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恩來陳毅赤膊上陣(圖)

2011-12-30 17:02 作者:朱和平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按:中共造反,以「朱毛」聞名於世。朱德(1886-1976)任共軍總司令,在黨內向以溫厚長者見稱,因五九年同情彭德懷被貶,淡出軍界。文革開始,毛忌其威名,明褒稱「紅司令」,暗授意批鬥以防之。不僅林彪康生惡毒誣陷,陳毅周恩來亦當面羞辱,令八旬老人苦悶之極。此文由朱德長孫撰寫,言簡意深,可見中共「絞肉機」體制之殘忍冷酷。

周恩來與朱德
周恩來(左)是朱德(右)的入黨介紹人。也是相知相交數十年的老友。但在毛的淫威之下可以翻臉相殘。(本刊資料)

一九六六年八月,在中共的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等攻擊朱德。沒過多久,由戚本禹出面,貼出了第一張打倒朱德的大字報。一夜之間,五花八門的誣陷之詞,飛上了北京大街的牆上,什麼「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的帽子都朝朱德扣過來,甚至叫囂要把朱德「轟出中南海」,「批倒批臭」......其實,朱德在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至二十六日的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已遭無情的批判。據朱德孫子朱和平《和爺爺朱德、奶奶康克清一起生活的日子》記載:

林彪康生攻擊朱德是反毛野心家

該次會議毛澤東在南方,沒有出席,由劉少奇主持,會議很重要。對所謂彭羅陸楊「反黨集團」進行批判。會議通過了發動文化大革命的《五一六通知》。號召揪出「現在正睡在我們身旁的赫魯曉夫」。當時,林彪還不敢把矛頭指向劉少奇、鄧小平,而一九五九年九月軍委擴大會議批鬥彭德懷,也批判朱德的經驗是,可以先拿爺爺開刀說事。於是,爺爺在會上便成了重點批判鬥爭的對象。

五月十二日,爺爺在第一小組會上發言,他說:

「孔夫子講,‘朝聞道,夕死可矣’。我也有時間讀書了,讀毛主席指定的三十二本馬列的書,非讀不可,準備花一兩年的時間讀完。毛主席也是接受了馬列主義的理論......」

爺爺的話還沒有講完,就被林彪粗暴地打斷了:「毛主席豈止是接受?!是發展到了最高頂峰!你不要拿外國的東西嚇唬(我們)!」

林彪藉機提出爺爺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在上海政治局會議上,曾講過「不能說毛澤東思想是當代馬列主義的頂峰,到了頂峰就不會發展了」這段話,繼續煽動說:「你們看他對毛澤東思想是怎麼評價的?!」他攻擊爺爺是野心家,是借馬克思主義來反對毛澤東。

康生也攻擊爺爺:「反對林總提出的毛澤東思想是最高最活的馬列主義,是當代馬列主義的頂峰,就是反對毛主席思想的,在這方面(朱德)和彭真等人是一樣的。」

爺爺辯解:「我不會反對毛主席的,毛主席的書要讀,馬列的書也要讀......」

康生不容爺爺講話,蠻橫地說:「我希望你學學林總的這些講話,比你學三十二本書要好得多。我看你雖然組織上入了黨,思想上還沒有入黨,還是黨外人士。」他還誣蔑爺爺「想超過毛主席」。

在他們的鼓動下,會上一些人開始對爺爺大加笞伐。有人說爺爺「是黨內最危險的人物」,有人說爺爺是「黨內的一顆定時炸彈」。

誣指要黃袍加身,朱德無奈哀訴

五月二十三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人民大會堂河北廳進行,林彪等人又在會上對爺爺的所謂「錯誤」展開批判。首先,爺爺說:「我過去的錯誤已經作過兩次檢查,第一次是在‘高饒’問題發生以後在軍委會議上作了檢討。第二次是彭德懷問題發生後,在軍委擴大會議上也作了檢討......」

還沒等爺爺把話講完,林彪就開始了他的長篇攻擊。他說:

「......主席幾次講黨有可能分裂,實際就指彭德懷和朱德。廬山會議也考慮到是否要徹底揭開,消滅這一隱患,否則會繼續發展,萬一主席到百年之後,就會出現更大的問題。現在揭開,展開堅決鬥爭,保衛總路線,教育全黨,鞏固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要揭發鬥爭到底,你改也好,不改也好。當然我們是希望你改的。」

