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涉茉莉花行動 梁海怡秘密獲釋仍遭軟禁(圖)

2013-02-28 04:1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梁海怡和孩子及前夫
梁海怡和孩子及前夫。(網路圖片)

廣東從化異議人士梁海怡(網名「渺小」)因參與「茉莉花散步行動」,前年2月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此後音訊全無。週三傳出她於去年六月被秘密釋放後,轉為監視居住至今,當局不准其與外界聯繫。關注事件的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表示,曾以留言方式和她溝通,從談話細節判斷事件屬實,但仍需眼見為實。

週三臨晨在社交網站推特、微博及QQ聊天群先後傳出「良心犯梁海怡獲釋」、「感謝所有為梁海怡重獲自由吶喊的正義之士」,又說,「目前梁海怡在家,但還被監控中」等消息。長期關注她的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週三告訴本臺,他在網路上與梁海怡以留言方式進行溝通,相信情況屬實,但仍要和她見面作實:「現在還沒見到她,因為最先我看到她在微博上有活躍,而且她跟我也通過網路進行聯繫,但是我不能確認是不是她本人,現在我正想辦法,看能不能爭取跟她見一下,發消息的這個人說,現在從化,這個信息對得上,從各種信息推斷,可能是她」。

據說,梁海怡2011年2月20日在哈爾濱市政府門口,散發關於民主的傳單及向市政府喊話,被強行帶走。8月被控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當地法院開庭,但沒有宣判,此案一直受到外界的關注,然而由於其親友受到警方的壓力而不能公開她的情況,關於梁海怡案的詳情,至今不為外界所知。

梁海怡迫於壓力難發聲明

唐荊陵說,此後網民們一直關注梁海怡的下落:「她給我發的消息說去年六月份就已經出來了,我希望她趕緊發聲明,但因為從化當地的警察特務基本上每週都會去她家找她,暫時迫於壓力,還不敢自己出來聲明。我說想過去和她見面,她還沒有回話」。

同樣關注梁海怡的廣西網民張維對記者說,許多網民慷慨解囊相助,但梁海怡的家人似有壓力,不與外界接觸:「現在我也不清楚到底怎麼一種狀態,別人還叫我幫忙捐助她,因為當時聯繫她家屬時,不配合,得不到什麼情況」。

他說,至今還有不少網民委託他將善款轉交給梁海怡:「一個網友委託我捐助她一下,但是聯繫不上她家人」。

記者:您找過她家人嗎?

回答:打過電話,但他們不配合,害怕。

記者:您現在還有沒有她家人的電話嗎?

回答:沒有,現在沒有了。

唐荊陵在2011年聖誕節前夕,向梁海怡的前夫詢問,答覆是梁海怡已被判刑。之前也曾傳出警方要求梁海怡寫悔過書後,就會釋放她,但被拒絕的消息。

六月「取保候審」後轉「監視居住」

唐荊陵說,梁海怡留言告訴她:「六月份是取保候審,11月23日轉為監視居住,她講到的情景很多還是對得上,她說以前我們網友給她送的錢,監獄方給她轉了一部分,但是後來送去的錢,還沒有轉給她,因為還有網友可能會寄錢到監獄,我希望她早點發聲明,因為她迫於壓力,暫時不好發,所有我想去見她,確認這個消息」。

記者:判斷是她的可能性大嗎?

回答:我自己判斷可能性相當大,是她本人的可能性很大。

另一位關注梁海怡的四川南充籍網民程婉芸(網名:「佩利」)今年2月6日也曾因言被抓。在獲悉梁海怡獲釋後,感到高興,她說:「‘渺小’(梁海怡)應該是茉莉花期間拘留時間最長的,她這個情況和我那天被拘留的情況一樣,但是她的家人拒絕為網民提供她的情況,這樣對她是非常被動的,如果不是這樣,渺小也許會早點出來」。

涉「茉莉花」當局視為顛覆

程婉芸因針對新浪微博「學習粉絲團」發帖被當地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在網民和輿論關注下,被釋放。她說:「她現在獲釋了,我希望有旁證,如果你問了唐律師,他分析她真的出來了,那是很好的一件事」。

她還說,茉莉花散步行動只是民眾以和平方式表達對自由民主的訴求:「希望推進民主自由,但是當局卻扣上反黨、反政府、反社會主義帽子,簡直是莫名其妙。按個罪名就把你抓了,什麼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實際上茉莉花事件究竟是什麼性質,當局至今也沒有明確的說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