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波士頓爆炸案庭審 證人講述至今令人流淚的故事(圖)

2015-03-07 03:5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凶嫌焦哈爾•薩納耶夫(Dzhokhar Tsarnaev,右上)兄弟(兄塔梅爾蘭(左上)已死亡)及現場,看中國圖片。

【看中國2015年03月07日訊】(許家棟編譯/綜合報導)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於美國當地時間3月4日開始庭審,被告焦哈爾•薩納耶夫(Dzhokhar Tsarnaev)首次出庭受審。庭審首日,陪審團聽取了受害者的證詞。一名波士頓女警也作為目擊者,講述遇難中國留學生呂令子生命的最後時刻。

2013年4月15日,波士頓馬拉松終點線附近發生爆炸,造成包括一名中國留學生呂令子在內的3人遇害,逾260人受傷。
 
我不想在他面前哭泣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兩年前在波士頓馬拉松賽的終點線附近爆炸事件中,27歲、被炸彈炸斷腿的利百加•格雷戈裡(Rebekah Gregory)現在可以使用假肢直立行走。
 
在期待已久的庭審第一天,她大步走過坐在被告席位置的薩納耶夫。在證人席裡面對著薩納耶夫,她描述了他在涉嫌爆炸犯罪時,給她造成的恐懼。
 
後來,她告訴《每日電訊報》:「我捂著臉,我不想在他面前哭泣。」
 
格雷戈裡告訴陪審團,在第一顆炸彈在馬拉松終點線爆炸的時候,她和她的男友及5歲的兒子諾亞當的情形。薩納耶夫哥哥引爆的炸彈洞穿了她的左腿,彈片噴射到她的身上。
 
格雷戈裡說:「我當時想:‘我要死了。」儘管爆炸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她說,她仍然能聽到兒子尖叫著找她。
 
視頻畫面顯示,諾亞當舉著血淋淋的五個手指,試圖告訴警察他有多大年紀。這個倖存下來的小男孩頭上仍然留有彈片造成的禿斑。
 
隨後,格雷戈裡被救護車送往醫院。其中一名醫護人員直言告訴她,「情況非常糟糕」,她可能必須被截肢。
 
她說:「那時我就知道,如果我沒死,我的腿就必須被截肢。」
 
對於她受傷的腿,格雷戈裡曾經動了18次手術。其中最後一次手術是把腿鋸掉,她就此昏迷了一個星期。
 
波士頓攻擊事件近兩年後,她身上仍然留有彈片,需要定期手術予以摘除。她補充道,她最近開始藉助奧斯卡•皮斯托留斯式假肢站起來。
 
對面的薩納耶夫坐在兩名律師之間,身穿白色襯衫、深色西裝,也沒有戴手銬。在格雷戈裡描述炸彈爆炸的情景時,他並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情緒。
 
中國女生呂令子的最後時刻
 
另據NBC新聞報導,勞倫•伍茲(Lauren Woods)是波士頓女警官,她在庭上發言稱,爆炸發生後她趕往現場,在那裡發現了呂令子,她當時下半身受傷嚴重,不停地在嘔吐。
 
伍茲試圖清除呂令子的喉嚨,以免她窒息,並對她進行心肺復甦。她隨後發現該女子的身份,美國波士頓大學中國研究生呂令子(Lingzi Lu)。「令子,我們呆在一起。」伍茲回憶說,當時,她是這麼告訴令子的。
 
在後來呂令子的追思會上,伍茲告訴呂令子的父母,在呂令子離世的時刻,她並不孤單。
 
失去8歲兒子的父親
 
3月5日庭審第二天,比爾•理查德(Bill Richard)在波士頓爆炸案的庭審中進行陳述,這起爆炸造成理查德8歲的兒子馬丁死亡,6歲的女兒左腿截肢,妻子一隻眼睛失明。大兒子亨利和他逃過一劫,只受了輕傷。
 
理查德在法庭上會回憶爆炸當天的場景時稱,爆炸發生後,他看到兒子馬丁,就知道救兒子已經為時已晚。如果不馬上行動,他們一家可能還會失去女兒。
 
他還表示,當天的第一次爆炸聲響巨大,正當他準備帶孩子撤離時,現場再次傳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爆炸案後現場如同大屠殺
 
據美國之音報導,一名在2013年致命的波士頓馬拉松爆炸中的倖存者星期四說,襲擊過後的景像是「純粹的大屠殺」。
 
馬拉松賽的觀眾傑夫•鮑曼在靠近比賽終點的爆炸中失去雙腿,他在波士頓法庭對薩納耶夫第二天的審訊中出庭作證。
 
裝著假腿的鮑曼蹣跚地進入證人席,他對陪審團說,他在爆炸前一刻在賽程沿途碰上薩納耶夫的哥哥塔梅爾蘭。
 
辯方律師星期四要求限制爆炸受害者們的描述性證詞,但是法官喬治•奧圖爾判定陪審團應該聽取證人描述襲擊發生後的景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