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夢刀,送別夏俊峰

2013-09-26 08:39 作者:棠湖劍客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9月26日訊】如果說此前,仍難免那種一廂情願的對未來的改良抱著一絲幻想的話,此刻則是被一盆雪水+血水從頭淋到腳。作為中國人,躲不開被逼入牆角的命運。

說太多的分析都無濟於事,天理法理人情都成了矯情,無力感瀰漫四周,無力感本是本朝的主要感覺,但平日習慣了無力,沒有一個事件來提醒我們的無力,我們反而時時生出一些有力的幻覺來。

今天,小販夏俊峰已死,從09年到現在,四年了,一直拖著不判原來並非仁慈,並非良知殘存,而是選一個時候來給大家看他的刀法。

中國的司法,是播種機,是宣傳隊,數十年如一日,天天不輟的告訴百姓,不要心存幻想。

夏俊峰刑前告訴妻子張晶,事發後被抓進去,筆錄都是警察事先擬好的,不簽字就挨打。(來自張晶微博)

三年前貴州開槍殺人的警察張磊,已經在今年六月判決,故意殺人罪,卻同時有「防衛過當」的解釋,被判監禁8年。我記得很清楚,當時報導說兩個死者都是山民,不過言語衝突而已,一個已經跪下求饒,仍被一槍爆頭。
湖南臨武縣瓜農鄧正加瓜攤被砸,人被秤砣砸死,法醫檢驗說是外力誘因導致他自己的腦部畸型血管爆裂而死。六名涉事城管未聞判決信息。

我懷念冷兵器時代,個體與權力之間的差距不大,即有欺凌,人的血還是熱的,權力仍有所畏,今日悲劇的根源不是殺人刀,而是那無畏無懼裸奔的權力,在權力無畏無懼的時代,就無惡不作卻讓你盼不到它惡貫滿盈。

俊峰一路走好,放心,你的家人有社會照顧,無力的普民,仍有未冷的血。這個時代的罪惡,總有被文明洗滌的那一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