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美麗的錯誤!那些被人誤會的唐詩(圖)

2016-01-27 03:00 作者:馬伯庸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有時候一字之差,差之千里。有時候,則是誤讀了意思。(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古代人和現代人不一樣。現在人有影印機,有照相機,能Copy/Paste,複製一段資訊基本能夠做到不走樣——除非是別有用心去篡改。

一字之錯,差之千里

古代讀書人就難多了,沒機器,想要看什麼書,非得自己挽起袖子來抄不可,就算是家裡有錢,用得起雕版印刷,也是請刻工來一個字一個字雕在版上。在這種情況下,複製的品質很難保證。因為傳抄的人也是普通人類,會寫錯別字,會眼神不濟,會突然走神抄漏掉個把字,或擅自把筆劃減掉幾筆。這些事情,在歷史上時有發生。

如果是大部頭的著作,改動一兩個字無傷大雅,但如果是詩歌這種講究一字千金的作品,在傳抄時被改了,哪怕只有一個字,那對作品本身將是傷筋動骨、面目全非。要知道,詩的特點是以最少的字表達最微妙的含義,一字之差,很可能就會改變整首詩的格調。萬一錯誤的版本流傳到後世,讓我們對詩人本意有了錯誤的理解,這誤會就鬧得更大了。

昔人已乘黃鶴去:有名的誤會

就拿最負盛名的唐詩來說吧。唐朝至今已經有一千多年了,中間歷經戰亂變遷,資訊輾轉傳播,許多流傳至今的唐詩作品和它最初的版本已經是大不一樣了。我們耳熟能詳的一些經典名句,實際上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比如崔顥那首被推為七律之首的《黃鶴樓》,開頭四句「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被傳頌千古,就連詩仙李白都為之擱筆嘆息,說「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而根據施蟄存先生和臺灣學者黃永武先生的考證,這首名詩的第一句就錯了。崔顥的原詩是「昔人已乘白雲去」,唐宋兩代的詩集,包括敦煌卷子,都是這麼寫的。一直到了元代,才第一次有人抄成了「昔人已乘黃鶴去」,然後到了清代,先是金聖嘆誤把「黃鶴」當成真本、然後紀曉嵐據此做了修訂,瀋德潛做《唐詩別裁》信了兩位大才子的說法,後來又被蘅塘退士《唐詩三百首》照抄。《唐詩三百首》太受歡迎了,結果昔人下了白雲,改乘了黃鶴,成為一段最著名的誤會。

「吾徒有俊才」與「但使盧城飛將在」

順便說一句。相傳李白擱筆以後,還寫了「黃鶴高樓已捶碎,黃鶴仙人無所依」的詩。其實那首是宋代人偽造的,後來清朝人稀裡糊塗歸到《全唐詩》李白名下,也成了一段典故。我前幾年去黃鶴樓,還聽導遊繪聲繪色地講過呢!

說到李白,詩仙也不能倖免。李白的《將進酒》裡有句名句,被無數勵志高考作文和成功學教材引用過:「天生我材必有用。」清代有人查過古本詩集,發現這句詩居然還有好幾個版本:「天生我身必有財」、「天生吾徒有俊材」和「天生我材必有開」。可見版本之間的差異有多離譜。一直到近代學者在敦煌唐人手抄詩卷裡發現這首詩的蹤影,才知道其名叫做《惜罇空》,那句詩寫成「天生吾徒有俊才」,才搞清楚這首詩在唐代的真正模樣。

再比如王昌齡《出塞》七絕,裡面的經典名句「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還有另外一個版本,寫的是「但使盧城飛將在」。龍城與盧城這兩者孰對孰錯,前人做了大量考證,過程繁複,非是專欄一兩句可以說清。從結論來說,至少「龍城」不比「盧城」更可信。

「夜雨聞猿​腸斷聲」​

白居易也未逃過一劫。《長恨歌》中有「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兩句,描摹唐明皇逃難於蜀地,思念楊玉環的孤寂心傷。宋朝有人還特意在蜀地立了一塊「唐明皇幸蜀聞鈴處」的石碑,此後元明清一路就這麼聞鈴過來。好在日本人在唐代就特別喜歡白居易,他們抄錄了大量白詩帶回日本,流傳下來幾個版本。學者們比對了日本收藏的唐代抄本,才發現根本不是「聞鈴「而是「聞猿」。大傢伙兒發揮了幾朝幾代,全都會錯意了

此類掌故黃永武先生著有《中國詩學》考據篇,講了不少,可以一閱。我把這些故事講給朋友們聽,他們個個義憤填膺:「以後怎麼教孩子背詩,背對的吧,與主流不符;背錯的吧,自己心裏又難受……」

責任編輯: 雲淡風輕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