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提振經濟不等於高通脹

2013-11-25 12:22 作者:塞繆爾•布裡坦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11月25日訊】有時候,研究政策的知識份子智商還比不上街頭的普通人。在數十年擔心通脹太高之後,部分自詡理智的政策評論家如今正在擔心通脹太低。然而,恐怕英國消費者不太可能會抱怨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才」上漲2.2%,並且幾乎從來沒有低到官方2%的目標。

最近之所以會出現一種恐慌情緒,起因是歐元區年通脹率降至0.7%,或者說「潛在」通脹率為0.8%。作為一種提高歐元區實際產出的手段,歐洲央行(ECB)突然調降官方短期利率是十分合理的——實際上這一政策推出得有點晚了,因為歐元區實際產出已下跌或停滯了兩年以上。然而,這一舉措對歐元區通脹率產生的任何上行影響,都只會帶來成本,而不是收益。

假如美聯儲(Fed)認為美國經濟依然十分疲軟的話,繼續推行「量化寬鬆」的理由也是十分充分的,但絕不能是因為在1.5%和2%之間徘徊的通脹率從任何意義上來說「太低」。

普通購物者不可能因為物價上漲不夠快而發生騷亂。有些評論家之所以擔憂,是因為他們將低通脹率與經濟停滯和高失業率聯繫在一起。看來,他們認為高通脹是和經濟繁榮相聯繫的。那麼,他們應該解釋一下,上世紀通脹率常常高達兩位數的拉美國家,今天為什麼沒有成為效仿榜樣。通脹率下降過於迅速或過於出乎意料,確實有造成混亂的可能性,但這與雖然低、但相當穩定的通脹率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

我還記得世界銀行(World Bank)前行長尤金•布萊克(Eugene Black)曾經說過,通脹就像懷孕,就算開始只有一點也會不斷長大。這種類比並不完全準確。與懷孕不同的是,存在一些工具可以將通脹率維持在任何給定水平。

然而,那些誘惑執政當局容忍溫和通脹率的因素,也會誘惑他們容忍更高通脹率,於是通脹率和當局對它的容忍度都會不斷水漲船高。

在所有將溫和通脹合理化的努力中,最著名的是比爾•菲利普斯(Bill Phillips)在二戰後做出的。他是一位從工程師轉行的澳大利亞經濟學家。他基於經驗數據畫了一條曲線,顯示在失業率和工資上漲之間存在逆向關係。較低失業率對應著較高通脹率。這一曲線的問題在於它的前提假定是一種「貨幣幻覺」。也就是說,它假定工資博弈雙方在討價還價的過程中,不把通脹因素考慮在內。這種幻覺長期來說不會永遠存在,而我們現在卻在很大程度上生活在這種幻覺之中。而勞資雙方長期博弈的最終結果是,對於任一穩定的通脹率,與之相適應的失業率只有一個給定的範圍,要降低失業率,就只能從經濟結構著手。

新的英國央行(BoE)通脹報告預言,今後幾個月英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恢復速度每上升一些,CPI通脹率就會再下降一點。英國央行並不擔心通脹率會「太低」。這並不是說菲利普斯曲線向另一個方向傾斜。英國央行希望,「儘管持續的物價監管起到一定作用,但生產率逐漸恢復增長,以及維持一定的剩餘產能,能抑制國內價格壓力,從而確保通脹率接近中期目標」。

面向更基礎研究的英國國家經濟社會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所做的預測,也在很大程度上指向了同樣結論。對於菲利普斯曲線,最好的假定是:長期來看該曲線是垂直的;對於中短期來說,該曲線的形狀取決於各種同時出現的因素以及政策變化,而這些因素和政策變化不可能簡單歸納出來。

從所有這一切能得出一個結論:人為把高通脹率當目標來創造就業是行不通的。如果提振經濟的努力導致了更高通脹率,那其實是一種我們不願看到的副作用。軍事進攻可能會出現傷亡,但是這些傷亡是一種無人希望出現的副作用,而不是行動目標。同樣,經濟增長對通脹的任何上行影響都是一種不幸的副作用,而不是行動目標。講求實際的政策制定者,把這類過渡性效果視為政策是否奏效的快速指標,對此人們不應求全責備,但這些並不是政策制定者的真正目標。

你能想像軍隊指揮官擔心傷亡不夠多麼?如果他們能以更低的生命代價達成目標,那會是十足的好消息。他們也許會在軍營裡私下表示驚訝——居然只用了如此低的代價就實現了如此多的目標;他們還可能會合乎常理地檢查一下是不是真的實現了戰報所說的目標。然而,如果他們表現出一點刻意追求更大傷亡的意思,恐怕很快就會被調離指揮崗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