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廈門公交縱火案真凶是不是陳水總?(圖)

2013-06-15 09:12 作者:啃咸菜談天下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6月15日訊】廈門市政府新聞辦6月10日下午發布公告:在公安部,省公安廳專家組的牽頭參與下,經過公安機關不分晝夜連續奮戰,綜合人證,物證,技術鑑定等各方面的調查結果,確認犯罪嫌疑人陳水總於為6月7日在車號為閩DY7396的BRT公交車上實施了縱火案......

此言一出,讓人驚詫於官方破案之神速,而嫌疑人陳水總已然死亡,死無對證的結果,卻落得個如何服眾的問題。本文則藉此探討一下發生這類事件的深層次社會及現實背景。

凶手到底是誰,其實並不重要--研究自殺式恐怖襲擊的原因才是當務之急

廈門市政府言之鑿鑿,認定陳水總是廈門公交縱火案的真凶,但是既不公布相關監控視頻,也不公布陳水總的遺書。結果網上許多小民大為不滿,認為並不能肯定真凶就是陳水總。還有陳水總的鄰居說,陳水總那天是帶了點茶葉去會朋友,有人見到他出門的樣子,並沒有什麼異常。想起雲南巧家縣發生爆炸案,認定真凶是趙登用,並且認定爆炸與強拆沒有關係,但廣大網民不相信,天天在網上鼓噪。巧家縣政府覺得很煩,就讓公安局長楊朝邦出來宣布說:「我以局長的名義和前程擔保趙登用就是嫌疑人。」但是最終的調查結果卻發現,趙登用並不是凶手,趙登用也是受害人,真正的凶手是犯罪嫌疑人鄧德勇、宋朝玉。凶手家裡被強拆了,心懷不滿,策劃了這起爆炸殺人案。

有雲南巧家的先例存在,我想民眾對於廈門爆炸案的真凶是誰感到有疑問,這都是可以理解的。當然,民眾們並不是福爾摩斯,他們關於案件的判斷大部分只是一種猜測。我們並不能以網民的意見作為斷案的根據,但是我們希望政府能夠在偵破這種案子的時候增加透明度,不要老擺出高高在上,深不可測的樣子。接近群眾,透明操作,才能得到人民的信任。


廈門BRT公交車縱火案凶手真是陳水總?(看中國配圖)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尋找真凶是誰,意義也並不是太大。不管是陳水總,還是李水總王水總,總之,是有人不想活了,帶上一桶汽油故意到公交車上去縱火自焚,要死,也要帶上一幫子人。

自殺式的攻擊整個社會,這種情況全人類都有,並不只是中國這一個地方會有這種事。歐美西方國家也曾經出現過自殺式的襲擊公共人群的事件。但是我想在中國出現的這種自殺式攻擊,有兩點與西方不太一樣。一是在中國這種自殺式攻擊越來越頻繁,並被越來越多的人效仿。二是在西方一旦出現了這種事,政府總是第一個被指責的對象,各種傳媒全都會罵政府,批評政府沒有更好地改善民生。但是在中國,出了這種事,我們的報紙雜誌清一色是罵犯罪嫌疑人,談到政府,永遠都是如何出色地展開救援。

其實對自殺式攻擊者來說,他本來就不想活了,你們罵就罵了,有什麼了不起,我本來就是想多殺掉幾個,帶著一起上西天。所以這種咒罵不但不能阻止犯罪,相反還能激發起更多潛在凶手的犯罪熱情。鄭民生,福建南平那個,不想活了,就去殺小學生。鄭民生是個醫生,有解剖知識,一殺一個准,把小學生肝啊肺啊都切掉了。全國大嘩,全部都來罵鄭民生,結果反而引發了全國性的模仿性犯罪活動。最後國家只好下令,不准再報導衝進幼兒園殺害兒童的事情。據我所知,在我老家的一個鄰縣,受鄭民生案影響,就發生過一起衝進幼兒園殺孩子的事情。這個事情,媒體沒有報導,但周圍幾個縣的人都知道。

要消滅犯罪,就要找到犯罪的根源,單純咒罵犯罪人,那只能激發起潛在犯罪份子更高的熱情,因為他們覺得:不錯,就這個辦法好,這個辦法能叫你們最傷心!

社會不公造成底層民眾心理失衡,權力至上造成官員驕奢淫逸

這種自殺式的恐怖主義行為的根源在哪裡?

