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葉檀:民企虧損別找市長

2012-07-19 12:09 作者:葉檀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某些民企還沒有獨立的靈魂。當市場下行時,一些企業脫下民企馬甲,露出政府扶持企業的真面目。

江西新余賽維LDK扑向政府的懷抱,政府只能接受這樣的擁抱,否則,債權人將撕毀這家企業。賽維公司的沉浮典型地反映出地方政府插手微觀企業、集全部財政力量扶植的標桿企業是多麼的不堪一擊;同時反映出地方政府干預企業,將發生不可逆轉的風險,一旦某家被扶持的大企業陷入破產境地,該地的經濟與就業等將隨之滑向地獄。

新余市政府與賽維的合作,是經濟熱昏頭時期的產物,喪失風險意識的各方投資者與決策者,將行業市夢率當成了常態。賽維曾經給新余帶來榮耀與實際收益,據媒體調查,從2011年1月到5月,賽維LDK在高新區共納國稅40412萬元,所納地稅19975萬元,均呈幾何式增長。其中,所納國稅佔高新區光伏企業納稅總額93.6%,所納地稅更是佔96%,是全市居首的納稅大戶。2010年1月到11月,賽維也貢獻國稅14071萬元,地稅9181萬元。隨著未來太陽能產業的提升,隨著配套企業的進駐,新余將成為中國太陽城,經濟與就業也就隨之源源上升。

現實總有照進夢想的一天。多晶硅價格從2008年每公斤400美元下降到2012年7月10日的每公斤20多美元,多晶硅行業景氣雪崩,此時,龐大的債務成為企業與政府的噩夢。

新余市政府沒有能力救賽維。截至2011年底,賽維負債高達60億美元。據新余當地的統計數據,2011年,全市財政總收入、財政支出首次突破百億元大關,其中,財政總收入111.3億元,同比增收30.6億元,增長38%,在111億元財政收入中,30%上交中央,可支配金額在70億~80億元左右。

新余市政府救賽維只是為了防止賽維泡沫馬上崩潰。有媒體報導,7月12日,新余市人大常委會召開第七次會議,「會議審議通過了市人民政府關於將江西賽維LDK公司向華融國際信託有限責任公司償還信託貸款的缺口資金納入同期年度財政預算的議案」,與此同時,國有化傳聞始終圍繞著賽維。雖然新余市副市長賀為華17日向媒體澄清,新余市對於賽維的資金支持並非無條件,而是需要賽維資產做抵押,同時一再表示企業的運營不能依靠政府。新余市政府不擔保、不入股、不還債。

政府的澄清疲軟乏力,償還華融國際的信託貸款只是償還最先到期的一筆貸款。相關資料顯示,這筆信託融資發生在2009年6月,貸款人是華融信託,貸款本金是5億元,貸款利率是8.70%,貸款方式是保證貸款,到期日是2012年6月28日,借款人則是江西賽維。不知道以後源源不斷到期的貸款怎麼償還?各方一籌莫展,賽維要麼被政府強力支持,要麼陷入接近破產的深淵,這讓人想起希臘的現實,難道讓債權人計提承擔損失?所謂的抵押也空洞無物,財務報告顯示,江西賽維今年一季度的資產負債率是87.1%。淨利潤是-3.54億元,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淨增加額是-4.18億元。存貨價值與資產價值大幅下挫,抵押就是無源之水。

市場可以分散風險,政府對某個行業或者某個企業的大力扶持,既能聚集利潤,也能大規模地集聚風險。模糊企業與政府邊界,必然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賽維處境之所以如此尷尬,是因為在產業上升期過度享受了政府的優惠、融資的便利;而在產業大幅下挫後,將希望寄託於某家大企業的地方財政與企業一起,陷入不可控的境地,金融機構同樣難以倖免。2007年,賽維總負債約6.16億美元,2008年至2011年其負債分別為25.83億美元、35億美元、44.7億美元和60億美元。甚至在風險敞口暴露後,政府主導的當地金融機構如信託、新余城投等仍在不斷向企業輸血,他們試圖掩蓋投資失誤,卻付出了更大的代價。

政府主導的經濟發展方式加劇了風險,國開行、農行、建行等盯住政府推薦的肥肉大力貸款,政府給予各種優惠,企業迅速壯大到南昌、安徽、內蒙等各地投資,出現風險敞口由地方融資平臺救火。如此發展方式鼓勵了缺乏風險意識的投機家。

地方財政擔保為企業融資,即由當地納稅人為賽維與政府的錯誤決策與高風險投資負責,張三犯錯李四挨板子,憑什麼?

民企虧損找市長,這些民企或者原本就不是市場化的企業,或者欠缺風險意識,或者一度沉浸在政府的紅利中不能自拔。一部分民企該醒醒,該找回獨立的品格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