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鄒恆甫爆料北大:無論真假,已然無夢

2012-08-25 22:51 作者:謝勇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經濟學家鄒恆甫爆料引發的震盪還在持續,並愈演愈烈。就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面對北京大學紀委「配合調查」的邀約,鄒恆甫在其裡微博宣布要與北大公開互動,並不顧被起訴的風險,繼續爆料北大存在的腐敗、淫亂等問題。鄒恆甫更是公布了自己的郵箱,並且宣布北大紀委可以和他聯繫,但是至今,北大方面並無進一步的舉動。

實際上,當鄒恆甫最初在其微博客裡宣稱北大院長、教授和系主任姦淫餐廳服務員,校內酒店服務生走後門上學位班的時候,我和那篇稱不負責任的爆料就是耍流氓文章的作者一樣,是不信的。不信的原因並非我對北京光華管理學院以及其部門的院長主任們的操守有信心,而是以我這個檻外人的想像,都位居北大管理學院的領導了,何必對酒店服務生下手?有網友圍觀的時候發言稱今天的大學教授院長充其量不過是個「處級」,在官場和社會生活中也就是個「屌絲」級別,哪有什麼權力去尋租淫亂?這個判斷並非絕對說不過去,不過確實對中國大學有些隔膜。作為中國最高等級學府中的最有權力和經濟資源的學院之一,北大光華的能量是不容懷疑的,我之所以不信爆料,是覺得擁有如此大能量的院長教授們,即使要行苟且之事,也應該更有追求品位一些,何必對校內酒店的服務員下手?

實際上,隨著鄒恆甫的不斷增多的爆料,我們可以漸漸撇掉他特有的誇張語詞造成的轟動效應。而歸結起來,其所爆之料,不外以下這幾件事:一 北京大學有院長與校內酒店服務員有非正當關係,存在權力腐敗問題,二、北大有學者,特別是學術官僚存在在在外面歌廳舞廳娛樂桑拉會所吃喝嫖娼的現象,而且此等事件在中國高校很普遍,三、已經被確認存在經濟問題並在獄中的北大資源集團負責人葉麗寧跟校領導有不正當關係。四, 北大夢桃源存在公款消費,或者用走賬報銷公款的問題,五,從北大光華管理學院自主招生存在問題。至於有些新聞中最轟動的作為北大學者「強姦」酒店服務員此類的標題,實在是被鄒先生的用語、口氣控制,進而陷入強勢階層與弱勢群體對立的想像,故而將「姦淫」理解成「強姦」。

經過還原之後的爆料,其內容恐怕亦符合民眾關於中國高校乃至中國社會的常識吧,未知北大的回應從「絕無此事」轉為「立即調查」,是否也是由於這種「常識」。實際上,即便是鄒恆甫的爆料最後被證明為真,也實在是顛覆不了任何東西:不過是人們如此熟悉的母題下不斷重複的故事,不過是我們司空見慣的高校潛規則和真實情況的公開化。

值得一提的倒是我等民眾「不相信」的心態。我覺得,這種「不相信」,基本上是衝著「北京大學」這四個字來的。如果說,人們相信中國社會還存有一塊淨土的話,心目中的念想恐怕就是大學,而如果大學中只還剩下一個象牙塔的話,擁有未名湖的北京大學,怕也是不二之選。不過放下所謂「情結」,冷靜看看現實。同在一塊土地上。在大學不斷被行政化權力化庸俗化的今天,指望北京大學能獨善其身卓爾不群,實在是有些一廂情願了。就拿這位喜歡寫歌,常有真性情流露的校長為例,先不論其他,就那份品味,已經與讀書人心目中的「北大」,扯不上關係。

就在鄒恆甫爆料引起軒然大波的時候,還有一條新聞也與北大相關。8月22日,北京大學畢業生,人民日報副刊主編徐懷謙墜樓身亡。據其朋友介紹,這位80年代末畢業於北大的雜文家,在他的文章裡這樣說:「有人說,這是一個平庸的時代,一個物質的時代,一個愚樂的時代,一個缺乏大師的時代,可是,我們不能把什麼過錯都推給時代。一個人左右不了時代,卻可以左右自己的臉——它可以不漂亮,卻不可以沒內容;它可以很醜,卻不可以沒有個性。」(徐懷謙《酷的臉》)不清楚網上流傳的導致徐先生抑鬱的原因:「敢想不敢說,敢說不敢寫,敢寫無處發」是否真實,但是,將這幾個北大的故事拼在一起,卻可以見見勾勒出一個時代的嘴臉,理解北京大學這所中國歷史上具有特殊意義的大學,在今天的某種真相。

不管鄒恆甫先生的爆料引發的事件如何收場,不管結局是否真是會不了了之,對那些有北大情懷的人而言,每每有一種感情湧動,讓人奢望有所謂象牙塔的時候,不妨回味下鄒先生的圍脖,以及此前錢理群先生關於大學培養精緻利己主義者的觀察。即使後果是再也無夢可作。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