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盤點世界八大最糟糕工作(圖)

2014-07-20 02:2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你是不是經常抱怨自己的工作無聊?不過且慢,如果你知道世界上有哪些工作最差,你可能會感激上蒼。英國《鏡報》就為我們盤點了一番全球最糟糕工作。

呃呃呃呃:這份工作真是頂哌哌!

談到有什麼工作無聊透頂,34歲的托馬斯 柯溫的工作應該算一個。他成天盯著剛刷的油漆變干,作為多樂士專業塗料的一名科學家,他要檢查牆上或者顯微鏡下的油漆顏色如何隨時間變化。

如果覺得這夠無聊,那還是等等再下結論,我們在全球找到了許多槽糕的工作,先來一睹為快。

嗅腋窩

聞些狐臭的味道聽起來不那麼爽,不過,佩塔 瓊斯成天就幹這種活。瓊斯是澳大利亞聯合利華集團的除臭劑生產者,多芬(Dove)凌仕(Lynx)和Impulse等就是聯合利華旗下品牌。她工作的主要內容就是嗅陌生人的腋窩,以檢驗產品功效。「剛開始這很奇怪,但干一個星期就好了。」佩塔說。

清理犯罪現場

犯罪現場調查對電視觀眾來說不亞於打雞血,不過,死人後的犯罪現場清理就真的讓人唯恐避之不及了。已婚夫婦如邁克 奈斯特韋茲和卡門 貝拉斯克斯的工作就是清理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的死人後現場,最糟糕的情況是在炙熱的拖車中。

鱷魚訓練員

我們或許都跟敏捷的同事一起工作過,但把頭放在鱷魚的嘴裡感覺怎麼樣?這並非驚悚大片,而是謀生計的一種手段。在泰國芭堤雅鱷魚農場,這樣的工作薪水只有每天4英鎊(約42元人民幣)。此外,訓練員還有一項「絕技」,就是親吻一隻大鱷魚的脖子。

主動讓蚊子咬

黑爾格齊勒的工作那才叫糟糕——請蚊子來咬自己。他在巴西熱帶雨林工作,為了研究蚊子的行為,他不惜「獻身」,自己化身誘餌吸引蚊子。

雖然齊勒曾因此而遭到了瘧疾的苦楚,但他依然興奮地表示:「對我來說,幾千隻蚊子的叮咬與熱帶雨林的美麗相比遠遠不算什麼。」

品嚐寵物食品

瑪莎百貨的每一道貓和狗的「菜餚」都已由西蒙 艾利森品嚐過。他說:「我熱愛我的工作,但底線是吞嚥。」休息的時候,西蒙咀嚼著口香糖,呃,太難吃了。

下水道潛水員

我們常常抱怨我們的工作糟透了,但朱利奧 卡馬拉的工作才叫爛。他每天在墨西哥城的下水道「暢遊」數小時,用雙手清理管道堵塞。

朱利奧30年裡共「潛水」1400次,每次都持續6個小時,在下水道遊走的長度7500英里。為了不讓自己被人為的、化學的和動物的「廢料」及其散發的惡臭所污染,他不得不戴著頭盔。朱利奧找到過馬屍,死豬,槍支,煙頭,汽車零部件,傢俱和電冰箱。但他說,最倒霉的是在下水道找到的是人。

看著草生長

如果說看著油漆乾似乎還有點意思,你可以扯下海倫索撒爾的一頁書看看。這位草評專家在林肯大學的英國種子會社(British Seed Houses)工作,她的日常職責包括計數和種植400顆種子樣本。然後,她開始一片一片葉子監控草地生長。

「當我告訴別人我的工作是盯著草地生長時,他們都認為這不可思議。但這項工作很有魅力,我無需做其他事情。看著一片完美草坪慢慢伸展很值得。」海倫說。

收集鯨魚的鼻涕

很多看到鯨魚的人一般會驚叫:「它在那噴氣」。不過,倫敦動物學會的海洋生物學家卡琳娜 阿塞韋多 懷特豪斯給了它新的含義。她操縱著一架裝載有培養皿的遙控直升機,在鯨魚從其噴水孔噴出的翻滾的粘液中穿梭蒐集樣本,然後用來分析病毒和細菌。

卡琳娜說:「這有時候相當危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