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人憤怒了 我們的生命像螻蟻般被踐踏(組圖)

2015-01-05 02:32 桌面版 简体 35
    小字

【看中國2015年01月05日訊】據大陸媒體報導,周秀雲死了,這個精幹強壯的47歲河南農婦,如今躺在山西武警醫院太平間的冰櫃內。同在一個醫院的8樓病房內,則躺著她被打斷了四根肋骨的丈夫王有志。陪在床邊的一雙兒女如今還無法面對與親生母親陰陽相隔的現實。

派出所恐嚇負傷的受害人家屬說:「告訴你們人死了又怎麼地,你們有本事去上訪告狀嘛!」

 
 
 
在醫院對面的一家小賓館內,住著周秀雲生前的11名工友,他們此前本來是等在十幾公里外的一處建築工地,討要工頭欠他們的八萬多元工錢,現在卻拒絕了中間人百萬元的「私了」賠償,只希望山西省檢察機關給個說法:周秀雲究竟是怎麼死的?
 
12月27日,記者趕赴山西太原,採訪到了周秀雲生前有過接觸的數十人,以期還原她生死24小時內所發生的事件。
 
 
【前夜】最後一次為丈夫打洗腳水
 
2014年12月12日晚7時,47歲的周口鄲城農場職工周秀雲提著一個塑料桶去接熱水,然後回來為丈夫王有志洗腳。
 
與她同歲的丈夫王有志也是鄲城人,但在離農場不遠的另外一個鄉,兩人婚後都在農場工作。
 
「我們和農民還是有些區別,我們戶口都是城鎮戶口,再者種的地都是國家的,每年都要給國家交錢,住的房子也是農場統一建的,但我們自己也要掏錢,現在農場效益不好,我們農忙時回家種地,農閑時出來打工掙錢。」王有志說。
 
伴隨著大女兒王倩和小兒子王奎林的先後出生,王有志開始常年外出打工。他做木工活,主要在全國各地的建築工地上支殼子(一種建築用的木製工具),早前去了東北、湖北、湖南,最近兩三年,他在山西比較多。
 
他說,前些年,周秀雲要在家裡照看上高中的兒子王奎林,她包了家裡的十來畝地,春種秋收,全靠她一個人。王有志說:「她身體很好,沒生過什麼病。」
 
去年,周秀雲的大女兒王倩中專畢業後也開始到鄭州打工,兒子王奎林上到高中二年級也不願再上,這樣她就帶著兒子一起跟丈夫到了山西,與丈夫到工地上幹活掙錢,她與丈夫、兒子,還有兒子的另外兩個同學組成了一個「小組」。
 
在工地幹活期間,周秀雲對丈夫照顧週到。「她每天晚上給我打洗腳水,早上打洗臉水,不讓打她都不願意。」王有志說。
 
沒想到,12月12日會是她最後一次為丈夫打洗腳水。
 
【討薪】「這邊的工資太難要了」
 
安頓丈夫洗完腳睡下,她把自己和丈夫、兒子的衣服都抱到樓下去洗。
 
躺在床上,王有志並未很快入睡,他與另外幾名工友閑嘮。山西比河南冷,他們想盡快把工地欠的八萬多元工資要出來後返鄉。「年前沒幾天了,都不出去了,過完年再找活。」工友們抱怨,「這邊的工資太難要了。」
 
王有志他們打工的工地一共有三個小包工頭,其中兩個已經結清了工資,只有一個還欠八萬多,「他一直拖著說沒錢,說上邊的大老闆不給他結。」
 
這是一個三層的簡易集裝箱房,王有志他們住在三樓的一間集體宿舍內,11個工友中只有周秀雲一個女工,她與丈夫居住在最裡邊靠牆的地方。隔著門縫朝裡觀望,上下鋪的鐵架鐵床,一隻紅色皮箱及衣物堆在上面一層,床上的被褥凌亂地堆在一起。而這間宿舍的門口及窗口也已被封條封死。
 
