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世界媒體看中國:習總滑稽夢(圖)

2013-05-07 09:11 作者:齊之豐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中國1949年來唯一的執政黨共產黨黨魁和新任總書記習近平(習總)在去年11月上臺之初提出「中國夢」的說法。從「中國夢」提出的第一天起,許多中國公眾和網民就覺得它怪怪的,覺得它突如其來,來去無蹤,變化莫測,難以捉摸。

中國公眾和網民一邊擔心它可能是中國的噩夢,一邊發揮黑色幽默精神,對依然是難以捉摸的「中國夢」給予了各種解釋,諧謔,嘲罵,玩弄,調戲,撩撥,切磋、搓揉,蹂躪,顛覆,糟踏,鄙夷,破解,給予它真心實意或虛情假意的讚美,或給予嬉笑怒罵或破罐子破摔的嘲弄。

中國公眾和網民的這種情緒,顯然也感染、傳染、影響了世界媒體記者,促使他們寫出種種報導,對莫名其妙、來源可疑、推銷粗糙的 「中國夢」很是不恭不敬不感冒,諷刺挖苦不一而足。

習近平

*「中國夢」的比較文學*

如今的文學研究當中有一個龐大的分支叫「比較文學」。比較文學認為,要想完整地理解某國的某種文學現象,必須首先將它跟他國的類似的文學現象進行比較才算是及格,才有可能比較準確地把其意義(因為沒有比較就難以鑒別,難以確定什麼是匠心獨具的原創,什麼是心有靈犀的借鑒,什麼是拙劣矯情的抄襲)。

同理,要想理解世界媒體對習近平的「中國夢」報導,也必須首先大致瞭解中國媒體對它的報導,以便將中國媒體的報導跟世界媒體的報導進行一番比較。

截至目前,中國官方嚴密控制的媒體對習近平的高度籠統模糊的「中國夢」只是給予了同樣的、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高度籠統模糊的讚美。

中共控制下的媒體以及眾多的記者對這種「戰略性模糊」(即批評人士所謂的「一塌糊塗」)安之若素,因為中國媒體及其記者從來不需、也時常不能或不敢對讀者負責,不敢把很多話說清楚。

但雄心勃勃、力圖打造可以跟世界一流媒體平起平坐的中國新聞機構的財新網面對這種情況顯然是坐不住了,覺得臉面挂不住了,覺得必須有所動作,為自己、為中國媒體挽回一些臉面。

於是,財新網在5月6日發表記者林韻詩的一篇報導,試圖幫中國讀者把握比泥鰍、黃鱔更滑溜、更難抓住握緊的「中國夢」 。報導以習近平的相關講話為基礎,匯總了習近平近來對「中國夢」的一系列闡釋。這些匯總是:

1)實現民族復興是最大的「中國夢」;
2)「中國夢」歸根到底是人民的夢;
3)實現「中國夢」將造福各國人民;
4)寄望兩岸同胞共圓「中國夢」;
5)工人階級要把個人夢與「中國夢」緊密聯繫;
6)用「中國夢」打牢廣大青少年的共同思想基礎。

對中國政府持批評態度的人一直認為,諸如此類的闡釋如同一團亂麻,言不及義,越闡釋越讓人糊塗。

但假如必須要矬子裡面拔將軍,似乎林韻詩匯總的闡釋當中相對最靠譜的是1)。

然而,查習近平有關「實現民族復興」的講話,無非是高談「空談誤國,實幹興邦」之類的話。批評者認為,這樣的話是絕對正確的絕對廢話。(批評者所謂的廢話,是指當今或往古世界沒有任何一個理智正常的人相信「空談強國,偷懶興邦,」因此習近平的話是完全不必要的廢話,傻話,沒頭沒腦的話。)

*《經濟學人》的闡釋*

現在觀察家們還不清楚雄心勃勃、力圖打造中國本土的世界級媒體的財新網作出這種一團亂麻式的習近平闡釋報導,到底是因為它的記者和編輯思想和文字表達一塌糊塗,還是因為中國國情特殊,財新網不需要或不能把話說得更清楚,不敢說皇帝的新衣的布料其實是四大皆空。

中國這種媒體和記者有話不能說、不敢說的特殊國情再次給了世界媒體記者壓倒中國一切媒體和記者從而獨領風騷的機會。

說起領風騷,英國老牌的《經濟學人》雜誌可謂長袖善舞,一向善於將嚴肅高深的新聞話題娛樂化,將娛樂新聞嚴肅化,夾敘夾議,寓教於樂,以深入淺出的俏皮語言,將複雜嚴重的問題給予一番清楚明瞭的解釋。

