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溫家寶為何一字不提利率市場化

2012-03-30 12:15 作者:何志成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28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

為什麼選擇溫州?因為溫州是民營經濟最活躍的地區,也是民間資本最活躍的地區,溫州是民間金融最活躍的地區,也是非法集資和高利貸最猖獗的地區。如何揚善除惡?國家決定拿溫州試水,既可規範民間金融發展,也可為深化中國金融體制改革試水。

中國金融體制改革面臨闖關,但路子怎麼走?目前處於「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階段。一個比較流行的說法是:抓住匯率自由化與利率市場化這兩大抓手,其餘問題將迎刃而解。一些經濟學家甚至斷言:放開存貸款利率,高利貸立即消失。

而我一直強調,實際情況恰恰相反。利率市場化在很多地方已經成為高利貸市場的推手。金融體制改革一定要先易後難,有章法,慢慢來。比如匯改,它的最終結果是人民幣自由浮動,但先要做的卻是怎麼無風險地一點點放開人民幣自由出入境的規模。當前金融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是民營資本的參與度問題,在城市金融已經基本飽和後,農村金融尤其是針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服務還非常薄弱,因此對民營資本能夠放開「三農金融」,放低村鎮銀行門檻,有助於為小微銀行開路。

我注意到,本次國務院會議確定了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的12項主要任務,它體現了金融體制改革分步走的策略。其中最主要的是:民間資本可以參與地方金融機構;村鎮銀行對小額貸款公司和民間資本放開;逐步放開個人境外投資。很多人最關注的所謂利率市場化問題,卻沒有提及。

為什麼不提利率市場化呢?

金融體制改革的第一步是更多地建立中小銀行,尤其是以民營資本為主體的中小銀行(村鎮銀行),它既是為瞭解決小微企業貸款難的問題,解決民間資本的出路問題,同時也是為解決混合經濟與混合金融探路。

毫無疑問,溫州是利率市場化的先鋒,新開辦的民營銀行一定也會進一步試水利率市場化,不如此,它無法與國有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競爭,也不可能獲得超額收益。但對溫州來說,尤其是對承擔試點任務的溫州民營銀行來說,利率市場化最好別提,而適度地提高存貸款利率,也不等於完全的利率市場化。像溫州這樣的地區,市場利率已經很高,過去和當前都有很多「吳英」式人物,打著利率市場化的旗號在集資。對此,需要嚴格規範,不能有一點懈怠。

這裡面有個重要因素是,利率市場化不適合在更大範圍開展。實際上,中國無法實行利率市場化的根本原因是混合經濟中的民營成分太低,經濟體制包括金融體制中壟斷、「計畫經濟」的味道太重,金融體制改革的重點應該是平等。而此時一味地強調利率市場化只會變相地抬高利率,民營企業將更艱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