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雲中君】神來之筆 王勃開盛唐詩道先河(圖)

2015-01-02 16:55 作者:雲中君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王勃所撰寫的《滕王閣序》是被後人千古傳頌的神來之筆,圖為夕陽下的滕王閣。(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01月02日訊】盛唐是中國詩歌的全盛時期。詩仙李白的詩歌雄奇飄逸,詩聖杜甫的詩歌沉鬱頓挫,是盛唐詩壇的高峰;高適、岑參以邊塞詩揚名;孟浩然、王維以山水田園詩著稱。在唐高宗至武則天初年的初唐時代,詩壇開始興旺,並有「以文章齊名天下」的初唐四傑,他們為詩道首開先河,「年少而才高,官小而名大。」四人分別為王勃、駱賓王、楊炯和盧照鄰。其中王勃為四傑之首。

據《舊唐書》記載:王勃「六歲解屬文,構思無滯,詞情英邁,與兄才藻相類,父友杜易簡常稱之曰:此王氏三珠樹也。」王勃寫文章往往前先磨墨數升,然後暢飲酒酣,引被覆面臥,待酒醒時「援筆成篇,不易一字。」時人謂之「腹稿」。王勃在詩歌體裁上擅長五律和五絕,其代表作品有《騰王閣序》和《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其中的名句「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將人引入唐詩美麗如畫的境界,「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感情真摯,豁達動人。主要文學成就是駢文,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上,都是上乘之作。王勃的詩文集原有30卷,現僅存《王子安集》16卷,存詩80多首,文章90多篇。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揚名天下的《滕王閣序》。

神童出世六歲能寫好文 命運坎坷才子英年早逝

王勃(公元650─676),字子安,他的詩風格清新,他的賦更使他是初唐一大名家。他與盧照鄰等人都試圖改變當時「爭構纖維,竟為彫刻」的詩風。他在公元675年(虛歲27歲)時所寫的《滕王閣詩序》是詞賦中的名篇,序末所附的《滕王閣詩》則是唐詩中的精品,且詩中手法對後世詩人頗有影響。至於他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一詩,更是公認的唐詩極品,其中「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兩句是唐詩中最能滲透古今、撼動人心的千古名句。

王勃出生於世代官宦的詩書人家。其祖父王通是隋煬帝時的經學大儒,曾任蜀郡司戶書左和蜀王侍讀等官,後來退官居家,專門在龍門講學著書。其著作有《元經》和《中說》,為當時儒士所稱道。其父福峙,歷任太常博士、雍州司功、交趾六合二縣令、齊州長史等官,晚年開始對玄學有了興趣。王勃天生聰穎,悟性過人,是個早熟的神童。他六歲就能寫一手好文章;九歲時讀顏師古注的《漢書》,便能指出書中的過失;十歲時以一個月的時間竟能通讀六經而無一點障礙,連他的朋友、同樣是神童出身的楊炯都認為他的知識是先天帶來的(「懸然天得,自符昔訓」)。

十四歲時,王勃以神童而被舉薦,在考核中名列前茅,授予朝散郎的官職;十六歲那年,沛王把他召去當沛府修撰,對他很是愛重;十八歲那年,由於當時盛行鬥雞,各個王爺之間的鬥雞更是熱鬧非凡,王勃開玩笑寫了一篇《檄英王雞》(「聲討英王的雞」),惹得皇上大怒,立即把他逐出王府。他便到四川各地去旅遊,「遠遊江漢,登降岷峨」,得到山川靈氣的陶冶啟悟,在詩文上進步神速,「神機若助,日新其業」,每寫一篇文章都令人驚嘆讚賞,特別是《益州夫子廟碑》,被認為「宏偉絕人,稀代為寶」。後來他又被啟用為官,但因殺一犯罪的官奴而險些自己丟了性命,連累他父親也貶官。以後他棄官在家,一心著書。當他公元676年(虛歲28歲)去交趾探望父親時,「渡海溺水,驚悸而卒」。

神來之筆 《滕王閣序》名傳千古

王勃所撰寫的《滕王閣序》是被後人千古傳頌的神來之筆,它描寫了深秋九月滕王閣秀麗的自然景色和壯麗的人文景觀,流露出作者豐富而真摯的情感,令人咀嚼不盡,品味無窮。王勃以他短暫的生命譜寫了一曲悲壯的千古絕唱,不僅給後人留下了餘音不絕的審美享受,而且也給後世的文學寫作樹立了一個崇高的楷模。