你從成都公交縱火案,到鄭民生案,到雲南巧家,每一起惡性自殺式恐怖襲擊的背後,都是嚴重的社會不公。一方面是政府官員驕奢淫逸的生活,一方面是下層百姓生活無著,淪落於社會的邊緣。傳統中國是一個靠宗族血緣維持的國家,每一個人只會對自己的親戚朋友有愛心,對自己不認識的人全沒有愛心。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個人一旦淪落到社會底層,就會遭受到無窮無盡的屈辱,永遠沒有一點溫暖與愛。有許多人,衣食無著,流浪於街頭,晚上就睡在立交橋下,可是政府居然還要在這些地方倒上水泥碓!像陳水總這樣的人,馬上要60了,卻一點收入來源也沒有,想去申請低保又無人理睬,眼看就離流落街頭不遠了。這樣的人,當他看到這些水泥碓的時候,他會怎麼想?如果流落街頭,那就連晚上睡覺的地方都沒有了。與其得到這樣的下場,那還不如趁自己現在還走得動,去燒死一幫人,要死大家一起死!

我們國家古人有一句話:「一人向隅,滿座不樂。」意思是,只要有一個人偷偷對著一個角落哭,那麼全體的人員都會感到不快樂。這其實講的是一個同情心的問題。德國哲學家康德說:「世界上只有兩種東西讓我敬畏,一是頭頂的星空,一是心中的道德律。」頭頂的星空,是指自然的奧秘,這肯定是讓人敬畏的。心中的道德律,這其實是幾十萬年來人類人與人相處的經驗的總結,這也是一種奧秘無窮,不得不讓人敬畏的東西。道德並不是空泛的,你不遵守它,你就會吃虧,甚至有血光之災。比如說我們剛才提到的那個成語,如果有一個在悄悄哭,我們大家為什麼會不快樂?如果我們大家無視他的痛苦,我們一起照舊開開心心地大笑行不行?肯定不行。如果別人在哭泣的時候,你沒有同情,他可能就會變成陳水總,最後大家一起燒死算了。古人關於道德所說的很多話,都是幾千年,甚至是幾十萬年來人與人相處的經驗的總結,我們不能輕易忘記。

人生在世,不講道德是不行的。當然說到遵守道德,最主要是政府要遵守道德。小民沒有權力,他就算不講道德,他也翻不了天。我到一個朋友家裡去,他那個兒子很嬌縱,見人就罵「你媽的B」。我就說:好,罵得好,出去罵。那個孩子真就走到大街上,見人就罵「你媽的B」,結果馬上被路人扇了一巴掌,嚎啕大哭著回來了。我朋友很心疼,我說:你不讓他挨幾巴掌,你兒子長大就會變成你們家的禍根!當然,我在這裡講這個故事的目的不在於告訴你們如何教子,我說的這個故事的含意是:小民不講道德關係不大,被人扇兩巴掌就會學乖了;但是如果政府不講道德,那就完了,因為沒人敢扇政府的巴掌。

其實我們最該挨巴掌的是我們的政府。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但是實際上人民群眾創造的巨大財富,主要都是被政府弄走了。我們國家現在是國家富,小民窮,中央富,地方窮。越到底層,越到基層,這個日子就越沒法過。國家用種種辦法盤剝人民,中國的稅負全球第一,我們每個人到超市買東西,每買一樣東西,就有65%的稅。你消費一百塊,65塊就交給了政府。政府的奢侈程度全球第一。可是有句話叫「慾壑難填」,官員們覺得還不夠,一頓飯吃十幾萬,一輛車上百萬,搞完了下屬搞模特,搞完了模特搞明星,搞完了明星搞處女,搞完了處女搞幼女。沒完沒了。海南那個校長,帶著6個小學女生去開房。許多大罵那個校長,其實那個校長只是個皮條客,他是為上面的領導送處女的。這些躲在校長背後的官員到底是誰?至今沒有一個交待。政府這麼富有,小民們得到了什麼?小民們除了下一頓的口糧,什麼都沒有!小民們全是房奴,既上不學,也看不起病,養老金又虧空嚴重,不誇張地說,我們這一代人,養老保險很多都被人挪用了,想在二十年後拿到養老金,基本沒有可能。

最喜歡談道德的人,一般都是最沒有道德的人

政府表面是最講道德的,其實是一點道德也沒有。最近我採訪了一位宣傳部長,他們在推一部關於孝道的電影,要我們寫報導。這個電影說的是一個孩子十二歲,父母就全癱瘓在床了,結果這個孩子獨立承擔起一個家庭的重任,然後就表揚這個孩子多麼有孝道。官樣的文章我當然會寫,但在寫官樣的文章混飯吃的同時,我又忍不住想:十二歲的孩子,就要承擔起家庭重任,這恐怕不是一個道德問題吧,這是政府失職的結果!這樣的貧困家庭需要的不是什麼狗屁孝道,它需要的是政府救濟!政府也喜歡講道德,但是它講的道德,目的是為自己推卸責任。老人流落街頭,那是他們的孩子不講孝道,兒童悶死在垃圾箱裡,那是孩子的父母不講道德,沒有盡到父母的養育之責。出了事,都是小民們沒有道德造成的,而政府則一點責任沒有,政府不但光榮,而且偉大正確。你說你們政府一點責任沒有,我就想問問,全國人民交的那麼些錢到哪裡去了?這幾年通脹率都在25%,而政府只對外報5%,政府想花錢了,就印鈔票,這其實就是明擺著搶劫!小民們都這麼窮了,你們都那麼有錢了,你還好意思來印錢搶劫,你說你們還有點人味沒有?道德這個東西,是現實存在的,也是維繫一個社會所必須的,但這個道德,不能由你們政府來講,你們政府只要遵守道德就好,不要誇誇其談,好像天下人都沒道德,就你們政府有道德。中國小民對政府其實早就認識很清楚,「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又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政府還有一個大問題,就是為了私利不斷破壞中國的社會生態環境。自然有自然的生態環境,社會也有社會的生態環境。自然的生態環境被破壞了,各種生物就會滅絕。而社會的生態環境被破壞了,廣大人民也會無以為生。

