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提振经济不等于高通胀

2013-11-25 12:22 作者:塞缪尔•布里坦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3年11月25日讯】有时候,研究政策的知识分子智商还比不上街头的普通人。在数十年担心通胀太高之后,部分自诩理智的政策评论家如今正在担心通胀太低。然而,恐怕英国消费者不太可能会抱怨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才”上涨2.2%,并且几乎从来没有低到官方2%的目标。

最近之所以会出现一种恐慌情绪,起因是欧元区年通胀率降至0.7%,或者说“潜在”通胀率为0.8%。作为一种提高欧元区实际产出的手段,欧洲央行(ECB)突然调降官方短期利率是十分合理的——实际上这一政策推出得有点晚了,因为欧元区实际产出已下跌或停滞了两年以上。然而,这一举措对欧元区通胀率产生的任何上行影响,都只会带来成本,而不是收益。

假如美联储(Fed)认为美国经济依然十分疲软的话,继续推行“量化宽松”的理由也是十分充分的,但绝不能是因为在1.5%和2%之间徘徊的通胀率从任何意义上来说“太低”。

普通购物者不可能因为物价上涨不够快而发生骚乱。有些评论家之所以担忧,是因为他们将低通胀率与经济停滞和高失业率联系在一起。看来,他们认为高通胀是和经济繁荣相联系的。那么,他们应该解释一下,上世纪通胀率常常高达两位数的拉美国家,今天为什么没有成为效仿榜样。通胀率下降过于迅速或过于出乎意料,确实有造成混乱的可能性,但这与虽然低、但相当稳定的通胀率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我还记得世界银行(World Bank)前行长尤金•布莱克(Eugene Black)曾经说过,通胀就像怀孕,就算开始只有一点也会不断长大。这种类比并不完全准确。与怀孕不同的是,存在一些工具可以将通胀率维持在任何给定水平。

然而,那些诱惑执政当局容忍温和通胀率的因素,也会诱惑他们容忍更高通胀率,于是通胀率和当局对它的容忍度都会不断水涨船高。

在所有将温和通胀合理化的努力中,最著名的是比尔•菲利普斯(Bill Phillips)在二战后做出的。他是一位从工程师转行的澳大利亚经济学家。他基于经验数据画了一条曲线,显示在失业率和工资上涨之间存在逆向关系。较低失业率对应着较高通胀率。这一曲线的问题在于它的前提假定是一种“货币幻觉”。也就是说,它假定工资博弈双方在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不把通胀因素考虑在内。这种幻觉长期来说不会永远存在,而我们现在却在很大程度上生活在这种幻觉之中。而劳资双方长期博弈的最终结果是,对于任一稳定的通胀率,与之相适应的失业率只有一个给定的范围,要降低失业率,就只能从经济结构着手。

新的英国央行(BoE)通胀报告预言,今后几个月英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恢复速度每上升一些,CPI通胀率就会再下降一点。英国央行并不担心通胀率会“太低”。这并不是说菲利普斯曲线向另一个方向倾斜。英国央行希望,“尽管持续的物价监管起到一定作用,但生产率逐渐恢复增长,以及维持一定的剩余产能,能抑制国内价格压力,从而确保通胀率接近中期目标”。

面向更基础研究的英国国家经济社会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所做的预测,也在很大程度上指向了同样结论。对于菲利普斯曲线,最好的假定是:长期来看该曲线是垂直的;对于中短期来说,该曲线的形状取决于各种同时出现的因素以及政策变化,而这些因素和政策变化不可能简单归纳出来。

从所有这一切能得出一个结论:人为把高通胀率当目标来创造就业是行不通的。如果提振经济的努力导致了更高通胀率,那其实是一种我们不愿看到的副作用。军事进攻可能会出现伤亡,但是这些伤亡是一种无人希望出现的副作用,而不是行动目标。同样,经济增长对通胀的任何上行影响都是一种不幸的副作用,而不是行动目标。讲求实际的政策制定者,把这类过渡性效果视为政策是否奏效的快速指标,对此人们不应求全责备,但这些并不是政策制定者的真正目标。

你能想象军队指挥官担心伤亡不够多么?如果他们能以更低的生命代价达成目标,那会是十足的好消息。他们也许会在军营里私下表示惊讶——居然只用了如此低的代价就实现了如此多的目标;他们还可能会合乎常理地检查一下是不是真的实现了战报所说的目标。然而,如果他们表现出一点刻意追求更大伤亡的意思,恐怕很快就会被调离指挥岗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