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經濟的惡性循環何時到終結點?(圖)

2012-08-29 00:19 作者:張佑宇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中國庫存積壓嚴重
中國庫存積壓嚴重

【看中國記者張佑宇報導】市價3、4千人民幣的一噸鋼,利潤僅一塊六毛八!一名鋼材業的老總最近向媒體訴苦說不得不考慮轉行了。但無獨有偶,最近一項民間調查顯示,從鋼鐵、家電、汽車到住房,幾乎所有的商品都出現了供給過剩的現象。不少經濟學家憂心,中國飲鴆止渴式的經濟模式,已經到了最後苦果一一浮現的時候了。

上週四(23日),一項HSBC/Market針對製造商的民間調查顯示,中國商品庫存在今年8月上升的速度達到2004年4月以來的最高值,而今年5月到7月的庫存也在增加。

《紐約時報》日前以〈中國庫存積壓嚴重〉為標題,報導了中國各行各業面臨供給過剩的情況。報導說,這種狀況也導致了一系列的價格戰,製造商不得不付出雙倍的努力售出在國內市場的滯銷貨品。報導還提到中國政府掩蓋資料的行為,例如自2008年起,政府就再也沒有公布過空置房的數量。「為了支撐企業經理人和投資者的信心,中國政府小心翼翼地封鎖或調整了相關經濟資料,以圖掩飾目前嚴重的產業存貨過剩風險,而這只是中國政府為此目的做出的部分努力。」

中國經濟步上飲鴆止渴的惡性循環

一名熟稔中國政經的李姓分析人士向《看中國》記者表示,中國政府飲鴆止渴式的經濟政策,目前正在反應副作用後的更大苦果。比如從煤炭業銷售幾乎是30年來第一次發生嚴重困難,就可以看出製造業嚴重開工不足,這是中國經濟情況最真實的反映。而早在4年前,這樣的經濟問題就已經發生,只是在四萬億救市的刺激政策下,暫時又撐了3、4年。

他進一步表示,中央紀委3、4個月前調查四萬億刺激方案的投資情況時,發現政府官僚及其家屬,轉出海外的資產總額達三萬億,「也就是四萬億中有三萬億救了別人的市。」可以說,四萬億是一種飲鴆止渴的短暫刺激。政府沒有針對經濟問題去做解決,而是幾乎全部用在政府投資去拉抬GDP。而實際上,2008年的金融風暴,中國就已面臨外貿萎縮,許多外貿、加工業都倒閉,比如觀察當時東莞地區,工廠連白天都大門緊閉。「現在只是問題又回來了,而且更嚴重了。」

國家統計局昨天(2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7月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為3,668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4%;這已是連續6個月以來的負增長,累計增速和單月增速降幅都進一步擴大。

李姓分析人士表示,各行各業供給過剩、獲利下滑,包括中國經濟賴以為重的房市萎縮情況,其實也不是政府調控政策打壓泡沫的結果,而是市場運作下供過於求的必然結果。此外,過去依賴土地財政支撐債務的地方政府,目前債額已是天文數字。「有數據估算,以武漢、合肥這樣的中等城市的地方規模來說,地方政府的債務約在1000億左右,600個三、四線城市基本中間值為1000億元,到了下面縣鄉級…,所以現在地方沒人敢干縣長。安徽一個縣長就說,因為一上任,就是要想辦法籌錢還債,縣一年的財政收入付利息都不夠。」

經濟學家謝國忠最近撰文,預估中國房地產在近月短暫反彈後將很快開始下滑,並且會持續多年。他談到中國經濟問題的癥結時說,中國大多數反常的經濟行為都是由政府急切地尋求財政收入所推動的。迅速增加的政府收入刺激政府擴張,而這又反過來要求政府獲得更多的收入來維持其運行。中國政府經濟政策出臺的主要力量是如何將政府的收入最大化,但這個力量正在將自己燃盡。只有當某種力量出現,來改變政府的行為時,這種讓經濟下行的惡性循環才會達到一個合乎邏輯的終結點。



【誠徵榮譽會員】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