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唯「大國」窩在專製冰窟裡

2012-01-18 14:10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臺灣的民主選舉再次塵埃落定,中共當年眼裡的「國民黨反動派」,因獲得了島內多數民眾的選票支持,在未來的4年時間裏將繼續「領銜主演」於臺灣,進一步完成了華麗的轉身。浴火重生的國民黨,隔岸無聲笑問著它的老冤家:我能自行解去專制的裹腳布,你能嗎?你不能!

從突尼西亞飄散出的茉莉花香,在過去的一年裡蔓延中東各國,引發連鎖反應。只因突尼西亞的一個警察沒收了一個販賣蔬果的年輕人的推車,並打了這個小販一巴掌,導致小販憤而自焚身亡,一堆多米諾骨牌就此被碰翻,阿拉伯世界的一個個專制政權,在茉莉花香中陸續土崩瓦解。

曾在1988年對本國抗議民眾有過血腥鎮壓的緬甸,去年起也向民主制度穩步轉型,在解除報禁、黨禁,取消新聞審查,釋放政治犯,允許反對派參加競選……緬高官瑞曼近日在接受法新社的採訪時表示,緬甸只有接受民主,別無選擇,軍隊也有為人民和國家利益著想的強烈願望。

臺灣、突尼西亞、緬甸等等,相對「大國」只是彈丸之地,但荒野不曾展示相應的博大,相反多見雞腸狗肚。而逼仄地帶邁向的是博大,擁抱的是民主、自由和人權,既沒有祭出「五不搞」,也沒在「特色」的污泥濁水中故步自封,在與世界同步前行的同時,真正做到了民貴君輕。

當年的「國民黨反動派」,在脫胎換骨中重新贏得了永恆的春天,獲得了政黨生命之樹的常青,得到了全球華人的刮目相看。反觀鳩佔鵲巢者,已再無說老對手「反動」的底氣,在國際社會日顯落寞,只能是和北韓不時摟摟抱抱,相互意淫著,就這樣年復一年窩在專制的冰窟裡。

當年的「國民黨反動派」,而今在和熙的陽光下快意並自覺地接受臺灣人民的篩選。昔日聲嘶力竭鼓噪「主要關鍵在於結束一黨治國」的「解放者」,在把中國殺得天昏地暗殺得血流成河後,原形畢露,不說了「一黨獨裁,遍地是災」,大念特念「必須堅持黨的領導」的緊箍咒。

當年的「國民黨反動派」,如今的「政務支出無法另為他用」。在政治上獨裁在經濟上掠奪的「唯我獨大黨」,為一黨之私重金「維穩」,不但「維穩」經費高於國防開支,且能動輒在政治演出中燒掉幾千億的民脂民膏,不需徵得人民的同意,就能給異族奉上幾千億的政治獻金。

臺灣民主了,突尼西亞民主了,緬甸民主了……唯「大國」窩在專制的冰窟裡,像個心理陰暗的守財奴,以種種變態伎倆頑固廝守著人類社會的最後一抹黑暗。我們隔岸觀潮艷羨臺灣選舉的同時,看到了彼岸的晴朗和博大,親見了「大國」的陰暗與狹隘,內心滑落的是一腔的嘆息。

「大國」把國人「素質太差」當作堅拒民主、固守獨裁的託詞之一,同時又以高收費人為抬高國民提升素質的門檻,並對不願違背良知做事的學者、作家、記者、律師等高素質人群予以百般凶狂的迫害,若能再讓國人為著看病和買房給累趴下,就更能永無止境窩在專制的冰窟裡。

這個凝結已久的專製冰窟何其陰暗、陰冷和陰毒。各種嚴重踐踏人權的罪惡,在「大國」與日俱增。再厚的霜雪也有消融之時,再大的冰窟也有坍塌之日。遠的不說,單說就在荒野的對岸,每個自然人都以選票再度宣告了生命的莊嚴。你也必會是自我的主宰,而非惡勢力的奴隸。

2012年1月17日寫於漂泊中(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偉光正」與絕人之後的惡魔連袂共舞第2011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黨國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其故鄉的居所被反動當局連續斷網、斷電視近300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