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22歲淘寶模特做「腿部吸脂」喪命手術臺(圖)

2013-09-15 02:26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9月15日訊】9月11日,哈市22歲淘寶女店主、網店模特王琳剛從北京飛回來,就走進了提前預約的哈市道裡區顧鄉大街129號一家名為「名佳」的醫療整形美容機構。6個小時「手術」後,本打算做腿部吸脂、用脂肪填充額頭變得更漂亮的她,卻沒有料到在此失去了年輕的生命,留下了萬分悲痛的父母和親朋好友。

22歲美女淘寶模特做「腿部吸脂」 喪命手術臺
王琳生前照片/王琳母親提供

12時30分,兩個小時等來麻醉師後 被推進手術室

「好幾個醫生、護士你一言我一語地說:‘沒危險。’王琳才同意做手術。」王琳好友瑩瑩說。

11日9時許,剛從北京飛回來的王琳沒有馬上告訴家人,而是跟好友瑩瑩一同去了哈市道裡區顧鄉大街129號一家名為「名佳」的醫療整形美容機構。

「她要做腿部吸脂、脂肪填充額頭的手術,四五天以前就已經預約了。我們11號10點多到的美容院,王琳反覆問這個手術是否有危險。好幾個醫生、護士你一言我一語地說:‘沒危險。’王琳才同意做的。」瑩瑩回憶,「由於需要全麻,所以我們等了兩個小時不知從哪裡趕來的麻醉師。12點半左右,王琳被推進了手術室。」

15時至16時許,護士兩次跑出手術室買藥

「我又問:‘怎麼還不出來?’得到一個護士的答覆是:‘沒事,這個手術慢。’」王琳好友瑩瑩說。

瑩瑩告訴記者,「美容院的人說這個手術也就3個小時,按理說下午3點半應該完事了。可三點的時候,我卻看到手術室的護士往外跑,喊前臺去買藥。」

瑩瑩說眼前的情況完全沒有要結束的意思,反倒有些氣氛緊張。「我當時就問護士,手術怎麼這麼慢,美容院的護士說:‘手術精細,得七八個小時。’」

「我就一直等在手術室外面。直到下午4點多,又有護士跑出去買藥。我又問:‘怎麼還不出來?’得到一個護士的答覆是:‘沒事,這個手術慢。’」

19時,美容院打120 車趕到時人已死亡

「護士說王琳低血糖,休克了,去醫院吸點兒氧就沒事了。」王琳好友瑩瑩說。

此時的瑩瑩心中一直不安,但也只能耐心地和另一名後趕到的朋友小尹繼續等待。「直到晚上快七點了,有護士跑下來,讓我們幾個人陪王琳去醫院。」

「我問:‘怎麼了?’護士說王琳低血糖,休克了,去醫院吸點兒氧就沒事了。」小尹告訴記者,「美容院隨後打了120,過了兩三分鐘,120趕到的時候,確認人已經死亡,不能往回拉了。」

「直到這個時候,那名姓邢的大夫才往樓下跑,問我們王琳家長的電話。我們想要上樓去看王琳,卻被他一把拽住不讓看。」小尹告訴記者。

「叫了120,醫生護士都跑出手術室在門口等,我才注意到,麻醉師看上去50多歲,手一直抖,說話舌頭髮硬,走路有些栽歪,像是有腦梗病。」瑩瑩說。

警方:目前無法定性非法行醫 將做進一步調查

11日20時36分,康安路派出所接到報警。「昨天晚上我們已經找來做手術的醫生、麻醉師等三人調查了。今天我們向哈市道裡區衛生局瞭解到,其中兩人有行醫資質,另一名麻醉師也有行醫資質。而且,衛生局方面也出示了有關這個美容機構的相關資質。雖然現在這家美容院的法人代表在外地。但是就目前我們掌握的材料來看,無法定性此案為非法行醫。至於能否立案,需要視屍檢結果而定。」康安路派出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就現有情況來看,他們將在24小時後釋放三名參與手術人員,然後對此案進一步調查。

120記錄顯示:無既往病史 趕到時已現屍斑

「患者在美容院做吸脂手術,麻醉時,患者出現呼吸微弱,臉色蒼白。」120記錄顯示。

12日下午,記者在哈市道裡區康安路派出所門外看到,王琳的父母和二三十名親朋好友守候在這裡,等待著警方的調查結果。

記者在王琳的親友手中看到一份由哈爾濱市急救中心蓋章的《院外病案記錄》中顯示:120接到電話的時間是18時54分,19時20分到達現場,送達地點為「原地未送」。

其中,簡要病史一項顯示:「患者2小時前在美容院做吸脂手術,麻醉時,患者出現呼吸微弱,臉色蒼白。1小時前,患者出現呼吸停止,意識喪失,醫院立即給予吸氧。10分鐘前,醫院呼叫120到現場時,患者肢體冷卻,呼吸停止,脈搏消失,瞳孔散大固定,對光反射消失,生理反射消失,皮膚出現少量屍斑,心電圖呈直線。」

此外,既往病史一項顯示為「健康」,多種致命疾病均無病史。

「都出現屍斑了,至少死亡一段時間了。那麼這麼長的時間,他們美容院的人究意在手術室裡幹什麼了?發現人不行了,為什麼不能早點打120先救人呢?」王琳的舅媽等親屬質疑。

王琳姨媽:「王琳平時特別乖,特別聽話」

據王琳家人介紹,王琳開了個淘寶店,兼職做網店模特。一些親戚朋友也在開網店,都找王琳做模特。在長輩們眼中,王琳是個勤奮、懂事的好孩子。

「王琳平時是個特別乖、特別聽話的孩子。即使出差在外,也會每天給父母打一個電話。每個父親節、母親節她都會給父母買禮物。捨不得給自己花錢,也不會虧著父母。她媽媽的吊墜就是琳琳給買的。」王琳的姨媽告訴記者。「這孩子平時看見長輩都很熱情,會主動打招呼,很有禮貌、很懂事。」王琳的舅媽告訴記者。

王琳父母:「我們只有一個女兒 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沒了」

聽著親朋好友的誇讚與嘆息,王琳的父母在一旁安靜地聽著、默默地流淚。

在王琳的好友瑩瑩向記者講述王琳手術的過程時,王琳的母親林立艷一直不停地抹淚,幾次瑩瑩不得不中斷講述,等待林立艷情緒平復。

「這一輩子不就是為孩子在奔波嗎?我們兩口子只有王琳一個女兒,突然間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沒了……」王琳的父親王文革話還沒有說完,眼眶中的淚水已止不住地奔流下來。「他們都已經是40多歲的人了,失去了唯一的女兒,這種打擊沒有哪個父母能承受!」王琳的舅舅痛苦地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