5月4日出版的《經濟學人》雜誌發表一篇沒有署名的長篇文章(該雜誌在一般情況下文章都沒有署名),題目是「習近平和中國夢」。文章開頭一段就先聲奪人,俏皮滑稽包裹著十足的嚴肅和嚴謹,足以讓習近平及其左右重臣哭笑不得,尷尬難堪:

「1793年,英國特使馬戛爾尼抵達中國皇帝朝廷,希望在中國開設大使館。他隨身帶了一些新近正在實行工業化的英國所呈送的精選禮物。中國當時的國內總產值GDP佔全世界的大約三分之一。於是,乾隆皇帝揮手趕蒼蠅一樣把馬戛爾尼打發走了。他給英國國王喬治三世寫信說:‘朕披閱表文,詞意肫懇,具見爾國王恭順之誠,深為嘉許。’但天朝地大物博應有盡有,‘並無更需爾國制辦物件。’但英國人在1830年又開著炮艦返回中國,逼迫中國開放貿易。中國雖又試圖改革,但改革以崩潰、屈辱,最終以毛主義而告終。」

*《經濟學人》的弦外之音*

《經濟學人》雜誌的目標讀者是所謂的受過高等英語人文教育的專業人士,尤其是處於決策位置的商界和政界領袖。因此,該雜誌的行文總是話中有話,表面文章之下還有另外的可以讓讀者會心一笑的潛在文章。

例如,上面這段表面上看起來是平鋪直敘的話除了明顯地諷刺挖苦當年的「天朝」皇帝之外,顯然還包含一層言外之意,弦外之音,這就是揶揄當年的英國和當年以及當今的「天朝」---英國當年公然奉行的是炮艦流氓外交,如今英國已經不再流氓(至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大咧咧地耍流氓),但中國依然還是一個自以為絕對能夠並且應當統御天下的皇帝當家。

中共已故的領導人毛澤東一度公開聲言自己比中國第一個皇帝秦始皇還皇帝。《經濟學人》在發表「習近平和中國夢」的長篇文章的同時配發的圖畫,則是身著清朝皇帝龍袍、表情怪異的習近平端坐在龍椅上。

《經濟學人》雜誌文圖並茂的長文很是詼諧幽默,妙趣橫生,即使是說最嚴肅的話題也讓讀者不禁要莞爾而笑,甚至要笑出聲來。這篇文章的主旨是,「中國的新國家主席對未來的構想(譯註:即他的中國夢)應當是為他的人民服務,而不是打造一個鼓吹民族主義的國家。」

換句話說,究竟習近平及其統御下的宣傳機器大談特談的中國夢到底是什麼,《經濟學人》也不知道;它只是在這裡給習近平提出一種讓他可以姑妄聽之的建議,並陳列出一系列的擔憂,其中包括,

1)習近平高調強調軍隊要準備打仗,假如他領導下的中國由當年受欺辱走向欺辱他國,將給東亞地區、包括給中國帶來損害;
2)習近平的「中國夢」可能包括他領導的中共收攬更大、更多的權力(包括要求軍隊絕對一心一意充當中共的私家軍),而不是給人民權力;
3)習近平對法治的態度曖昧不明。

*習近平兩度上封面*

香港老牌的英文報紙《南華早報》注意到,這是在過去的半年多一點的時間裏,習近平兩度成為《經濟學人》雜誌的封麵人物。要說引人注目,習近平獲得了足夠的注目。但該雜誌給他的注目不一定是讓他喜聞樂見的。

《南華早報》5月6日發表經濟新聞編輯陳澍(George Chen )的專欄文章,在給《經濟學人》雜誌本來就夠滑稽的文章再添油加醋,錦上添花:

「北京可能對《經濟學人》雜誌5月4日一期的標題已經惱火了。那個標題是:‘讓我們像1793年一樣熱鬧一番吧。’北京還可能不讚同總部設在倫敦的該雜誌決定把一幅習近平身穿乾隆皇帝龍袍的圖畫放在雜誌的封面上。」

陳澍接著對《經濟學人》的文章進行了這一樣一番闡釋性報導:

「如今,習近平主席說,他對中國未來的設想是所有的中國人都應當感到驕傲的‘中國夢’。《經濟學人》大概是覺得習近平有些跟乾隆皇帝類似的想法。該雜誌文章寫道:‘習近平先生強調中國的偉大,這就讓中共領導人成為18世紀清王朝的繼承人。當時清朝皇帝要求西方使者下跪磕頭(但馬戛爾尼予以拒絕)。

