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宣德爐」之謎即將破解?(組圖)

2016-02-20 11:00 作者:劉錫榮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宣德爐從一誕生,就成了千古之謎。

宣德爐

人們對宣德爐甚是寵愛,並尊敬為「文房首器」,即便是近六百年後的時下,亦是趨之若鶩,若想尋得一尊稱心如意的好爐,已經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古語就有「百家諸器易得,宣爐佳器難尋」的慨嘆,以至於自古就沒有停止過仿造,乃至於宣德爐的真假新老,甚是難辨。以至於宣德爐的存世數量,更是無法說得清楚,成了千古之謎。

《紅袖添香夜讀書》

院中臘梅幾支花,案頭宣爐一炷香。
紅泥火盆映雪夜,琴瑟嬌娘暖玉堂。


故宮博物院藏宣德爐(網路圖片)

宣德爐的崇高地位

除了宣德爐之外,就目前我們所能看到的全部器物,沒有任何一種器物,是以皇帝年號命名的,也更沒有任何一種器物、即便是新近仿作的,仍然是叫原來的老名稱。這種現象,在中國、乃至世界上,也是個絕無僅有的特例──宣德爐。

至於景泰藍一物,倒是現今製作的也叫景泰藍,這點上頗似宣德爐的閱歷。只是從根上就出現了問題。早在中國的宋代,景泰藍在波斯一帶已經有了。俄羅斯所生產的景泰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其華美的精緻程度,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無可比擬的,這在聖彼得堡的博物館中,很有些讓人們大開眼界的物件。我曾經上手過兩件十七世紀的器物,一件是長流細頸的酒壺,一件是高大華貴的尊,其東正教的俄羅斯味道很濃烈,掐絲與填料精妙鮮亮,高貴與精美無與倫比。蒙古人統一了中國,建立了元朝之後,其強大的鐵蹄踏遍歐亞,帶回來許多先進的技術與文明,景泰藍這才從波斯進入中國。

宣德爐與景泰藍之別

所以景泰藍是個異域的器物品種,不像宣德爐的源流那樣,源於中國兩座文明之巔的:夏商周的青銅器文化、宋代的瓷器文化。由於元代與明代早期所作景泰藍器物,都不加款識,導致後來者(包括明代的景泰年間)紛紛改造加款,冒充為本朝的器物。甚至還有將幾件殘破的舊物予以拼湊,造成許多景泰藍古器物,不倫不類,叫不出是何等名稱,查不出為何等用途。就景泰藍器物本體而言,不啻是一種精美的物類,且亦以永樂、宣德年間的官器為好。

可見,景泰藍無論是源流、在中國之誕生、還是製作的發揚光大,都不能算是景泰年間的產品,更不是中國文化的正統。又咋麼能與正宗的宣德爐文化並論呢?

明銅像耳宣德爐(網路圖片)

帝王將相、文人雅士們的最愛

至於宣德爐的燒煉把玩,安置使用,鑑賞藏玩,學問研究等等,一直是個世世代代藏玩宣德爐者的瓶頸課題。

然而,宣德爐有如此高貴的出身,又得到古來帝王將相、文人雅士們的寵愛歌頌,不但重資求購,四下尋訪,每得佳器,欣喜若狂,沐浴焚香,禮拜入藏。甚至於若是聞有好爐,不辭萬里跋涉之艱辛,專情前去求購,即便不得,一睹尊顏,亦然滿足。且又著書立說,詩文歌頌,歷朝歷代,又留下來多少為人稱道的名人逸事呢。

