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貫明專欄】大都會中的鈴蘭之香(圖)

2016-02-20 13:00 作者:貫明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綻放在紐約鬧市街頭的鈴蘭花。(攝影:貫明)

初識鈴蘭,是在30年前的日本北海道荒鄉僻壤。那時的我,孤身一人,在異國他鄉舉目無親,精神憂鬱之際,聞到潔白的鈴蘭花散發著幽香,讓我感到了無限的溫馨。談到鈴蘭花,總是讓我聯想到世界上喜歡鈴蘭的兩個國家--日本和法國。

白色的小花鈴蘭在日語中的發音是「Suzuran」,她是日本北海道最具代表性的花朵,也是北海道首府札幌市的市花。鈴蘭的寓意是「重返幸福」,北海道人在每年的五月一日彼此贈送鈴蘭花給對方,互相道賀平安度過了嚴寒的酷冬,同時慶賀溫暖的春天重回大地。在日本北海道的平取鎮,每年的五月下旬都會舉辦鈴蘭鑑賞會。北海道是日本的風景優美之地,那裡的鈴蘭花、薰衣草和獨特的雪景讓人流連忘返。

鈴蘭花在法國被譽為報春花。五月一日是國際勞動節,也是法國人的鈴蘭節。每逢五月間,法國鄉下的少女從森林中採摘鈴蘭花,插在瓶中,在法國的習俗裡,為心愛的人獻上鈴蘭,代表著美麗的愛情。法國人說,沒有鈴蘭花的五一不成其為五一。

中國古代,鈴蘭又名「君影草」,她生長在溝谷林下,藏於寂寞的深山,花自芬芳,與幽蘭相伴,藏於深山不以無人而不芳,正合「君當如蘭」的寓意。我去過世界上的許多國家,看到鈴蘭花大多是開放在鄉下或荒野,從未在大都會的鬧市區看到過鈴蘭開放。

人世間無奇不有。三年前四月末的一天,一位小朋友對我說,她在鬧市區看到了鈴蘭花。漫步在紐約皇后區的鬧市街頭,迎面吹來一陣幽香的氣息。就在一座二層小樓的庭院之內,幾朵微小的白色花朵悄然綻開,清香之氣就源自那裡。低頭觀之,正是我最喜歡的鈴蘭!原本生長在深山幽谷的鈴蘭開放於鬧市,讓我感到非常驚奇。她讓我聯想到古語中的「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唐朝詩人白居易的詩作《中隱》中說:「隱住朝市,小隱入丘樊。丘樊太冷落,朝市太囂喧。不如作中隱,隱在留司官。似出復似處,非忙亦非閑。唯此中隱士,致身吉且安。」細思之,人生的真諦在於心平氣和,返本歸真。古代的隱士看破紅塵隱居於山林是只是形式上的「隱」而已,而真正達到物我兩忘心境的修煉者,反而能在最世俗的市朝中排除嘈雜的干擾,修心養性,使自己的心靈上在磨難中真正的升華。

在歐洲人的心目中,鈴蘭不僅是春天的使者、愛情與幸福的標誌,還意味著所有痛苦的終結和永恆的解脫。德國畫家洛赫納曾經繪製過一幅題為《末日審判圖》的巨幅油畫,畫中有描繪善與惡為爭奪人類靈魂而交戰的場面,畫面上戰場的中央是一朵盛開的鈴蘭,作者以此來表示靈魂從善還是從惡應以是否能獲得最終的解脫與安寧作為評判的標準。

15世紀時,醫藥學家發現從鈴蘭中能提取出治療心臟疾病的特效成分,一時間這種開在野外的普通小花成為了功效卓著的神奇藥物,許多人的性命因它而得以挽救,當時的人們把鈴蘭稱做「世界之福」,行醫者還把鈴蘭圖案作為了醫師行業的標誌。據記載在16世紀歐洲有一位叫做阿爾多蘭蒂的醫生,他曾經請畫師為他畫了一幅肖像,上面同時還繪有鈴蘭花與月桂樹,月桂代表著醫藥之神將賜予他診斷和處方的高超能力,而鈴蘭則象徵著他配置的藥物都將具有神奇的療效。

在古老的蘇塞克斯傳說中,亞當和夏娃聽信了大毒蛇的謊言,偷食了禁果,森林守護神聖雷歐納德發誓要殺死大毒蛇。在與大毒蛇的搏鬥中,他精疲力竭與大毒蛇同歸於盡,他的血流經的土地上開出了朵朵潔白的鈴蘭花。人們說那冰冷土地上長出的鈴蘭就是聖雷歐納德的化身,凝聚了他的血液和精魂。把鈴蘭花贈給親朋好友,幸福之神就會降臨到收花人的身上。看到綻放在紐約鬧市街頭的鈴蘭花,很想把心中的美好祝福送給每一個有緣人。雖然無法摘採,但是內心希望鈴蘭那幽幽的香氣可以把神佛的慈悲與祝福傳遞給世人,使人世間紛爭停息,人心向善,和平常在。

来源:看中國專欄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