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習近平將走什麼路?(圖)

2012-11-17 22:06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11月15日,習近平等中國新領導人與媒體見面(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中共十八大權力交接後,中國社會面臨怎樣的局勢?未來十年中國領導人會走什麼樣的路?十分引人關注。本次《人與社會》節目專訪《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先生,請他談談看法。

習近平走老路的兩個原因

法廣:中共十八大權力交接以後,未來十年中國社會面臨著什麼樣的局勢,會走什麼樣的路?

胡平:從這次權力交接來看,十八大之後,中共依然會在一段時期內延續過去的做法。這是兩個原因造成的:

第一就是六四以來中國走上了一條錯誤的道路。20多年過去了,問題積累如山,積重難返。在這種情況下,當局要進行改革難度相當大。這尤其體現在上上下下腐敗的問題上。因為腐敗一方面民怨最大,另一方面也使當局要進行政治方面的改革,推行自由化民主化遭到極大的阻力。因為這些官員都發現,在這個時候如果推行自由化民主化,他們不但可能失去壟斷的權力,而且很可能因為經濟腐敗而受到清算。這種情況就造成了上下官員對自由化民主化,對我們所期待的政治改革的頑強牴觸。

另一方面,另一條就在於它這種權力交接的方式本身也注定了它特別強調一種保守性。因為這種權力交接和古今中外其他的權力交接都有所不同,你像民主國家,它有政黨輪替,那麼新上臺的政黨就可以完全推行一套和前任它取代的那個政黨不同的政策。

過去皇帝君主制的時候,新皇帝當然和老皇帝有更多的聯繫,但畢竟他一旦掌權之後,理論上他就有完整的權力,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就可以重用他所信任的人。也就是說,新皇帝依然可以對老皇帝的做法進行很重大的改變。

而中國現在這種權力交接,實在是相當拖泥帶水。每次交接,你看,首先它這些掌權人的後面都有婆婆,周圍的人都不是自己選的,都是別人給他搭配的。最明顯的就是所謂國家主席和總理。按照憲法,總理是該由國家主席提名,人大常委批准。但實際上我們都知道在中國這幾任都不是這個樣子:李克強之所以將會成為總理,不是習近平挑選的,是別人安排給他的。在此之前,溫家寶成為總理也不是胡錦濤決定的。乃至於朱鎔基,李鵬成為總理,也不是江澤民自己做主。正因為這樣,在兩個人之間都沒有內在的配合與一致,那其他就不用說了。這個造成的結果就是新上任的人的權力總是不完整,後面有婆婆,有監軍,周圍的人跟他又不是相同的派系,就使得他每一個人都很難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繼承前任錯誤是制度使然

這麼一來,他只有延續過去人的做法。等到幾年之後,或許第一把手的人的權力比較鞏固了,比較強化了,但到這時候,他已經沿著過去的路走了很遠一段路了,從而就使得前任所做的事情,前任犯下的錯誤,前任的錯誤政策,被他繼承下來,成了他的政策,成了他的事情了。比如最簡單的,就像當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其實在高層內部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見。那麼胡錦濤上臺,很多人以為他能夠改弦更張,能夠做的不一樣。但實際上他做不到。因為江澤民還在他背後站著。那麼既然不能糾正,他就只有延續過去的做法。換句話說,不管願不願意,他就會繼續壓制,而壓制了幾年之後,這事兒就成了他的事了。你說有人掌權不好改正錯誤,因為是他自己犯的錯誤,他不願意否定自己,否定自己會造成很多自己權力的重大損失。問題是新上任的人雖然和前任沒有直接關係,但是由於在很長一段時間要延續前任的政策,從而前任的問題,前任的包袱就成了他的包袱了。直到後來,他自己哪怕開始還有在某些方面改革的意圖,而開始苦於沒有比較大的權力,等到後來權力稍微大點了,他發現所有前任的問題已經成為他自己的問題。那麼到時候他就更不願意改了。所以它就造成一種很強的連續性和保守性。這也使得在十八大之後,中國只要不出現其他方面問題的一些刺激,單單是靠上面自身的運作,它更加可能是按照二十多年來的這種慣性繼續下去。

同舟共濟防止被清算

法廣:那這就是說,保證一個各人不會有太大權力,而同時保證這個政黨有絕對的權力。是不是這樣一種體制?