「儘管中國當局大力實行網路信息屏蔽封鎖,尤其是在中國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一些中國網民還是在中國當局網際網路管制人員刪除相關圖像之前瞥見了《經濟學人》雜誌最新一期的封面。」

於是,這些網民大量轉發了《經濟學人》雜誌最新一期的封面圖像。

然而,假如現在讀者想探尋中國的網民對《經濟學人》的封面圖畫都有什麼評論,便會面臨一個難題---人們在中國的新浪微博搜索「經濟學人」會被告知: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經濟學人’搜索結果未予顯示。 」

每次看到這樣的告示,都有許多中國人和外國人感到困惑,因為他們感到實在難以判定到底是當年「天朝」中國更可笑,還是當今中國更可笑。

*日本媒體不露笑*

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很快就在中國網民和世界媒體當中成為笑料,成為插科打諢的包袱或包袱皮。

就中國網民而言,「中國夢」的可笑之處在於習近平及其統領下的中共宣傳部門顯然是要中國人不睡覺的時候聽從中共的號令步調一致,睡覺做夢也步調一致,一起做當局規定的夢。

對中國當局所大力推銷的「中國夢」 ,法語世界好像還沒有太注意。用法語關鍵詞rêve chinois進行網路搜索,還得不到多少相關的法語搜索結果。

但用英語關鍵詞Chinese  Dream搜索,則可以得出許多有趣的英語搜索結果。《經濟學人》和《南華早報》的文章報導只是最近的比較有趣、好玩、惹笑的例子。

英語報刊新聞報導的惹笑,常常能讓讀者感到寫報導的記者也是在笑。相對而言,日本記者則總是在報導最好玩、最好笑的事情的時候也一本正經,讓讀者很難感覺到笑容。

例如,日本時事社對中國當局號令中國學生步調一致做夢的報導:

「4月9日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報導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就習近平國家主席提倡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的‘中國夢’發出指示,要求在學校教育中加強宣傳。習近平力圖通過提倡中國夢高揚愛國主義,在貧富懸殊、幹部腐敗導致社會矛盾不斷噴發之際再度打造對中共的向心力。

「中共通過主流媒體主導宣傳。與此同時,網際網路上出現許多以 ‘中國夢’為題材的視頻與這一話題呼應。高歌‘中國的夢不是獨裁的夢,中國的夢不是貪官的夢,中國的夢是民主的夢,是憲政的夢’的視頻被認為是批判習近平,因而被一個個刪除。」

*中國網民的實幹興邦*

日本時事社在4月9日發出的上述報導雖然寫得一本正經,看不出絲毫的搞笑或不露笑,但讀者還是可以感到時事社記者的這種不露笑其實是善於說笑話的人讓人笑、自己卻不笑的那種不露笑,是更含蓄的搞笑。

與此同時,在中國,也有許多人、許多網民在談中國夢,並身體力行「實幹興邦」,一點也沒有自己笑或讓別人笑的意思。例如,在新浪微博上的這一位:

@慕容雪村 :經營幾年的微博,一秒鐘就能刪除殆盡,然後你轉世重來,從每一個字開始寫起。用一生建起的房子,瞬間就可以推倒剷平,然後你從瓦礫中站起,重新收拾每一塊磚、每一片瓦。這就是我的中國夢:對邪惡不抱幻想,而且明白它將更加邪惡,但不沮喪,也不絕望,堅韌生長,從零做起,從負數做起,從廢墟中做起。

中國人對這種夢想叫「精衛填海」精神。

「精衛」是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一隻神鳥。它原先是太陽神炎帝的女兒,在東海被淹死後化為精衛鳥,不斷銜草石投入浩瀚的東海,決意要將東海填平。

*「中國夢」是否是噩夢*

「中國夢」自從習近平高調提出之後,可謂風生水起,引發許多人的遐想和夢想,引發許多人爭相闡釋。

中國廣東的《南方週末》雜誌在新年元旦之際試圖將它解釋為執政黨權力應當受憲法和法律限制的「憲政夢」 ,結果遭到當頭棒喝,導致「中國夢」的說法也同時受重創,奄奄一息。「中國夢」頓時轉化成一場不大不小的噩夢。

從那以來,中共官方的「中國夢」主要是以笑柄的形式在中國國內外流傳,而中國民間的「中國夢」則屬於官方打壓的對象。中共宣傳部門早先下令禁止媒體報導評論跟官方夢不一樣的夢。

現在觀察家們還不清楚習近平今後會拋棄「中國夢」 ,棄之如敝屣,還是會堅持推廣宣傳「中國夢」,從而給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製造更多的笑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