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每年中共兩會是索然乏味的馬戲表演(圖)

2014-03-18 09:33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3月1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木子編譯報導)據美國網路雜誌The Leaf Nation3月16日消息,如果火星人三月初降落在中國首都北京,那麼他可能得出這樣錯誤的結論,中國的新聞界是一個充滿活力而有效的群體,足以讓一群忙碌的中共官員們時刻保持警惕,並打開了中國最高立法權力的帷幕。他可能會聽到很多年年流傳的有關戰爭故事,還會看到被刨根問底的記者圍困在洗手室或電梯裡的省級官員和部長,或在人民大會堂前被拿著相機和錄音筆的記者們追趕著的高級官員和人大代表們。

兩會是指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人大)以及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政協)。在過去的幾年中,兩會是中國記者們的狂歡節,特別是那些平日裡溫順的官方媒體,像是得到了一展身手的機會,他們穿上節日盛裝(可能還要戴上一對谷歌眼睛),追趕著一兩個高級官員,即使他們自己也只是生活在中共當局控制的環境中而已。

今年兩會被兩起悲劇事件的陰影所籠罩,3月1日昆明持刀行凶事件造成29人死亡、超過140人受傷,3月8日承載153名中國公民的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飛機失蹤。這兩起事件讓公眾的注意力和言談從兩會轉移到了公共安全和恐怖主義的問題上。

政協的一些代表,如香港功夫影星成龍、前NBA球員姚明、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和其他各種表演和電視人物,利用自己的名人效應,在鏡頭前大出風頭。但政府官員必須學會怎樣出鏡,在2010年兩會上,四川省長強行搶下了發出質疑的記者的錄音筆,致使他陷於輿論的風口浪尖中。雖然李鴻忠在兩年後依舊被中共所提拔,但其他官員還是要小心翼翼地避免失去理智。

今年新疆西部地區領導張春賢,被幾十個記者圍困,採訪關於3月6日昆明恐怖襲擊事件的問題。網上視頻顯示最後是警衛人員幫助張春賢從針鋒相對的記者的包圍中逃脫,一個臺灣的報紙將這個場景描述為「暴動」。張春賢在記者們將麥克風放在他臉上,問有關新疆的敏感問題時只是面帶微笑,並未作答。

「中國性都」東莞市市長袁寶成,也被記者圍困,數十名記者向他詢問中央最近高調打擊賣淫團夥,當地警方和政府官員涉嫌同謀包庇該行業等問題。袁始終維持一個尷尬的笑容,反覆說,「謝謝你,記者們工作太辛苦了」,但沒有回答任何問題。

那麼是什麼讓所有的中國記者如此辛勤的工作呢?只是一些乏味無趣的東西而已。兩會的頭條新聞包括了中國公務員‘微薄’的薪水,還有中國反腐敗一把手王岐山承認自己看過韓國的電視連續劇這類事情。

外國記者在今年的兩會上並沒有較佳的表現。2012年,一名路透社記者向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提問關於重慶市老佬薄熙來的問題,溫家寶驚人的回答為幾天後薄的倒臺埋下了伏筆。相比之下,在今年的兩會上,外國記者遵守了中國宣傳部門的要求,不能詢問總理李克強有關昆明襲擊事件、西藏地區的緊張局勢和被懷疑正在接受調查的周永康這些問題。香港《南華早報》記者披露,如果外國記者提出超過指定範圍內的問題,將會在以後的採訪中被列入「黑名單」。

這並不奇怪,兩會已成為單純的娛樂,而不是他們聲稱的是真正的領導商談。全國人大,通常被稱為「橡皮圖章」議會,而政協是僅僅是兩會的「門面」。兩會的媒體奇觀只會是:吵吵嚷嚷的兩個星期,最終沒有任何意義。

(看原文)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