廈門公交縱火案以及其它類似的自殺式恐怖襲擊事件,就是這種社會生態環境被破壞的結果。政府為了私利,不斷擠壓小民的生存空間,總會有一部分小民淪落到社會最底層,無以為生。在這裡情況下,政府又不給人以任何救濟,任憑小民自生自滅。如果沒有政府力量,有社會組織的力量救濟窮人,也是可以的。但我們的政府又對社會組織心存疑慮,不允許有獨立於政府的社會組織存在,在這樣的情況下,小民們遭遇困境就沒有任何人可以給他們支持。流落街頭以後,想睡在立交橋下面,政府都要倒上水泥錐,在這樣的情況下,一部分性格內向的小民,就會思想偏激,走上恐怖襲擊,與大家同歸於盡的道路。

政府在不斷地壓迫小民,惡化了我們的社會生態環境,但是最後倒霉的還是我們這些小民。官員們坐著豪車,出門有警車開道,他們不必擠公共汽車,當然也不必擔心被汽油燒死,只有我們這些悲摧的小民,過著最寒酸的生活,什麼福氣也沒享受過,一旦有人不想活了,我們還要陪葬。一個人受了壓迫,肯定是要反抗的。但是在中國,因為傳統教育的結果,小民們的反抗,一般都是指向另一批小民,很少有指向領導的。中國的政治特徵,是一級壓一級,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對最底層的小民來說,上級領導個個都是慈眉善目、憨態可掬的,而直接面對自己的這些人才是最可惡的。上級領導組織一幫子窮人,成立城管部隊,再派城管部隊去打小販,這些小販並不恨這些上級領導,他們恨的是城管,其實這些城管也只是另一批窮人而已。你們下層打來打去,殺來殺去,燒來燒去,我們上級領導的官一樣照當,二奶一樣照泡,豪車一樣照坐。這就是我們國家制度設計的巧妙之處。在這樣的制度設計之下,小民們再反抗,也只是小販打城管,窮人殺窮人。陳水總一輩子被人欺負,他也反抗了,但他的反抗就是燒死了另一批窮人。這就叫「有中國特色的底層小民反抗之路」。我們的官方為什麼喜歡大談「中國特色」,就是這個原因。

聯想起歷史上的農民起義,其實也都是放大了的廈門縱火案。清朝末年,民不聊生,洪秀全利用邪教造反。馬克思說:太平天國給人民帶來的恐怖要遠遠超過它給滿清政府帶來的恐怖。洪秀全殺來殺去,殺的大部分也還是另一批窮人,滿清官員的日子照樣過得有滋有味。在中國,不管是盛世還是亂世,佔便宜的永遠是官員,吃虧的永遠是小民,這才是不變的真理。

官員為了私利使民族關係不斷惡化

小民如何才能避免代官方受過呢?《聖經》裡有個故事,說是有個罪惡的索多瑪城,上帝準備毀滅這座城市,亞伯拉罕為這座城市祈求,上帝說:你如果在這個城市裡能找到10位義人,我就不毀滅這城。但是可悲的是,在這個城市裡確實找不出10位義人,人人都是有罪的。於是索多瑪被毀滅了。今天的中國,也是一個罪惡的索多碼,我們每天都在互相坑害,你生產三鹿,我生產蘇丹紅;你在大街上吐痰,我就在電梯裡大便;今天警察強拆你家,我哈哈大笑看熱鬧,明天我在街頭被城管踩腦袋,你喊好玩好玩。沒有同情,沒有信任,正義無人關注,乞丐無人憐憫,這樣的社會,自然就會出現陳水總式的公交縱火案。

每一個人都不是一個孤島,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的不幸,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所遭遇的不公正,都與我們有關。今天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全體中國人都沒有勇氣為正義而戰鬥,我們最後就會被全體燒死在同一輛公交車上!多看看電影《勇敢的心》,全體中國小民有勇氣抗爭,我們才能避免成為社會矛盾的犧牲品。

結語】沒有正義,沒有對下層人民的關注與憐憫,恐怖襲擊就會越來越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天涯論壇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