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京城事件促公布王立軍罪名加速處理薄熙來

2012-09-12 09:20 作者:橫河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上週談到消息稱對薄熙來撤銷黨內一切職務,保留黨籍但不會刑事起訴。此後北京風雲突變,國航返航、令計畫突然提前交班中辦主任給栗戰書,接替中共中央統戰部長一職,原部長杜青林緊急退休交權;幾個月前被指在湖南鐵漢李旺陽死亡事件上自我審查的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突然炒作從未被證實過的法拉利車禍舊聞;習近平突然取消幾項重大外事活動至今沒有露面,謠傳他和賀國強都遭受神秘車禍。

儘管還無法證實這些傳聞及其互相聯繫,但有跡象顯示事件發生後最高當局決定加快對薄熙來的處理,包括通過法律起訴。這就是當局突然宣布對引爆今年中共政壇地震的關鍵人物王立軍起訴罪名和透露習近平私人談話中有關薄熙來的內容。今天就談談這些。

官方公布王立軍四項罪名

首先來看一下官方公布的對王立軍起訴的四項罪名。這個起訴是在四川省成都人民檢察院,它的起訴書提出了四項指控。哪四項指控呢?就是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濫用職權罪和受賄罪這四項,追究刑事責任。我們現在就來看一下這四項指控,每一項指控它實際上說明瞭什麼?

第一個罪行就是徇私枉法。這一條罪行和前幾天被審判的他手下四名高級警官的罪名是相同的。這個罪名其實是一個事件當中,兩面當中的一面。一方面,王立軍涉嫌隱瞞谷開來的犯罪嫌疑,就是說一方面他涉嫌隱瞞,但是另外一方面呢,他又是在繼續調查的最高級別的官員。就這件事情,當海伍德被殺以後,捲入調查的官員當中,上一次我們談到的就是和谷開來一起被判的四名警官,實際上四名警官是對王立軍負責的,所以這個案子調查的最高級別的官員就是王立軍。

如果說上一次被判刑的三名警官,除了那個下命令要掩蓋證據的公安局副局長以外,三名警官保留了部分證據,官方的說法是客觀上為尼爾·海伍德死亡案得以偵破起到作用,那麼偵破海伍德的謀殺案是需要主語的,這裡的主語就是這個案子是誰在偵破?應該就是王立軍,而不是其他任何人。因為除王立軍以外,到現在也沒有看到官方有任何說法,誰當時還在試圖偵破那個案子。因此這個徇私枉法它就包括兩個方面了,就是在多大程度上他去隱瞞谷開來的犯罪嫌疑。

第二個罪行就是叛逃罪。這個是和徇私枉法罪緊密相關的,叛逃罪和徇私枉法罪都不能獨立存在。那問題在什麼地方呢?這兩者,就是叛逃罪和徇私枉法罪是對立的,就是說如果說他是徹底的徇私枉法,那他就不需要叛逃,因為他把這個事情就掩蓋過去了;叛逃呢,就是不想徇私枉法。

當然我想說明的是這個僅僅是侷限在谷開來的殺人案上,不是其它的事情,他在其他的事情上照樣徇私枉法。但是呢,因為他真正的徇私枉法的很多罪行都沒有被指控,因此我們這裡不去討論那些案子,僅僅就說在谷開來殺人案上的。就說他叛逃是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徇私枉法了,真的想徇私枉法的話,他就不需要叛逃了。所以這兩個罪行是矛盾的。

第三個指控的罪行就是濫用職權罪。這一個罪行是獨立存在的,它和上面所講的這兩個罪名不是必須有直接的聯繫的。那麼在這個新聞報導上面並沒有說這是一個什麼情況,但是我們可以根據它報導用詞來進行分析。

報導上說的是他未經批准,或者偽造批准手續,違法使用技術偵察措施。在重慶,如果說是公安局要破案,或者是公安局要打黑,王立軍就是批准手續的批准人,就說在重慶所有公安局破案的案子,或者是打黑的案子,他批准就夠了,不需要再高層批准了。這是一個。

再一個說,中國的公安哪一個不違法?人人都違法!每天都在進行的跟蹤的案子、拘留的案子,或者是毆打的案子,或者是勞教的案子,其實都是未經批准的,或者是偽造批准手續的,都沒有手續的,都是違法的。要是都去追究的話,中共的司法系統的現在的官員們絕大部分都得去坐牢,連法官都得去坐牢,連審他們案子的人都找不到了,因此,即使是這些人每天都有違法行為,也是不會追究的。