胡平:因為特別是由於這麼多年來的政治迫害,加上經濟上的腐敗,使掌握權力的人不得不團結。因為大家有一個共同的感覺:我們都是在一條船上。這個船翻了對大家都不好,所以他們之間再有很多矛盾,勾心鬥角,明爭暗鬥,但它一般在大多數情況下,都能達成一種妥協,而不至於...。就像這次權力交接,看得很清楚,按理說,已經沒有了強人,指定接班人這種做法已經難以為繼,那這種情況下,通常它會自然地走向民主。因為只有用民主的方法,才能夠讓大家都服氣,解決最高權力的分配。但是他不敢這麼去做,根本不敢,因為他擔心這個口子一開,大概這個局面他就會失控。而正像我開始講到的,他們擔心中國一旦走向政治上的開放,那麼現在這些共產黨的高官們恐怕要受到政治上,尤其是經濟方面的清算。

你看,就前幾天,環球時報發表了一篇很奇怪的文章,談到中國共產黨不是西方意義的那種政黨。說在中國,政黨輪替是不可能的。西方的政黨輪替只涉及權力交替,如果中國發生了政黨輪替,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和大動盪。他這個話當然說的不清不楚,很不邏輯:你都說在中國政黨輪替不可能,那你還擔什麼心呢?還說這個後果那個後果,那不是多餘?不是不可能嘛?所以其實它當然不是不可能,他主要表現出他們一種強烈的不願意,反對出現政黨輪替。但是他的後一句,就表現他們的一種憂慮。就是中國一旦出現政黨輪替,他還不是說,上來一個壞黨,胡搞一氣,會把中國搞亂。他還不是說這個,而是說只要出現政黨輪替,中國就會天下大亂,意思就是說,只要中共失去了壟斷性的權力,中國社會就會出現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和大動盪。從這種危言聳聽的說法來看,表明他們自身對這個問題已有相當強的危機意識,而這種說法並不是沒有根據。這麼多年來,你想30年前中國幾乎沒有富人,到了30年後的今天,中國有了世界上最多的億萬富翁,貧富差距貧富懸殊令人觸目驚心。

財富分配格局沒合法性

而問題是,財富在30年來尤其是之後20多年的分配過程,由於民眾根本被排斥在這個過程之外,所以造成現有的財富分配格局完全沒有合法性,說通俗點,就是老百姓不會認你的賬。他不認為你就該有那麼多錢。你憑什麼該有那麼多錢呢?憑什麼這個東西就成了你的呢?現在是靠著高壓,大家無可奈何,只有看著你這麼下去;一旦老百姓有了發言權,那可以想像廣大的民眾,尤其是弱勢群體,他們一定不能接受,不會接受現有的這種財富分配的格局。他們就會有強烈的衝動,要求重新洗牌,對經濟上的不公正進行矯正,那麼由此,免不了會有相當大一批官員被清算被追究。而現有的,已經有的經濟秩序會被徹底打亂。而一種新的,能夠得到社會普遍接受和認可的經濟秩序,恐怕總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夠建立起來。這種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這也就是環球時報所擔心的,一旦中國出現政黨輪替,就會出現翻天覆地的重新洗牌,這個重新洗牌的意思就是意味著對過去的那種建立在不公正基礎上造成的財富分配格局進行一種糾正。而由於原來太不公正了,所以一旦糾正起來,牽扯麵就非常大。在這種情況之下,和當年的東歐國家和俄國相比,他們在轉型期間經濟上也出現過很多問題,也出現了一定的亂象,但是和未來中國發生的亂象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不可同日而語。

「天下大亂」自我實現的預言

過去長期以來,當局就拿沒有共產黨的統治中國就會天下大亂這種說法來嚇唬人,做為反對民主化政治改革的一個理由。問題是當他不斷這麼說,而且不斷這麼做,也就是不斷壓制社會自發的力量,而黨內大小官員又不斷的腐敗,不斷地濫用權利。到頭來,他就成為一種所謂「自我實現的預言」。也就是說,你本來說的時候是毫無根據的,那個時候如果沒有共產黨統治整個社會好得很,但是你做的時間長了,已經使整個社會結構變得極其不合理,而這種極不合理的結構唯有在你的強力壓制之下才可能維持,那麼,一旦沒有你這個高壓了,肯定就會出現一種所謂大規模的重新洗牌,一些重新組合,那麼也就成了你所預言的那種天下大亂。

這種天下大亂完全就是你自己造成的。這麼多年你就一直朝那方面去做。所以很多人在說到政治改革時都說,如果你當局老是不改革,那麼到頭來,恐怕就會或者爆發革命或者爆發社會動亂。這並不是說,你改革了會引起革命或引起動亂,而是說不改革,拖延改革,到後來,就可能使矛盾惡性爆發,就會導致革命或導致天下大亂。從現在的情況看,當局明顯就是在朝那個錯誤的方向走。十八大新的領導班子,也看不出他們有這個魄力去改弦更張。所以這個情況我覺得是非常讓人憂慮的。

原題目:胡平談習近平將走什麼路?

来源:法廣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