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祖國,我為你感到羞恥(圖)

2014-10-20 08:44 作者:龍燦 桌面版 简体 33
    小字

【看中國2014年10月20日訊】這10多天,全世界的重頭新聞是香港,還有她背後的中國。

17年來,香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成為世界輿論的熱點,其熱度甚至有趕超恐怖邪惡的ISIS和埃博拉病毒

但,這讓我臉紅。

我曾經是那樣的愛國,甚至覺得,我的祖國還有很多的不足,但她畢竟是我的祖國,是生我養活的地方。那裡有我童年的記憶,少年的風流,青年的奮鬥,和中年的彷徨。

那裡有我的朋友,青春的回憶,還有祖宗的墳墓。

我曾經像很多人那樣,面對奧運賽場的五星紅旗而熱淚盈眶,面對神舟、嫦娥激情澎湃。曾經崇拜錢學森,鄧稼先,曾經喜歡鄧亞萍,敬仰張海迪。

但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

我那曾經深深的愛,錯了,正如一場錯位的戀愛,我把我全身心的愛,在黑夜裡,給了一個貪婪,醜陋,滿口謊言,塗脂抹粉的粗鄙老女人。但窗戶打開,我看見了真相,這讓我深感羞恥,無地自容。

從我出生之後,我知道了大飢荒,因為它餓死了我爺爺;知道了文革,因為造反派打傷了我的父親;知道林彪四人幫,知道70年代末的天安門事件,但你們說,那是你們犯的錯誤,我信了,以為你們已經改正或正在改正。

但,很快,我就知道你們在撒謊。89.64坦克開上了天安門,戒嚴部隊,這些被稱為子弟兵的人,還把子彈射向了搶救傷員的醫生和護士。你們秘密審判反抗者,此後,你們閉口不提,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讓整整一代人,不知道6.4為何物。

我天真地以為,那是你們知道錯了,甚至一度相信了你們所說的,那是西方顛覆勢力的傑作。請原諒我的愚蠢,對於一個沒有外界信息的山裡娃,CCTV整天轟炸,全國媒體盡情渲染著美國大兵的殺人的故事,我能不相信嗎?我們為駐南使館被炸義憤填膺,為祖國不夠強大耿耿於懷……請原諒我那時的愚蠢。

直到2008年5月12日,我看見了家鄉四川,數萬的鮮血淋漓的屍體,在一場原不該發生的地震之中。如果沒有紫坪埔電站和它那緊急增加的庫容的話,我堅信,這場地震,不會到來。

72小時之後,我看見了大批的特警從全國各地緊急調撥而來,他們不是來救災的,而是在各個重災區維穩,嚴防災民聚集抗議。

我看見了子弟兵打著紅旗進行的表演!在哀悼日的什邡紅華鎣鎮,我看見軍隊的指揮官早早地叫停了進行中的營救,讓大家站在指定的位置,等待2:28分的到來,只是為了在哀悼時來臨時,讓記者拍出的現場的照片更具美感。

我看見了大腹便便的領導們,穿著價值不菲且一塵不染的襯衫,繫著昂貴的腰帶,在各個現場裝模作樣指導救災,我看見了失去孩子的母親,在校園的廢墟中撕心裂肺哭泣,哀嚎徹夜不息。

我看見了騙子陳光標如何成了英雄,他僅僅是租了幾臺車拍照,就成了全國最大的慈善家,這他媽的真夠幽默。

我看見了災後重建中領導的關係戶們,用我們捐獻的錢,修建了無數的豆腐渣工程,我看見了四川的省委領導成都市的市委領導們,住在浣花溪的別墅中,挖空心思地尋找地震中的政績亮點,並命令全體媒體,無條件的報導這些虛構的成績。

我還看見了5.12大地震三週年時,因無房可住而在都江堰「幸福家園」板房裡上吊自殺的災民,我看見了重新回到危房裡的90歲老人,當她摔倒時,她那60多歲的兒子手足無措,只能借鄰居的白酒為老人的傷口消毒。

我看見了當時的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裝模作樣地在北川老縣城的萬人坑前獻花圈,而為了這5分鐘,綿陽到北川的道路,早早地被封路,我們這些自發前往哀悼的屁民,被驅趕在路邊。

我還看見了北川官員們,早早地在現場用消防車沖洗路面,甚至用彩條布遮蓋著路面,等到劉奇葆到來之前才匆匆打開。我看見了早早被安排扮演群眾的官員,還有那個面容姣好的女局長,被事先安排在劉奇葆的身邊,聽候指導……

面對9萬多逝去的鮮活生命,你們還在表演!還是如此露骨!