林彪還說:「朱德你是有野心的,你檢討得很不夠。有人當是他自己檢討的,不是的!是黨中央決定讓他脫褲子的,不檢討不行。你們是不知道的,......他想當領袖。高崗事情,他也主張輪流,想當主席,自己本事行嗎?你一天都沒做過總司令......」

於是,有人隨聲附和,說爺爺「有野心,想黃袍加身。」

對於這些捕風捉影的誣蔑,爺爺感到很無奈:「說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歲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還說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說黃袍加身。」他又鄭重地說:「我對於我們這個班子總是愛護的,總是希望它永遠支持下去。」

康克清描述朱德十分苦悶

這次會後的第二天,也就是五月二十八日,中央宣佈成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組。這個中央「小組」,權力很大,後來實際上取代了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

朱德當時的狀況,夫人康克清在回憶中也寫道:

文化大革命一開始,我常常看到他一人獨坐默想,很少說話。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心情十分苦悶。對於那場歷史性災難的突然降臨,當時身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他,也難以理解。有次他突然問我:「戚本禹怎麼成了中央‘文革’小組的成員?」我只能搖頭。還有一次,他參加中央會議回來,將林彪那個大談「政變經」的講話材料交給秘書,轉身就走。以往,對中央的文件、領導人的講話,他交給秘書時,強調如何學習,怎樣理解等等,這次不屑一顧的神態,正反映了他當時的心境。

關於五月二十三日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在中共中央的檔案館裡,有一份標號為「一九六六○五二三」的會議記錄。記錄了這天會議對朱德的嚴厲批判的細節:

中央檔案館朱德批鬥會記錄

地點:人民大會堂河北廳主持人:劉少奇

朱德首先因為對批判彭、羅、陸、楊持消極態度而被責令作檢討:接著又講了他過去的錯誤,即二十年代井岡山上的問題和紅軍第四軍「七大」的問題。張鼎丞、林彪、陳毅、周恩來先後發言和插話。陳毅批判朱德歷史問題的發言很激烈、很長。

林彪:去年羅瑞卿問題發生以後,在上海會議上,他(指朱德)還講,不能講毛澤東思想是世界馬列主義的頂峰,頂峰還會發展嗎?大概頂峰不是毛主席,而是你朱德自己,或者是赫魯曉夫。

陳毅:朱德我要問你:你是不是要搞政變?

朱德:搞政變我沒有這個力量,也沒有這個膽量。

陳毅:我看你是要黃袍加身,當皇帝。你還大力讚揚赫魯曉夫。你野心非常大。

烏蘭夫:更奇怪的是他(指朱德)還說,人蓋棺了是不能定論的。我們講赫魯曉夫反對斯大林是錯誤的,是修正主義的。他說,咱們同蘇聯還是要搞好,他也離不開我們。

薄一波:朱老總經常講蘭花。他說,自古以來,政治上不得意的人都要種蘭花。

朱德:說到現在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歲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還說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說黃袍加身。我對於我們這個班子總是愛護的,總是希望它永遠支持下去。

周恩來面斥朱德是定時炸彈

周恩來:幾十年歷史,朱德同志跟張國燾鬥爭,前一半應歸功於劉伯承同志的推動。如果沒有劉伯承同志在那裡,黃袍加身,你頂得住嗎?後一半是賀龍同志、弼時同志、關向應同志的共同推動,才北上了。如果沒有這些,你甚至滑到河西去了。解放以後,那多了。毛主席常說,高饒彭黃的事,你都沾過邊嘛。你到處發表意見,是一個危險的事,我們不放心。常委中有這樣一個定時炸彈,毛主席也擔心。你到處亂說話。你要談話,得寫個稿子,跟我們商量。所以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

最後鄧小平宣布了中央對彭、羅、陸、楊處理的決定,與會者一致通過。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樣的安排是在毛澤東的授意下進行的,所有與會人員都必須表態,人人過關。此時的朱德已沒有任何權力,但聲望還在,他對「文革」的態度至關重要。所以,毛要發動一場攻勢,重重敲打一下朱德,目的在於警告全體大員:即使朱德這樣的老帥也必須俯首帖耳,絕不能成為文革運動中的絆腳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