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谷王案和廬江淫照風波(圖)

2012-08-18 21:31 作者:程映虹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2012/08/18/20120818093747647.jpg
網民說,謠言不攻自破,可以認定就是廬江縣領導了。(網路圖片)

──高層政治和草根政治都無法無天

最近中國社會生活中兩大吸引眼球的事件,從高層政治來看,當然是對谷開來和王立軍一干人犯的審判,而草根小民的興趣,則被廬江淫照風波吸引去了不少。

這兩個事件表面上風馬牛不相及,實際都指向中國社會在最敏感的政治問題上還是處於無法無天的狀態這個尖銳的現實。

對谷王的審判是無法無天,大概除了中國官方,中國各派從左到右都是這個看法,不過是從不同的立場出發而已。在國際上,重慶系列政治連續劇從王立軍投奔美領館和薄熙來官場蒸發數月至今毫無音訊,已經給中國化巨資打造的「國家形象」潑了兩大桶濃黑的墨汁,而谷王案審判潑的第三桶,可以說更黑更濃,因為它在高層政治之外,又再一次把中國司法制度的黑幕揭示了出來。

廬江淫照風波,則從一個相反的方面揭示了中國社會的無法無天。首先,那幾張淫照,在當事人的身份還沒有確認的情況下,網路上已經把他們和某一級地方官對號入座。其次,即使當事人是官,也不能據此就認定他們都是貪污腐敗之徒,因為沒有證據說他們之間存在任何權力和金錢交易,例如公款「包養」之類。再次,就照片的內容來看,充其量是「聚眾淫亂」這個只有中國才有的罪名,只要照片不流出,和社會沒有任何關係,就純粹屬於私人生活,不會造成任何社會後果。

更匪夷所思的是,這些照片在網上公布後,當事人一經查明身份,竟然被「雙開」。如果說開除黨籍還有道理的話,開除公職則明顯違反了法制國家僱傭關係的起碼準則。如果當事人是和他們學校裡的學生胡搞,那不僅要開除,而且要追究刑事責任。但當事人都屬於私人朋友的小圈子,這和僱傭他們的學校有什麼關係?

在一個司法健全,保護公民隱私和真正注重公共道德環境的社會,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首先要追究那個把別人私人電腦中的照片公之於眾的人,他犯的是侵犯公民隱私和散佈色情圖像罪—這些圖像只要儲存在私人電腦中,和公共生活就沒有任何關係,但一旦散佈出去就成了色情圖像。其次,應該追究那些把當事人直接和未經確認的某某某對號入座的言論,因為它們侵害了這些人的名譽。再次。那些開除當事人的單位應該受到訴訟,因為它們違反了勞動法。

所以,谷王案的審理和廬江淫照風波在表面上毫無關聯,但實際上從兩個截然相反的方向指向同一個社會現實。兩者都沒有現代法制社會起碼的對法制和個人權利的尊重。高層政治一意孤行,為了維護小集團的權力和利益不惜讓一個國家的司法制度在世人眼中成為笑料。而升斗小民則尋找一切機會洩憤趁快,把任何社會醜聞在第一時間千夫所指都歸咎於「官」,利用網路的便利形成強大的言論壓力甚至暴力,在虛擬空間取得對「官」的象徵性勝利--當然只是那些級別有限的官。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說,廬江淫照風波和文化大革命時期在打倒走資派和資產階級學術權威的名義下用大字報亂揭個人隱私沒有太大的區別。

應該說,在現今的狀況下,民粹性的網路語言暴力是對專制主義的言論控制和玩弄司法的有效,迅速和廣泛的反擊,而且它的存在也是前者長期壓抑社會公共空間的結果。但長遠來看,它又和前者相輔相成,共同構成和加深了這個社會在涉及「官」的問題上無法無天的狀況。在一定意義上,我們甚至可以如此假設:為了維持事關權力高層的信息壟斷,這個體制可以允許甚至放任對較低級的官員的網路攻擊,既顯示自己的寬容,也讓社會對「官」的不滿有一個發洩的渠道,雖然在最終的意義上這個體制將從這種民粹暴力中自食其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