那時候,全國的記者、大V、和網際網路領導們,應邀消費著四川的公款,在災區參觀,準備把所謂的重建經驗向全世界推廣。而那些做出貢獻的志願者,早已經被遺忘。黨認為,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們做的,他們代表祖國,永遠光榮正確,只是,絕對不能提豆腐渣的校園。

面對這一切,即使是在鐵馬金戈的新聞大戰中身經百戰的我,也毫無辦法。我甚至無法把這些文字表達在網上。我進行過這樣的嘗試,僅僅幾分鐘就被刪除,真實的聲音無法傳遞,報紙上永遠是歌頌,歌頌再歌頌,看到這些以頌歌面目出現的謊言,我噁心得想吐,這些噁心的文字,很多出自我同行之手。而我身邊的領導們,無一例外地泡著小秘,在酒吧裡揮霍著讓我目瞪口呆的鈔票,鄙視著所有堅持基本道義的記者,鄙視著人過中年依然錢包空空的同行……

這時候,我知道我的愛,給錯了地方。我心目中,祖國的形象轟然倒塌,支離破碎,連拼都拼不起來。

後來,你們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準備讓香港人變成大陸人。你們把所謂的公民讀本,也就是你們的政治課本送進香港!我至今記得其中的內容,就是「中國的政治制度為什麼比歐美的優越」,這讓我目瞪口呆。

我一直認為你們知道這個製造了遍地貪官的制度有問題,我甚至一廂情願地認為,你們不改革,是因為老百姓的素質確實低下,愚民們會親手打破送上門的民主。但這一刻,我知道我錯了。你們不但希望中國人一直愚昧,還試圖把已經文明的香港人變成愚民。

那一刻,我的震驚無以復加。因為我知道,只有神經病人才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一個遍地貪官,謊言充斥報紙的制度,無論如何也不會比香港更好。

我還知道,因為回歸中國,香港人的處境日趨惡劣。大陸權貴們攜帶著天文數字的鈔票,搶佔了香港最優質的地盤,抬高了物價,擠壓了香港人最基本的生存空間,甚至連一點安全的奶粉,都成為香港人不得不爭奪的資源。你們的金錢無所不能,商人們趨之若鶩,大學獨立的學術岌岌可危,法律不再嚴明,後門處處洞開,甚至連媒體,也不再知無不言,他們被中共的巨額廣告所控制,從此對中共俯首帖耳。一些堅持說真話的記者被開除,被毒打,被行刺,僅剩一家蘋果日報,還堅持著新聞的基本道德底線。

香港已經淪陷,除了天真無邪的孩子們,和那個叫黎智英的億萬富翁,倔強的老頭。

今天,孩子們走上街頭,佔中!為了他們心目中自由民主的香港。他們用文明的守望,溫和的表達,展示著自己的願望。他們僅僅是需要一個自由,民主,新聞說真話,司法不被干擾,不用背政治書考大學的生活!過去的100年裡,他們大多數時候都擁有這樣的權利。現在,回到祖國懷抱17年後,黨,你以祖國的名義告訴她,不可以再擁有自由!

這就是你,祖國,你送給香港這個漂泊百年後回家的孩子的禮物?

祖國,他們還只是孩子。他們只是中國名義下的人民。但是,祖國,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你們發錢讓黑社會去騷擾甚至是毒打他們!你們讓很多的流氓,扮演者反佔中的鬥士,去侮辱他們。你們從大陸派出大量的便衣去製造混亂,你們挑起愚昧的群體去挑釁他們……你們在所有的媒體上製造謊言,你們對公眾封鎖了所有真實的消息,你們讓網站刪除任何一條真實的新聞,否則吊銷牌照,你們讓他們必須發佈你們組織人寫的謊言文章,你們以愛國的名義讓國內的人認為這是西方的陰謀。祖國,他們僅僅是希望繼續自由民族的生活,而你們做了什麼?這是一個母親應該做的事情?

儘管我知道你們的發家史很骯髒,充滿了鮮血。我以善良的想法,認為你們富可敵國之後,應該已經有一點文明的修養,因為電視上,你們穿著昂貴的西裝,風度翩翩——在你們不說話的時候。

但是,現在,我認為你們沒有。你們和在井岡山時候拿著梭鏢殺害婦女兒童時一樣,沒有本質的改變。在全世界的關注中,你們將下三濫的手段運用到了極致。

你們抓捕了作家,藝術家。在最近的這半個月裡,很多我熟悉的宋莊的藝術家和作家被你們逮捕。我含淚報導你們逮捕他們的消息。

你們禁止了被公認的最偉大的學者余英時的著作,你們禁了茅於軾、你們抓了80多歲的鐵流;你們讓自己和整個國家和文明背道而馳。

祖國,如果這就是祖國,我為你感到羞恥。

在文明的美國,面對老外的詢問,我無力向周圍的人解釋,你們為何這樣下流。面對他們疑惑的目光,我心如刀割。

從此以後,我不再對任何說我來自中國。因為在他們的心裏,有著5000年文明史的中國不是這樣,任何反對文明的行為,都會被反文明的力量反嗜。如果暴力可以萬年不死,那你們現在就應該還是秦朝,最起碼也是大元。

你們做的一切已經告訴我,在那個反文明的地方,我的祖國早已經被絞死。我們也許會守望著她的屍體哭泣,但絕不會和分食她屍體的魔鬼講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牆外樓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