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艾未未稅案終審敗訴:國家司法作弊(圖)

2012-09-28 00:49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本週四艾未未稅案在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宣判,維持一審判決,此為本案終審。艾未未指責中國當局司法作弊。律師劉曉原認為,這是政治案件經濟化手段。

9月27日,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宣判,駁回北京發課文化公司對北京地稅局的上訴,維持一審判決。艾未未稅案至此終審敗訴。據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向德國之聲介紹,本次宣判前三天,北京中級人民法院以電話形式通知發課文化公司宣判時間,本身存在程序上的不合法行為。

受北京發課文化公司法人代表、艾未未妻子路青委託,艾未未和劉曉原前往法庭聽取宣判結果,後獲准以旁聽人員身份入內。艾未未在宣判結束後,曾問法官:「你是黨員嗎?」法官低頭沉默。他又對法官表示:恥辱,你們會被記住。

早前發課文化公司的三位委託律師嚴錫忠、胡炯明和盧國陽對外表示,二審法院違法不開庭,不遵守基本的法律規定向當事人和律師下達書面通知書,他們表示為維護法律尊嚴,放棄出庭聆聽宣判。

因批評中國政府和關注多起中國社會公共事件而觸怒中國當局的艾未未,去年4月3日被秘密羈押後,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宣布艾未未涉「經濟案件」;2011年11月1日,發課文化公司接到北京地稅局第二稽查局的處理、處罰決定,總金額為1522萬元;11月15日,艾未未向北京地稅交納保證金,同時表示將提起行政復議和進行法律訴訟;2012年3月29日,北京地稅對"艾未未稅案"做出行政復議結果,維持原有稅務處罰決定;

艾未未稅案終審敗訴
艾未未接受媒體採訪

艾未未再上訴至北京朝陽法院,6月20日,該案開庭,艾未未被警方控制不得出庭。艾未未在推特上寫道:這片神奇的國土,可升入太空,但沒可能以1522萬買回一個陳述清白的席位。7月20日,北京朝陽法院作出一審宣判,認為北京稅務單位的行為及程序合法,處理方法適當,駁回艾未未上訴請求。8月4日,艾未未再向北京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不服北京朝陽區人民法院2012年7月20日作出的《行政判決書》,要求法院公開審理、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

「國家使用不體面的手段是每個人的災難」

艾未未向德國之聲表示,一如一審判決,這個結果也並不意外,他認為這個稅案完整的體現了這個國家目前政治腐敗和司法不公的現狀,而國家用「司法作弊」完成了對個體的政治打壓和報復。

艾未未說:「如果你要說一個社會腐敗或一個結構的罪惡,就必須體現在細節上,這個細節就是每個人的遭遇,這個遭遇最大體現國家標準的時候就是司法品質、程序問題等,我們在這個案子中完整的看到公安、法院、稅務的表現,這是我值得欣慰的地方,我們走得非常清楚,讓每一步都展現出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國家在這些問題上要作弊,使用不體面手段的時候,這是每個人的災難。」

艾未未也認為,個人的遭遇和個體事件,其價值和意義不僅是對個人的命運的改變,也是當下中國很多個體共同的命運,人們應該思索的是如何推動改變現狀:「沒有最基本的人們對社會公正和司法公平的信任,中國社會必須發生變革。」

「用稅案來政治報復和打壓艾未未」

劉曉原向德國之聲表示,終審判決也表示處罰決定從即日起生效,艾未未早前向北京地稅部門交納的800餘萬元的保證金,從法律上就將被劃至稅務部門,劉曉原預測北京地稅可能會向法院申請執行另外的600餘萬元「逃稅漏稅及罰款」等。

他亦認為此案是中國當局將政治案件經濟化,以打壓艾未未對中國政府的批評和公共事件的參與:「他的起因肯定不是稅案,抓走艾未未三四天後,新華社說艾未未涉‘經濟犯罪’,稅務機關才上門來查;艾未未也說過在他被羈押期間,根本沒有談到公司的稅務問題,反覆問的是他寫的文章、參與的調查等,指他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在這方面他們又定不了罪,但又不能輕易放走以免造成他們的‘錯案’,這就是所謂的政治案件經濟化。」

作為一名維權律師,對艾未未今天的遭遇,劉曉原感同身受,他因近年參與艾未未聲援楊佳、起訴成都警察等,亦被中國當局「卡死」律師執照。他認為國家動用整個權力系統,在艾未未稅案中的法院、公安、稅務等部門協同綁架了法律及公民的權利與尊嚴,在這個案件中,司法正義的底線早已崩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