明清兩代的許多皇帝都非常尊崇宣德爐,嘉靖、正德、崇禎、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等等,都不但國家大量仿製,且親自日常用度,乾隆皇帝還將其「宣德爐三譜」收入《四庫全書》,連「三希堂」內,都安置用景泰藍工藝仿製的「連虯臥蠶彞爐」【此爐已著錄於《鐘鼎茗香》(二)】。明代文人大畫家文徵明祖籍吳中,長於三湘,後來歸宗故里吳中,以擅長書畫,成為吳中才子之首,其日用宣德爐甚是痴迷,尤覺不甚滿足,便求訪松江名匠仇姓音觀,為其定制「衡山」款識的筒式戟耳爐,銅銀金合冶,使爐成為天下第一色:「水白色」【此器以著錄於《鐘鼎茗香》(二)】。明末「四公子」中的方以智、冒襄都是此中痴情之人。清代名臣大學者阮元,廣集青銅器、宋代書畫與瓷器,卻是以「文房首器」的宣德爐尊置案首,常年紅袖添香夜讀書【此器著錄於《鐘鼎茗香》(二)】。李鴻章不但以宣德爐相伴公、私,且為了排擠左宗棠,到琉璃廠重金購買宣德爐,貢獻給老佛爺慈禧太后,於鳳顏大悅之後,終於達到了目的。即便是他的恩師曾文正公國藩,不但己用,家中及祠堂亦然高享著。我在去年上海見到落款「天倫之樂」的衝天耳宣德爐,當是明代之物,款側為後刻的曾家祠堂字樣,此器昔年我曾在長沙上過手,因為索資太貴,放棄。

宣德爐的客觀存在與數量

由於宣德爐的出身高貴,又有歷代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們的摯愛,此上行下效的舉國文化現象,便與青銅器、宋瓷一樣,如那唐詩宋詞般的,痴迷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乃至於世界、古今。也就是當然的事情了。關於宣德本年製作的所謂真「宣德爐」的問題,一時半會難以明確,倒是臺北故宮有兩尊,北京故宮也有數尊,《鐘鼎茗香》(一)、(二)中各有三兩尊,已是入了許多人的法眼,只是尚有些研究空間,有待眾家繼續努力罷了。

關於宣德爐的數量,也一直有些爭議,有的說五千,有的說一萬,有的說一萬八千,有說兩萬的,也有說更多的,總是不得明確。我對宣德爐現有的、且能查到的所有文案,作了一些梳理,還是可以有一個相對科學的數量。

趙汝珍的《古玩指南》認為:宣德爐僅鑄造了五千具,書中也無有註明相關出處。而就現今我們所知曉的數量,以明代早期的遺存看來,趙汝珍先生的數量無有依據,不合古代文案記載的數字,卻訛傳了近一個世紀。青銅器的名稱、儀軌與寓意,直到現今,我們也都是依據宋代「五譜」而論的,即《考古圖》、《宣和博古圖》、《祥符禮器圖》、《元豐禮器圖》、《紹興禮器圖》。至今,依然有些近年來出土的青銅器,無有名稱,現今的專家們竟然也很難給定出一個科學的名稱來。以致於青銅器在文化深層挖掘與突破方面,尚無有什麼創新。

古人做學問有侷限,今人做學問也有侷限,人類正是在不斷地突破侷限,在不斷創新中前進的。任何時候,任何人,任何民族,如果只滿足於現狀,只躺在古人的成果上原地踏步,將是一個沒有希望的民族,沒有希望的國家。歷史的進步,是以突破與創新而進步的。突破和創新是建立在:重視和繼承前人成就的基礎上實現的。

宣德爐也有「三譜」,即《宣德彞器譜》(三卷本)、《宣德鼎彞譜》(八卷本)、《宣德彞器圖譜》(二十卷本),此三種圖譜中,都明確記載了宣德爐分兩次鑄造,首鑄「宣爐三譜」數均為三千三百六十五具。補鑄分別為:三卷本「四百具」,八卷本「一萬五千六百八十四具」,二十卷本「一萬五千具」。前者計三千七百六十五具。後二者合計皆為一萬九千具左近。相對來說,作為國家作器,不會太少,否則,損壞遺失,如何補就?儀規所制,各地都要配置,又必須到位,故一萬九千具左右,當為可信。

我就三種「爐譜」中的金屬材料作了測算。去除非金屬材料部分,去除正常損耗,再去除大小兩頭的之後,加權平均,以流通量最多的兩斤一尊計算,宣德爐的數量在一萬八千尊左右,當為可以採信的合理數量。如此看來,就像馬未都先生為《鐘鼎茗香》(二)所作的序言:古人作學問都有侷限......還是很有道理的。馬未都先生在《馬未都說收藏》,賈文忠先生為中國書店出版的《宣德爐彞器譜》序中,皆以一萬八千尊為採信,著入文章。又與《四庫全書》入載相符,境內外的研究者與藏玩家們,也大都無甚新的說法。