因此這裡所說的濫用職權罪指的一定不是在重慶,在公安局的職權範圍之內的濫用職權違法行為,一定是超出重慶市公安局長許可權範圍的,也就是說他所濫用職權的對象是比重慶市這個直轄市級別更高的那些黨政部門,或者黨政官員,高於重慶的就是中央。所以這個濫用職權罪最可能的就是以前網上流傳的,說是王立軍竊聽中央領導的這個說法。他所違法使用的技術偵察措施的對象是中央政治局,或者是政治局常委這個級別的官員,這個技術偵察措施很可能就是竊聽措施。

第四個罪名就是受賄罪。這個罪名也是獨立存在的,和另外三個指控不必有直接的聯繫。王立軍他是公安部以至於整個政法委系統,近年來最高級別的警察英雄,他又是重慶唱紅打黑的形象代言人,卻絲毫不差的落入了當年被他打黑的對象,文強的預言。文強當時預言說,我相信殺我者,用不了2、3年也會被殺。

到這一個案子指控他受賄罪為止,周永康當政期間,一手樹立起來的三個中國公安部門高級警官的警察英雄無一例外全部倒臺。這三個人是誰呢?鄭少東、文強、王立軍。而且這些人倒臺的時候都有嚴重的經濟犯罪罪行,也就是說不用政治罪名去指控他們,就是他們的這種受賄啊,或者是其它的刑事犯罪罪名就足夠懲罰他們了。也就是說這個罪名揭示了中國的警察、中國的司法是什麼一個現狀,這些被認為是最優秀的警察都是這樣,那一般的和不那麼優秀的會是什麼樣子呢?

起訴罪名和薄熙來的關係

下面我們要看一下的是對王立軍這四項罪名起訴和薄熙來的關係。上一次我們談到外面傳說的對薄熙來保留黨籍,而撤銷一切黨內職務的這個處分的這種說法的關係。那我們現在來看一下對王立軍的起訴和薄熙來有什麼關係。

對王立軍起訴的這四項罪名是精心挑選出來的。對於他的起訴可以分成三個不同的等級,第一個等級就是王立軍真正的罪行。一般來說,我們可以相信王立軍真正的罪行要嚴重得多,要多得多。我們就舉幾個例子。一個就是他在錦州市任警察局長的時候所創辦的那個「現場心理研究中心」,那個研究中心進行器官摘取和移植實驗。這個是證實了的,是他自己在光華科技獎獲獎的發言當中自己說的,做了幾千例器官摘取。結合前幾年證人談到他迫害法輪功,就有足夠的理由去懷疑他所涉及到的器官摘取是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錦州市不可能在他當公安局長的那幾年當中,有幾千例死刑犯讓他來做器官移植。這是最嚴重的罪行。

另外,在重慶打黑過程當中涉嫌行刑逼供,這個已經有很多受害者用親身經歷來指控他了。這個應該是屬於濫用職權罪的。如果說對他的指控,竊聽,算是濫用職權的話,酷刑逼供當然就要嚴重得多,只是說對象不一樣。酷刑逼供的對象是比他級別低的人,而竊聽是級別比他高的人。但是在法律上來說的話,不能夠根據他犯罪的對象的官的大小來定他的罪行嚴重程度。

還有就是最近披露出來的強姦女警官案子,當然這些案子還有待於證實,考慮到當時文強被指控的時候就有強姦罪這一項的話,這個強姦女警官也是王立軍應該可以參照的罪行。這是他真實的罪行,當然也包括已經給他指控的。

第二個等級是可以被指控的罪行。剛才說的是他實際上有的罪行,現在是中共可以用來指控他的罪行是哪些。上面我們談到的這些罪行,如果是按照中國的法律來說的話,當然都是可以起訴的,但實際上並非真的在現在的中共這個體制下都能用來對他進行指控。

你比如說酷刑逼供和強姦罪,這兩個罪行是可以用來指控的,但是在這兩個罪行中,比較容易能夠用來指控他的是強姦罪,因為如果指控他酷刑逼供的話,會揭出中共太多太多的司法黑幕。因此公開的拿來指控,用酷刑逼供這種罪名來指控他的可能性就比用強姦罪來指控他小得多。而這個強姦罪是可以用來指控,但不一定會用的。

而涉嫌活摘器官則是比較不可能被中共用來進行指控的,儘管我們注意到中共現在已經在找活摘器官的替罪羊了,如在廣東東莞起訴的販賣器官的犯罪集團,這個很可能是為了對國際壓力有個交待,它有個傾向,就是尋找個人犯罪,而且來源是賣腎為主的,遠遠沒有觸及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這種嚴重罪行。或者說,這種尋找個人罪犯的方式就是為了掩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那個罪行。

