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個農民工寫給鐵道部的一封信(圖)

2012-01-05 20:58 作者:黃慶紅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鐵道部領導:

我叫黃慶紅,今年37歲,是重慶市彭水人,來溫州打工十幾年了。我只在電視上看過你,我想這輩子也沒資格和你見面,可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我寫了一封信,但我不知道該寄到哪裡,後來我想到了新聞,就托報社的記者捎上這封信。

我今天是第四次來火車站買票了,想碰一下運氣,但票還是沒有。窗口的工作人員每次跟我說,網路和電話的票要早幾天,票一放出來,就在網路上被搶光了,沒有票剩下來給窗口。

我曉得,鐵道部的初忠(衷)是希望不要人擠人排隊在窗口,所以搞了這個東西。現在,窗口的隊伍確實短了,你們的壓力也輕了,可以早點下班回家吃飯了。但對我們來說,原來通宵排隊,還總有一點希望存在,現在,什麼都沒了。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生氣,真想罵一聲狗屁的鐵道部!

我在溫州郊區的一家五金廠開車,廠裡40多個工友都不會弄電腦。老闆同情我們,幫我們上網買票,結果他弄了半天,也弄不起來,不是進不去,就是沒票了。老闆說,就算有票了,還得開通啥子網銀。我們是打工的,又不是白領,哪會開通這個,這不是用腳趾頭想出來的嗎?

鐵道部的領導,你們可以天天上網,要啥子買啥子,但我們不能啊,我們每天要為吃飯發愁。

我們又打那個訂票電話。大家幹活時一有空就打,下班吃飯時也打,卻總是打不進去。40多個工友只有一個人打了好幾天才打通,買到了一張去江西的票。那個工友開心得要命,我們都很眼紅。買車票真像摸彩票啊。

前幾年,春運買票只要排隊就行,來得早就有機會,拼的是體力,所以我都是凌晨過來排隊。今年不一樣,弄了個網路購票,對我們來說太複雜,太不切合實際了。其實這是非常不公平的,我們連買票的資格都沒了。你們會說:「那很簡單,你們把電腦學起來嘛!」可是對我們這些一天從早干到晚的人來說,哪有這個時間去學電腦,哪裡買的(得)起電腦呢?

來溫州十幾年,我都是隔一年回家一次,春運買票實在太痛苦了。去年我沒回家,在這裡沒親人,大年三十只能打電話聽家裡人講幾句。今年,我真的想回去。我的老婆已經提前一個月回老家了,當時就怕春運買不到票。家裡60多歲的老父、老母也經常問我什麼時候能回去。

我女兒今年6歲了,好久沒見到,不知道有沒有長高了,學會了幾個字。回家的火車票190元一張,汽車票560元一張。我不想坐汽車,貴了好幾百塊錢呢,我平時都捨不得給女兒花錢,要是省下來的這錢給女兒花多好啊。

每年春運,排隊買票,對我們農民工是折魔(磨)。今年我們想要這個樣的折魔(磨),也沒有了。

你們待在空調房裡,坐在沙發上,抽抽煙、喝喝茶,弄出個什麼網路購票,你們有想過我們的生活嗎,你們有體會過買票的痛苦嗎?我們連想站幾十個小時回家的票都沒有,我們只有一肚子冤(怨)氣,卻沒地方去發。

2012年1月2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黃慶紅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