年八月召開黨的九大。毛說:要請長假調理。六四年五月,政治局提出:八大至今已八年,要召開九大。毛說:要返故鄉休息。毛指:六一年是要復辟搞修正主義,六四年是排斥毛奪權。

毛在會上指:劉鄧主要還是五十天的問題,能認識、檢討就可以了。會後,和伯達、康生、謝富治說:劉鄧是十年、二十年的問題,特別是劉。

(按: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四日至六日,毛澤東委託林彪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

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九日:「B52」(林私下對毛的稱呼)下指令,要整一批不服氣、不買賬的老帥,藉此以中央文革取代中央政治局的權力。婆娘、謝、張(春橋)鋒芒畢露,執行「B52」部署不遺餘力,黨心、軍心、民心會發自內心:「毛主席萬歲!」

全國大規模武鬥開始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運動要失控:學校停課了,工礦企業大部分停頓了,農村也要革命了,黨政機關都反了,全國都動了。

「B52」說:「亂一亂怕什麼?大亂才能大治。」上海十多萬人參加武鬥,全市癱瘓。伯達問我意見,我意見很簡單:「武鬥不行。誰下命令都不行。是文化大革命,不是革命戰爭。我反對武鬥、打人」。我問總理:「上海是不是那個眼鏡蛇(林私下對張春橋的稱呼)搞的?」總理告訴我:「一、很反對武鬥;二、情況不怎麼瞭解,要等最高指示。」

(按: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上海康平路事件是全國大規模武鬥的開端。)

奪權鬥爭,全國大亂

一九六七年一月九日:一月革命,上海奪權鬥爭,是「B52」授權眼鏡蛇、婆娘搞的。全國各處,從上至下、天南地北展開奪權鬥爭。誰奪誰的權?婆娘代「B52」到處放炮,到處打、砸、搶、抓、鬥,到處埋下仇恨種子。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日:局勢繼續亂,二十五個省區告急癱瘓。動用武裝部門、保衛部門武器參與武鬥。雙方都堅持忠於同一個神,同一個魂,同一個旨。

「B52」對局勢的發展開始感到不安。每天上報武鬥傷亡數目數千人。提出軍隊下去支左穩定局面,如不行,實施軍管。我說,是個好的決策,但軍隊下去要有個方向,有個時間表,軍隊本身有戰備任務。

老帥大鬧懷仁堂

一九六七年三月十五日:一批老帥鬧了懷仁堂,是衝著「B52」的婆娘和幾個得意忘形的先鋒的,激怒了「B52」,下令叫老帥去休息。總理也給批了:搞折衷主義。文革幫取代了政治局,一場風暴會逼來。

毛周關係

一九六七年三月十八日:「B52」問:總理對文化大革命、對新生事物的立場?我隨即說:「緊跟主席的」,有意留給「B52」糾正的。「B52」點點頭說:「能不能思考五分鐘,下結論?」我還是有意等著裝作思考。「B52」抽了第二支煙一半,按捺不住道出:「總理思想上和劉是合拍的,組織上是看我的。總理中庸哲學,你和我也要學一點。」說著仰天大笑。

毛讓江青插手軍隊,林彪抵制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林彪還能睜著眼!就決不能讓婆娘插手軍隊。亂了,失控了,派軍隊到地方、到學校,是「B52」的主意。鼓動造反派打倒軍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是「B52」指使婆娘煽風點火的。軍內走什麼資本主義道路?衝擊軍事機關、衝擊軍區,是對著誰來沖的?

謝富治來說,婆娘想在軍委辦、總政治部挂個職。我問:誰的主意?我不信主席有這樣安排。我問了總理:「怎麼回事?」總理說:「聽了也當作一風吹。」

(按:據汪東興回憶錄檔案,毛澤東授意謝富治向林彪提議,安排江青到軍委辦挂個副主任,或到總政挂個副主任職務。林彪強調要有主席批示或指示,才能安排。)

毛派工宣隊進駐上層建築領域

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又是一大創舉!從工人、農民中選拔學生上「B52」命名的「七二一大學」。用不了五年,國防、科技、工業、學校、文化,都要鬧人才荒。

最高指示又下達:工人宣傳隊進駐學校,進駐科研、教育系統,要打破知識份子獨霸的一統天下,佔領那些大大小小的獨立王國。看來亂得還不夠,還未能看到盡頭。

江青定劉少奇五大罪狀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婆娘整出劉少奇五大「死罪」,王光美是美國情報局特務的材料。文革組意見:王光美死刑,立即執行。「B52」在材料上圈閱了,其他成員照樣畫圈,無一例外,再批上「完全同意」四字。我也跟隨。第二天又退回。「B52」批上「刀下留人」四字,果然不到你不服。

毛將林定為親密戰友、接班人並寫入黨章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一日:總理送來黨章草案定稿,把我列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總綱。我心不安,向總理提出:「是否不妥?誰提出的?主席意見呢?」總理告知:「是主席親自提議的,有指示。既然定了黨的副主席,當然是接主席的班,名正言順。」我還是建議徵求其他同志的意見。

婆娘來電恭賀我是主席唯一接班人,又表示在任何情況下捍衛我、保衛我的一套!話的主題還是要求安排她在軍隊擔任高職。

(按:林彪列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黨綱,以往所有公開材料,都迴避這個關鍵問題。事實是毛親自提議的,這就證明了「九一三事件」後中共所傳達的毛在六六年給江青信中對林的不信任,完全是偽造的。)

「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襲」緊急動員令

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七日:會議發生爭議,氣氛很緊張。「B52」突然離題提出,國際形勢有可能突然惡化:蘇修要宣布開戰,美帝準備入侵,蔣介石部署反攻大陸,印度要侵佔西藏。到會的都給突發性幽靈所勾劃出的最新情報怔住,都提出了疑問,等著總理、我的態度。我還是不想表態,被「B52」點了名,就說了:「蔣介石反攻大陸還要老闆點頭,加大擾亂、挑釁,會的。另一個因素看,我們局勢能穩定下來、正常了,諒不敢大的軍事挑釁。蘇修宣布開戰,還得有個藉口;美帝入侵,至少近期不可能,他越戰陷得很深。」三個老帥也認同我的分析。「B52」當即發怒:「看來我和親密戰友不夠親密了,我又變成了少數。我以黨主席提議,民主表決。同意我的意見請舉手,反對的不舉手。」通過了。一個老帥改變立場,四人未舉手。

(按:三個老帥指朱德、劉伯承、葉劍英,是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改變立場的是葉劍英。四個未舉手的是朱德、林彪、劉伯承、陳伯達。十月十七日晚,即以中央軍委作出《關於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然來襲》的緊急指示,要求全軍進入緊急戰備狀態。十月十八日,以《林副主席第一號令》正式下達緊急指示,引起全國、國際極大震動。黨史研究學者認為:毛澤東當年搞出「戰備緊急動員」,是企圖藉此凝聚全黨全國力量,擺脫文革困境,把國人目光轉移到「反對外國侵略」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