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對於文革受害家屬來說,單純道歉是不夠的(組圖)

2014-02-19 21:5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某些人做過了之後可能以後會後悔

【看中國2014年02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王勇編譯報導)英國《經濟學人》雜誌2月17日發表文章「道歉是不夠的」(Saying sorry is not enough),以下是譯文。

卞仲耘在1966年在被一群紅衛兵毒打致死,而他的先生,拒絕了其中一位當年參與殺害他老婆共犯的道歉。現年已經93歲的王晶垚稱,對於他老婆卞仲耘的死的道歉是虛偽的,在文化大革命暴發的時候,卞女士在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任職副校長。根據《北京日報》稱,在今年的1月13日,其中一個涉嫌參與殺害卞副校長的女紅衛兵,現年64歲的宋彬彬,在回訪她的母校後,在卞副校長塑像鞠躬鞠躬默哀,「允許我表達對卞校長的永久悼念和歉意」,「允許我表達對卞校長的永久悼念和歉意,沒有保護好校領導,是終生的傷痛和懊悔」。

卞女士的死經常被視為毛澤東在鼓動青少年挑戰權威走向動亂的第一個犧牲品,王老先生稱宋彬彬的道歉是虛偽的,說他將永遠不會接受道歉。同時,宋女生的懺悔也招來了譴責,以及對於文化大革命重新的反思。

宋彬彬不只是老紅衛兵,她父親是宋任窮是毛的開國上將,而她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了一個有名的參與者,在卞女士遇害兩週後,宋被拍了在天安門城門上俯視著天安門廣場,給毛戴上了紅衛兵的紅色袖章的照片。


(看中國配圖)

文化大革命之後,宋彬彬前往美國求學,在著名MIT學府完成博士學位,在2003年前回到中國以前,他都為堪薩斯州政府工作,她是最近幾個月第二個高調道歉的紅衛兵,在去年十月,中共元帥陳毅之子陳小魯以文字及親身致歉的方式表達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對北京學校老師帶來的折磨以及牢獄之災表達懺悔。

歷史學家章立凡說這些高調道歉舉動激起兩方的忿怒,一方是毛的擁護者,一方是要求清查文化大革命的死傷人數的團體,章立凡表示,「甚至假如宋彬彬和陳小魯的道歉是為了個人或者政治的原因,他們的語言以及舉動也是仍然相當重要的」,「這總比那些直到他們死了也不願道歉的好……。」

這些來自於開國元老子女的公開的自責之舉,並不意味是一個中國已經準備好全面清查毛澤東災難運動下數以百萬計的死亡人數或作一些補救措施,但很明確的,宋希望她的行動是一個開始,在她的道歉中說道「一個國家如何面對未來,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如何面對它的過去」。

點擊看原文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