當晚8點30分許,周秀雲洗完衣服,她遠在鄭州打工的大女兒王倩給爸爸打了個電話,周秀雲隨後過來接電話,她本來也有手機,但已欠費一個多月了。
 
王奎林說,前一天晚上9點多,他還在玩手機玩遊戲。兩天前,媽媽給了他2500元錢,讓他買了這部新手機。「她身上的1萬多元錢是俺爸前幾天要出的一部分工資,但大頭還沒要出來,俺爸臨睡前還向我交代明天去項目部再問問。」
 
【矛盾】兒子討薪,與保安起了衝突
 
12月13日早上,一行人步行來到一個名叫「小馬(音)」的市場附近吃過早飯。王奎林與另外三個年齡相彷的小夥也已起床,約著去買手機了。「前幾天看奎林買新手機了,他的高中同學孟林也要買。」王有志說。
 
回到宿舍,王有志與另外幾個工友開始玩牌,打麻將。周秀雲就一直站在丈夫身後看,他們打的也不大,輸輸贏贏也就是十元八元,因為不幹活,他們又很少出去,這些天他們一直都是一天吃兩頓飯。
 
下午3點多的時候,王奎林與另外三個小夥子也回來了,從一家醫院院內穿過,避開龍城大道的車流,王奎林第一個跑到了他們平時幹活的工地門前,而另外三人因車流所隔晚過來五分鐘左右。
 
昨天,這個名為「山西四建集團經貿·龍瑞苑工程」字樣的大門已經上鎖,記者趕到時,幾名保安表示:「工地放假,誰也不讓進。」
 
王奎林向記者回憶當時的情況。他說,那天下午4時許,他像往常一樣推開虛掩著的工地鐵大門,一腳剛邁進去,一個光頭保安從大門口的保安室內衝過來把他一把拉了出來說:「誰讓你進的?」
 
王奎林說:「我進去要工資哩,你咋不讓我進?」保安說:「工地有規定,不戴安全帽不讓進。」
 
「我在這兒幹活好幾個月了,就在這工地裡住,現在又不幹活,我們等著要工資,戴啥安全帽?」王奎林感到奇怪。
 
王奎林硬要往裡進,光頭保安不讓進,倆人剛開始相互推搡,繼而開始肢體衝突。「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都不重,後來他上來掐我脖子,指甲把我脖子劃了一塊,你看。」昨天上午,王奎林指著自己紅腫的脖子對記者說。
 
隨後趕到的王奎林的三名工友及保安室內出來的幾名保安很快就將倆人勸開,光頭保安用對講機向隊長報告:「有人在門口打我們保安了。」而王奎林也給爸爸打電話說:「我在門口被保安打了。」
 
【激化】警察趕到現場開始抓人
 
王有志並沒太把兒子的這個電話當回事,他甚至還堅持打完了手中的那把牌。
 
周秀雲卻慌了,她一聽說兒子挨打了,就一路小跑趕了過去。從宿舍到工地大門口也就幾百米,周秀雲幾分鐘就到了,據推斷,當時的時間可能是下午4點10分左右,隨她一起趕到的還有另外一名工友。
 
據王奎林回憶,當時母親先是找到自己問了情況,然後就開始與保安理論:「我們在這兒等著要工資,為啥不讓進?」這時,父親王有志也與另外幾名一起打牌的工友趕到了大門口,與保安理論起來。
 
隨後,保安隊隊長從屋裡掂根橡皮棍也出來了,說:「不行就報警吧?工地有規定,沒有安全帽堅決不讓進!」
 
討薪的工人同意了保安隊長的提議,一致要求他報警。
 
110的出警人員差不多快5點才到。「是一輛白色轎子警車,從車裡下來3名警察,都穿著警服,我當時在保安室裡和光頭保安等著警察處理,我爸媽和他們都在外面。」王奎林回憶說。
 
