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章天亮:周永康企圖謀反已至少四年

2012-04-09 13:20 作者:章天亮 桌面版 简体 22
    小字

在薄熙來遭免職後,周永康成為海內外關注的焦點。不僅中文媒體,西文媒體也在討論周永康和薄熙來的關係。但許多人至今不敢相信周、薄捲入了謀反案,更不敢相信周、薄謀反案的動機跟法輪功有關。我在美國之音電視和希望之聲電台上多次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都有聽眾觀眾質疑,說明許多人對法輪功問題在現在中國政局發展中的作用仍不敢正視。這裡不妨再論述一下。

自美國媒體人Bill Gertz在《華盛頓自由燈塔》爆料說王立軍向美領館提交了薄熙來和周永康的謀反證據後,許多人都聚焦在胡、溫與周、薄之間的權鬥發展上。筆者願意與讀者一起對周、薄謀反做一些心理分析,並回溯一下週、薄從何時開始準備拿下胡、溫、習、李。這種分析有助於我們推測整個事件的未來走向,即胡、溫是否可能出於「穩定大局」或「穩中求進」的考慮放過周永康,或者和「江系血債派」達成妥協。

薄熙來謀反還比較容易理解,蓋因其人一向不掩飾自己的野心,拚死也要「入常」乃至覬覦大位。但周永康謀反至少從表面來看相當令人費解。因為周已經躋身政治局常委,而胡錦濤雖名為總書記而實際上又是一個管不了事的弱主,周永康等於處在中共權力金字塔的塔尖上,而且可以在他自己的領域為所欲為。這一點從他可隨意調動武警鎮壓民變,一年吸金七千億用於「維穩」,就可以得到證實。

除了總書記這個中共最高權力的名器外,周永康的地位已經進無可進,他為什麼一定要頂著其他常委的反對而死保薄熙來?他這麼做,也是在跟習近平對著幹,等於抵押他自己和家人的全部利益和前途。一個薄熙來,值得周永康這麼為他拚命嗎?周為什麼不棄薄自保?

帶著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再看一看劉淇。劉淇今年已經七十歲,儘管官拜北京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但今年也到了退休的年齡。一般來講,臨退休之前總有平安下車的願望,加上他已經七十歲了,來日無多,為何要冒著得罪胡錦濤和習近平的危險,讓《北京日報》發文稱「總書記不能凌駕於黨中央之上」?

讀過一點歷史的人都知道,國之儲君是不能得罪的,遠的有商鞅、近的有和珅,哪怕權傾朝野,得罪儲君的下場也會很慘。作為已經要退休的劉淇,即使不為自己考慮,也該為子女的安全考慮,何必賭上身家性命為周永康和薄熙來站臺呢?

這個不合情理的事,卻能夠從法輪功事件中找到一個合理的答案,那就是劉淇、薄熙來和周永康同屬鎮壓法輪功而遭起訴的「血債派」。他們這麼做並不是出於在不同道路或方案之間的選擇,而是他們根本就沒有選擇。

在法輪功的問題上,胡錦濤和溫家寶是不認可鎮壓的。這裡有兩個旁證。

大紀元報導:原「610辦公室」副主任劉京在一次宴會上喝多了,透露出中共高層在法輪功問題上分為兩派。2001年江澤民在一次佈置對法輪功打壓的會議上指出,原各地610辦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義設立的,但在具體執行任務過程中,由於公安廳、國家安全部、公安局、司法局等由於部門利益驅使和業務特點不同,往往不服從610的指揮,扯皮、推諉、應付、不服從命令、消極對待等現象已經極大影響對法輪功的鎮壓效果,「各地法輪功事件不但沒有減少的趨勢,反而越演越烈」。

於是會上江提出要在國家安全廳、公安廳、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設立相應的610辦公室,這時胡錦濤說了句話,「增加610機構得增加人員編製,經費不小」。江立時大怒,衝著胡錦濤咆哮道:「都要奪你權了,什麼編製不編製、經費不經費的!」胡聽了一聲不吱,面無表情地在筆記本上寫著什麼。

第二個旁證,就是2003年年底和2004年年初的時候,胡溫到海外出訪。法輪功學員曾經打出過「歡迎溫家寶」和「歡迎胡錦濤」的橫幅,旁邊的橫幅則是要求法辦江澤民、羅干、劉京和周永康。從法輪功學員的橫幅中,我能夠讀出的信息是誰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有血債,那麼就追究誰的責任。既不搞擴大株連,但也不放過一個十惡不赦的罪犯。「血債派」和「非血債派」在這裡涇渭分明(所以這次中共官員站隊的時候也是涇渭分明的)。

以江澤民心眼之小,手段之毒,最安全的莫過於逼迫胡錦濤和溫家寶在回國後立刻公開表態支持鎮壓政策並詆毀法輪功。但胡、溫近9年來一直沒有過這樣的表態。當然這不意味著胡、溫在法輪功問題上的完全無辜。鎮壓如此殘酷併發生在他們執政時期而得不到制止,至少對他們來講是瀆職,但畢竟與「血債派」性質不同。如果胡、溫能夠採取果斷措施,法辦「江系血債派」又能成為他們立功贖罪之機,並如溫家寶在今年人大記者會上所說「得到人民的諒解和寬恕」。

僅從2003年後胡溫不公開支持鎮壓法輪功這一點上,江澤民就會極度不安。這意味著胡、溫為停止迫害法輪功,並以此收攏民心預留了地步。而這件事必須以法辦「江、羅、劉、周」為前提。因此可以肯定,江澤民那時就下了倒胡、倒溫的決心。

2006年11月15日在香港上市的《動向》雜誌首次獨家報導了當年「五.一」胡錦濤在黃海險些被江澤民暗殺,隨後從青島直接飛往雲南的消息。其後海軍出現很多異動,陳良宇也被拿下。2007年中共十七大前,有關溫家寶要辭職的消息不絕如縷,以至於溫家寶不得不借出訪莫斯科的機會對媒體記者表示要「繼續做下去」。這都暗示,胡、江之爭由來已久。

從這次周、薄謀反被泄露來看,至少自周進常委、薄去重慶開始,「血債派」為自身安全計,就定下了倒胡、溫、習、李的決心和策略,迄今已經四年多了。這也說明,「血債派」和「非血債派」是生死較量。即使「非血債派」想息事寧人,「血債派」也會把謀反進行到底。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深信胡、溫與以江澤民、周永康為代表的血債派必要在十八大之前攤牌,而且該決戰會與公布薄熙來的罪證同步或接踵而至。因為該清洗涉及到十八大的重新布局,雙方現在都在緊張準備。他們的心態一定比我們這些看客更為緊張。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