滕王閣是唐高祖李淵之子李元嬰所建,李元嬰封號為「滕王」,故名滕王閣。據傳說,上元二年(675年)九月八日王勃到了江西彭澤東北的馬當山,他漫步山半腰的古寺,只見山寺面臨長江水,聳立在懸崖上,十分險峻。山寺的匾額上寫著「中元水府之神」幾個字。王勃在寺內瞻仰流連了一番,在回來的路上,碰見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頭,只見這老頭骨秀神清,飄然坐在石頭上,見了王勃,馬上問道:「你是王勃吧?」王勃一聽這位陌生的老頭喊自己的名字,十分驚異,他就與老頭攀談起來。老頭告訴他,明天是九九重陽日,南昌都督要在滕王閣舉行文會,讓大家寫作《滕王閣序》:「你既然有才,為什麼不去試一試呢?」王勃說:「我倒想去試試,可今天已是九月初八了,這裡離南昌還有七百多里,我又怎能趕到呢?」老頭說:「你真想去,我助你一陣清風吧!」王勃一聽,更是驚異,問老頭說:「你是仙還是神?」老頭回答說:「我乃是中元水府之神。」王勃聽後,回來上了船,解錨往南昌進發。果然順風,一夜之間就到了南昌。

九日九日洪州牧閻公伯嶼重修滕王閣畢,大宴賓客,餞別新州刺史宇文氏一行,王勃自然成為座上賓客,但閻公本讓其婿孟學士做滕王閣序以彰其名,不料席上假意邀請賓客為滕王閣寫序文,王勃竟提筆就作,出乎閻公意料之外,於是氣憤不過,驟然離席,但席間仍不斷打聽所寫如何,一開始的「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只覺老生常談,後來的「星分翼軫,地接衡廬」只感不過是舊事罷了,但到了「臺隍枕夷夏之郊,賓主盡東南之美」,閻公已開始沉吟不語,到了「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時,閻公竟不禁驚呼:「此真天才,當垂不朽矣!」立即跑出來立於王勃側,亟請宴所,極歡而罷。

不料吳子章見岳父誇獎王勃,心中十分不痛快,馬上站起來說:「哪來的大膽狂生,嘴上汗毛未乾,竟敢拿他人的陳舊作品來欺騙都督。」說完,他竟仰頭將王勃新寫的《滕王閣序》一字不差地背了一遍。原來這吳子章記憶力非常好,能過目成誦。眾人見此,大驚失色,也就對王勃懷疑起來。這時王勃不慌不忙地說:「你說我是抄人家陳舊的作品,那麼我問你。這作品後面有詩嗎?」吳子章說:「沒有。」王勃說:「為了證明這作品是我寫的,我後面還要附上幾句詩。」說罷提筆寫道:「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鑾罷歌舞。畫棟朝飛南浦雲,珠帘暮卷西山雨。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_自流。」最後的詩序,「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_自流。」王勃故意空了一字,將序文呈上閻公伯嶼,起身告辭;在座的文人學士你一言我一語的,有人說一定是「水」字,那個說該是「獨」字,閻大人不滿意,快馬追上王勃問該是什麼字,王勃笑道:「空者,空也。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大家聽後一致稱妙,傳為佳談。吳子章一見,不禁面紅耳赤,十分難堪,馬上逃跑了。

宴會結束,閻公送了王勃五百匹縑作為酬謝。而他從南昌歸來,又經過馬當山時,那老頭,也就是水府之神,早已等候在那裡了。王勃連忙上前拜過,感謝他的幫助。《滕王閣序》中的「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至今仍是莘莘學子朗朗上口的詩文。整篇《滕王閣序》是一篇舉世無雙的千古絕唱,只有「忽起一筆數之,初不竄點,時人謂之腹稿」的王勃才可寫出。

王勃在長安做官時,曾為杜姓友人遠赴蜀地就任縣尉時寫了那首送別詩《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王勃在詩中感嘆道,在四海之內有了知己的朋友,即使遠隔天邊,也像是近鄰一般,在分手的岔路口,不要像小兒女那樣悲傷流淚沾濕衣巾啊!何等的開朗,豁達!全詩雖有依依不舍之意,但全無悲傷之情,氣度恢弘,為大唐盛世的到來先寫下了伏筆。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