它找替罪羊的方法不會把這個調查和法律處理的指向,指向中共自己的系統,比如說王立軍和中國公安這個系統,這就屬於完全不會被中共用來指控王立軍的罪行。

第三個等級就是有目的、實際的指控,就是說在可以使用的罪名當中選擇什麼來進行指控。這個就很有講究了。它不是在所有可能的罪名當中刪除哪一些,而是在所有的罪名當中選什麼來指控他。所以一旦被選上的這些罪名,每一條都是有考慮的,都是有目的的。

那麼現在我們就看一下對王立軍的指控和薄熙來的命運有什麼關係。在對谷開來的指控當中,沒有任何一項直接和薄熙來有關係,所以當時有人說這是小心的和薄熙來進行切割。

但是在對王立軍的指控當中,你就不能說這些指控跟薄熙來沒有關係了,或者說是小心的切割了。這個並不是像外界有人所說的,說是對王立軍重判,就會對薄熙來輕判。他這樣說的理由,說的是王立軍出逃揭出了薄熙來的問題,因此對於胡溫來說的話,王是一個功臣,所以如果說胡溫有權力的話,會輕判王立軍;如果重判王立軍,就表明保薄的那一派得勢了,因此會對薄熙來輕判。

如果說只有一個罪名,就是叛逃罪,或者早期說的叛國罪,這樣說還勉強有道理,但是在增加了另外的指控的情況下,這個說法就不成立了。就是說新增加的罪名可以輕易的把王立軍的罪行牽扯到薄熙來身上去,而且這些罪行對王立軍指控得越重,就越容易把薄熙來的定罪也定得很重。這裡有一個問題,如果不是為了針對薄熙來,本來對王立軍是可以不提出這些罪行的。

我們先看叛逃罪,這是中共今年政治危機的一個爆發點,就說是一個導火索,在全世界都持續了很長時間,是一個大頭條新聞。不對王立軍指控叛逃罪,這是不可能的,因此提出這個指控是必須的,只是說從叛國罪改為叛逃罪,這個罪名應該說是減輕了,而不是加重了。

徇私枉法罪,剛才講了,它和叛逃罪是矛盾的罪行。就是說如果王立軍的徇私枉法是主動去做的,他就不會去叛逃。在谷開來謀殺案這件事情上,如果他是被迫的徇私枉法,是被逼的去掩蓋這個事情的真相的話,就是說他受到了壓力,作為重慶市公安局長,他受到誰的壓力?顯而易見,是受到了薄熙來的壓力。所以說如果提出了他的徇私枉法罪,這個案子當中就有一個無法迴避的問題,就是他受到了誰的壓力?

在這裡就有一個問題是沒有辦法迴避的,不管是起訴的時候、審問的時候,你是開門審理還是關門審理,必須向民眾交代的問題,就是王立軍在叛逃之前他被調職了,調離了分管公檢法的重要職位,調去管最無足輕重(事情)的一個副市長。也就是說在他之前他被降職了,權力被剝奪了。

因為這個調職不是外面的流言,而是被重慶市政府正式宣布、生效了的任命。所以你不能說這是謠言,或者這件事情沒有辦法證實。謠言我們都不說了,我們就說這個已經公開出來的事情,你必須有個交代。如果說沒有其他市裡面的領導,比如說市長站出來承擔責任,說這是我下令調的,就是薄熙來直接捲入掩蓋谷開來謀殺罪行的一個很重大的證據。所以這個徇私枉法罪不是隨便提出來的,這個罪名一提出來,實際上就直接指向薄熙來掩蓋谷開來的謀殺罪行。

再看一個,濫用職權罪。這個濫用職權罪我們剛才說了,你很難在重慶市公安局的職權範圍之內說他濫用職權,因為這要指控的話,就是中國的整個司法系統了。所以要指控他這個罪行的話,基本上就可以認為這個罪行涉及到的就是竊聽,來自更高級的政治局、或者是政治局常委到重慶去,被竊聽了。

王立軍本人是一個省級的公安局長,從級別上他幾級跳,一下子進入中央權力機構的機會,可能性非常小,因此他個人進行竊聽的動機本來是不大的。而如果和薄熙來入常,或者是薄熙來入常以後進一步替換習近平,這個陰謀計畫結合起來的話,他的竊聽才有動機。

