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最可愛的人」換來「最醜陋的嘴唇」(組圖)

2013-02-17 18:27 作者:夏聞 桌面版 简体 23
    小字

60年前,我國幾十萬年青人的青春歲月被戰火埋葬在異國朝鮮,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品嚐完整的人生滋味,就長眠在異國他鄉。災難降臨到這些本應盛開的花朵,悲痛進而延展到每一位父母親人,從可以抱在手上的稚嫩嬰兒成長到帥氣漂亮的青年,每一個家庭都曾為之付出數不盡的擔憂牽掛,同時每一個青年也承負著親人們的憧憬期盼。

人的生命是最寳貴的,人性也是相通的,一位韓戰美軍陣亡戰士的母親,在兒子的墓碑上刻下這樣的話:「對於世界,你只是一個士兵。對於我,你就是整個世界!」

朝鮮戰爭
多少青年人一去不返

正因為這樣,當我們派出我們最可愛的人的時候,讓他們的生命置於危險之中時,理當應是沒有其他選擇下的最後選擇,我們應問一千遍,問一萬遍,我們到底要讓他們去保衛什麼,他們的犧牲會換來什麼。

古有岳母在岳飛背上刺字「精忠報國」,讓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明白當忠孝不能兩全時應如何抉擇。留戀家的溫暖並不曾捆綁我國優秀兒女為國捐軀的腳步,恰恰相反,去保護這份溫暖,去保護千千萬萬份這樣的溫暖,是我國歷代青年們踏上征程的信念,在這樣的信念下,我們的民族從來就是勇士輩出。

也正是這樣,60年前別有用心的人和政黨利用了善良中國人的這一點,把我國的年青人送上戰場,把他們置於不必要的險地。

60年前的抗美援朝戰爭,被說成是一場「保家衛國」的戰爭,保衛朝鮮的目的被說成是「唇亡齒寒」。在黨控制一切宣傳工具並且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很多中國人無法知道那一場戰爭的來龍去脈。

60年後,我們才知道,那場戰爭是北韓金日成先挑起的侵略戰爭。60年後,我們才知道,這些青年人一開始進入天寒地凍,戰火紛飛的異國時,當局卻連棉衣也沒有備足,以至於成連的人匍匐在刺骨的雪地中後再也沒有站起。60年後,我們才知道,我們是用人海,用犧牲如海來打這一場戰爭,整營整營的戰士們在火力網裡衝鋒,進而倒在異國的土地上。60年後,我們才知道,當被俘虜的戰士回到祖國,不但沒有鮮花和掌聲,等待他們的卻是之後幾十年的牢籠和迫害。60年後,我們才知道,朝鮮的課本和歷史中抹去了他們的蹤影,甚至就連他們在異國的墓地也曾被朝鮮的當權者砸爛。

朝鮮戰爭
被凍死在異國的士兵

2013/02/16/20130216201516984.gif
密集衝鋒後倒下的士兵們

60年後,我們才能夠看明白,我們犧牲了最可愛的人,並不是為了保衛自己家園的溫暖,他們甚至也沒有保衛朝鮮人民的家園,想反正是因為他們當年的犧牲,朝鮮民眾今天還生活在貧窮和飢餓之中。由此被保護下來的傳了三世的金家政權,雖然成了朝鮮大地上不落的紅太陽,但卻也成了醜陋的大眾笑柄,如果非要用唇亡齒寒來自欺,那我們用最可愛的人換回的卻是最醜陋的嘴唇。

朝鮮戰爭
美酒中可有父母思念兒女的眼淚?

在華盛頓的韓戰紀念碑上,美國人這樣寫道:「我們的國家以她的兒女為榮,他們響應召喚,去保衛一個他們從未見過的國家,去保衛他們素不相識的人民。」

應該說,這句話是樸素而真實的,且時間愈久愈明,今天我們看看韓國人民的生活,如果不是因為這些長眠的士兵們,南韓被金日成統治後,民眾們就要過著北韓現在那種食不裹腹的日子。世界上也就會少了三星,LG, 現代,韓劇,江南style等這些來自韓國的精彩,卻只會再多一些詠頌金家祖孫的激動淚水和勞改營裡的痛苦淚水。

在我們的抗美援朝陵園裡,紀念碑上也有郭沫若的七律:「煌煌烈士盡功臣,不滅光輝不朽身。鴨綠江南花勝錦,北陵園畔草成茵。英雄氣魄垂千古,國際精神召萬民。峻極高山齊仰止,誓將紙虎化為塵。」

「誓將紙虎化為塵」是一句豪言,但真值得讓這些最可愛的人永遠不再踏入家的溫暖中嗎?當毛澤東在20年後握住尼克松的手,當江澤民踏入布希的農莊大吃烤肉之時,當現在的政府越來越淡化,不願記起那場戰爭時,九泉之下,這些青年人會如何想呢。

戰爭中逝去的生命總是讓人惋惜,不管是哪一方的。看到南韓民眾後來的日子,陣亡的聯合國士兵們應該可以含笑九泉。但我們最可愛的人呢?也只有等到歷史翻過這一頁,一切能以歷史的真實蓋棺定論時,他們才能真正安息,願這一天早日到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