王有志回憶說:「一個警察下車後先和保安隊長說了幾句方言,然後過來謾罵著說,‘對你們這些犯罪嫌疑人就不能態度好’,一邊罵,一邊就把我摁到地上要用手銬銬,我老婆看見警察銬我,就過來拉,一名胖警察就用手抓住她的頭髮往地下拉,當時場面很混亂,我是第一個被警察銬住塞進車的,他們讓我半躺著頭朝下,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爸爸被摁到地上銬起來時,王奎林已經從保安室跑了出來,他看見媽媽正被一名胖警察抓住頭髮往地上摁。「我媽媽一邊掙脫,一邊抓住警察的衣服。對方就罵著說‘還敢打警察’?就把我媽狠狠地摁到地上,我媽抱住他一條腿,他就一隻手抓住我媽頭髮,一隻手擰我媽的脖子,把我媽擰躺倒在地,我媽就不再動彈了,隨後他用一隻腳踩住我媽的頭髮,然後開始打電話,我這時已經和另外兩名工友先後被推到了警車上,我們三個坐後排,我爸半躺在中間坐和前排坐之間,我從窗口往外看到我媽躺地上不動了。」王奎林回憶說,自己當時還撥打了「110」。「我說‘警察打人了,你們管不管?’,可還沒等110回覆,車內一名警察過來打我一耳光,叫我‘老實點,到所裡再收拾你’,我趕緊把手機裝起來。」
 
【證據】整個衝突過程被手機拍下
 
王奎林的說法得到了一份視頻錄像的印證,這份視頻是和他一起買手機的孟林拍的。他先是用新買的手機拍,但很快被警察發現,並與另外幾名工友一樣,被警察搶走了手機,他就用以前的舊手機斷斷續續地拍。
 
「他一邊罵一邊把我嬸往地上摁,然後蹲那兒用膝蓋頂住我嬸肚子,一隻手抓住我嬸頭髮,一隻手往一邊擰我嬸的脖子,後來我看我嬸躺地上不動了,警察就用一隻腳踩住我嬸的頭髮,我嬸一直躺地上不動,他踩一會還換了隻腳繼續踩,持續了二十多分鐘,又過來一輛車下來幾個警察才把我嬸抬起來扔到警車上,當時我嬸不動了,腳在外面,他們就又朝裡推了推,推進去之後開著車走了。我一邊拍視頻一邊躲著警察,他們不斷追著我要手機,我跑得快,屏幕都撞樹上撞碎了。」孟林昨天下午對記者說。
 
【死訊】周秀雲直挺挺被人抬著走了
 
龍城派出所離工地不遠,十幾分鐘後,警車開進派出所院內,周秀雲第一個被兩個人抬著扔在地上,一名警察還朝她踢了一腳說:「裝死裝哩還挺像哩。」
 
王有志緊隨其後被拉下警車,他跑過去想看看周秀雲的情況,可警察不讓,直接把他拉進一個房間,緊接著進來十幾個人,「有的穿警服,有的沒穿,他們有的用鞋底子朝我臉上嘴上打,有的用手朝我身上亂打,也不知道打了多長時間,打得我眼裡冒血,他們才把我手銬解開,讓我自己去洗」,王有志昨日指著自己的臉對記者說:「你看我這臉,現在還腫著,我拍了片子,肋骨打斷了四根。」
 
接著被拉下警車的王奎林先是被拉進廁所內脫掉鞋子,抽掉皮帶,「十來個人輪流把我打倒在地亂打,我抱住頭,也不知道打了多長時間,後來把我關進一個小屋裡,我聽見我爸拍著門喊我‘出大事兒了,你媽不中了’」。
 
當晚7時43分,王有志隔著玻璃門看到兩個人抬走了直挺挺的周秀雲,「這是我見她的最後一面」。
 
第二天凌晨4時許,王有志和王奎林被帶到派出所附近的一個小賓館內並被告知:「周秀雲死了。」
 
當天早上天色微亮,王有志和兒子王奎林被警方帶著趕到武警醫院太平間,看到了赤條條躺在冰櫃內的周秀云:「她上半身全是紫青,眼還睜著。」王有志說。
 
受害人周秀雲死亡後,當地警方只將屍體拖到某武警醫院,並沒有對事件作出任何積極的調查處理。死者外甥晉心鋒對記者說,太原公安機關已經嚴密封鎖消息,並控制受害人家屬。同時,在事件發生的第二天下午三點多,派出所長楊某恐嚇負傷的受害人家屬說:「告訴你們人死了又怎麼地,你們有本事去上訪告狀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李潔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