當然王立軍本人有一些非常怪誕的嗜好,但實際上他有實際的需要,這個需要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為薄熙來做竊聽,一種是為周永康做竊聽,兩種可能都不能排除。因為周永康是負責安全的總管,他去掌握最高領導層的動態,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動態,甚至是胡溫的動態,和掌握這些人的弱點,是保持和擴大周永康自己權力的基本手段,但是是超出他的許可權範圍的。所以他(王立軍)替這兩個人當中的任何一個人,或者是同時幫這兩個人進行竊聽,都有這個可能性。

這些是附加指控,就是說是除了叛逃罪或者叛國罪之外的附加指控,它不是說必須拿出來的,因此把它拿出來就必須要有個交代。如果說你提出指控了,卻沒有了下文,這個無疑是在給自己找麻煩,我相信沒有人需要用這種方式和自己過不去,因此拿出來了,就是肯定說要有個交代,也就是說要把這個矛頭指向比王立軍更大的後臺。

習近平的表態

因為講到了薄熙來,我們就要談到最近一個新的相關的事情,就是習近平公開出來撇清和薄熙來的關係。中共它一向是黑箱操作,就是個人的觀點和他的立場非常困難從他的官場表現上看出來。但是現在有一條途徑,就是通過私人朋友直接放出來的他私下的談話,因為這不是官樣文章,不是說什麼、發表什麼有一定的規定。因此能夠披露出來的,就是他確實想要說的話,或者是讓外界認為這就是他的觀點。

習近平突然取消和到訪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的會見,同時也取消了其它的外事活動,引發了很多很多猜測,不過這個不是我們今天要討論的內容。但是同時我們可以看到他通過路透社的報導,披露了和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的談話的內容。這個談話是在過去6週內講的,可以認為和這幾天的突發事件沒有關係,但是選擇這個時候披露這個講話的內容,則和這個突發事件可能有關。

習近平告訴胡德平說,他並非是薄熙來的盟友。消息來源說的是,習近平說:薄熙來案件應該按照黨紀國法被嚴格處理。因為這是私下朋友的談話,我們不能認為這是官場套話,這個只能支持原來廣泛流傳的說法,就是習近平在處理薄熙來的問題上投了關鍵的一票。因為事實上隨著胡溫十八大以後交班,薄熙來威脅到的最主要的就是習近平,在十八大之前清除薄熙來及其支持的勢力,最大的受益者是習近平。

更重要的是,這個講話的內容和對王立軍的四項指控幾乎是同時公布的。所以它從不同的兩個方面相互印證了,下一步對薄熙來的處理不會像某些消息來源那樣所說的,從輕處理。我認為應該保留薄熙來的黨籍,因為他是真正的中共黨員,但是必須對他進行司法程序,因為他確實違反法律了,就是拿今天中國的法律來說的話。所以我認為是應該法律起訴,保留黨籍。

真正的危機

我們需要注意的是,即使解決了薄熙來,甚至周永康的問題,它並沒有對中共所面臨的一系列的嚴重問題有任何緩解。中共比任何人,包括國內國外,都更瞭解自己所面對的嚴重的執政危機。習近平最近的講話,就公布的講話,談到中共必須進行有力度的改革,以解決社會、經濟上的弊端。如果我們注意到習近平任校長的中央黨校下屬的刊物《學習時報》最近的文章,題目是《胡溫的政治遺產》的話,我們就可以看到,實際上中共已經認識到它們所面臨的問題的嚴重性,比國內國外其他人所認識的要嚴重得多。

這個文章歷數胡溫執政十年來,政治改革不足、污染增加、貧富懸殊、社會不穩定等一系列的問題。有人評價說這篇文章是江系佔上風的跡象,我們撇開這種陰謀論和內鬥的說法,就文章提出的十大問題來看的話,首先,這個文章提出的問題是事實;第二,這些問題不是從胡溫開始的,而是中共經濟改革和政治體制本身所固有的問題,這些問題不會由於中共內部某個政治集團勢力的削弱而解決,也不會由於中共十八大統治集團的換屆而消失。

中共歷來都是如此,就是所謂抱著炸彈擊鼓傳花,就是每一代領導人都把矛盾和問題留給下一代,每一代領導又製造出自己這一代所特有的新的矛盾和問題,使得越往後矛盾和問題、危機越嚴重。習近平將要接手的絕對是一個爛透了的攤子。《學習時報》的文章與其說是要批評胡溫,還不如說是要分清責任,就是說下一代領導人不願意承擔上一代,甚至是前幾任累積下來的問題的責任,如此而已。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這十大問題的話,我們就可以看出所有矛盾的根源是中共自己,不是說哪一個人,哪一個集團提出幾句口號,或者幾個措施就可以解決的。好,謝謝大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