趙汝珍先生的五千尊之數,自然是靠不住的了。

美好的文化產品大都是盛世的結晶

中國的古代藝術品,實際上,就是古代工業和經濟狀況的真實反應,客觀上,也是國家整體實力的縮影:凡是盛世時期,所作物件【即產品】,大都因為市場需求旺盛,價格可以高企,生產產品時,自然不計工本,品質皆優。所以,大唐盛世的金銀器、宋代的書、畫、瓷器亦是極盡奢華,文學作品的偉大成就,更是空前絕後,乃至於:唐詩、宋詞、元散曲、元雜劇都登上了中國的文化之巔。乾隆時代的工業文明,使得中國一千多年的資本主義發展,更加成熟。在著書立說、大修古代辭書典籍的同時,又編纂《四庫全書》,使得中國的封建文明,發展到頂點。我們可以清楚地發現:

盛世的文明,是歷史積澱的客觀存在

同樣,國家經濟與文化,發展到鼎盛之際,也是國力開始滑坡的初始,回首世界及各國的歷史,一個王朝的盛衰,幾乎大都沒有超過三百年的,這倒頗合「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古訓,雖然這古訓是針對黃河的箴言。

自然,漢、唐、宋、元、明、清盛世時期等所造之器物,精美程度要比各個朝代晚期的好得多。

宣德爐正是明代永樂、宣德盛世時期的文明結晶,文化巔峰,工業生產技術發展到最高階段的文化產物。

關於「宣德爐三譜」

中國自古就「言必上三代」【指青銅器文化】,「行必禮樂詩書易」【指周禮、韶樂、詩經、尚書、易經等】,崇尚早期淳樸的文明,這是中華民族的傳統,這在對於文明載體的器物方面,尤為突出。就現今看來,除了宋代為青銅器樹碑立傳的「五譜」外,也就只有宣德爐有「三種圖譜」,為之樹碑立傳了。除此之外,又有何等器物者,得此學問?有此殊榮?

「宣德爐三譜」從聖旨、司職、材料、工匠、造型、寓意、使用、時間、數量、分配、等等於以詳細闡述,即便是宋代為青銅器所作的學問,也沒有明、清時節的人們,對宣德爐所作的學問如此的博大精深。許多年來,許多不求甚解的人們,在無有任何依據的前提下,妄加否定,都不符合科學的態度。

如果客觀存在的現實與實物,被人們毫無根據的,拍著腦袋想當然地,否定宣德爐的理由能夠成立的話,依據這一邏輯,那麼:宋代為青銅器所作的「五譜」,亦當予以否定才是。

就中國古代的工業文明、文化文明、藝術品文明目前看來,完整系統的文字加圖例的,只有宋代為青銅器作的五種「博古圖」,明清時期為宣德爐作的三種「彞器圖譜」。儘管它們都不是很完善,但已經自為體系,當是極為難能與珍貴的了,即便千餘年後的今天,我們還是在青銅器的考古認定方面,依照「宋代五譜」考證命名。玉器【還早於青銅器】、瓷器的數量、品種等,更是浩如煙海。陶器、琺琅、傢俱、佛像、漆器、竹、木、牙、雕等等,雖然有些圖錄,卻都沒有形成有理論系統的圖譜。當然,書、畫的字帖與畫譜,亦是極多的。本文只就作為立體器物議論而已。將平面的和立體的藝術品區別開來,是古今中外通行的學術模式。

既然,有了宣德爐的「三種圖譜」,又有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箋》,文震亨的《長物誌》,項子京的《宣爐博論》,清代皇家的《四庫全書》,《瀋氏宣爐小志》,又有近現代:民國邵銳茗生的《宣爐匯釋》,趙汝珍的《古玩指南》,當代王世襄的《自珍集》,劉錫榮的《鐘鼎茗香》、《鐘鼎茗香二》、《儷松居遺珍》等等著作,都還是很可以做些依據的學問,相信不用太久,宣德爐的許多謎語,都會一一明白的。

責任編輯: 鳴建 来源:中國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劉錫榮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