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楊濤:「民心工程」成為「民怨工程」

2011-12-01 14:33 作者:楊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廣東潮陽的「引韓供水工程」是一個總概算3.3億元的「民心工程」,這一工程立項至今已10年,但主體工程仍未動工,直接導致2.5億元資金沉澱和沈重的貸款利息負擔。(《經濟參考報》11月28日)

類似的「民心工程」最終成為「民怨工程」的現象層出不窮。例如江西省景德鎮市城市防洪大堤自2002年立項建設,原來預計5年左右完成,但2007年就基本停頓,20公里長的防洪大堤建了10年,花完了70%以上的資金,卻完工不到一半。而這些所謂的「民心工程」都有一個共性,就是工程不是讓民作主,而由官員們替民作主,拍拍腦袋就決定了。

像潮陽的「引韓供水工程」,總概算3.3億元,如今工程總預算更是高達47629萬元,居然在立項時並沒有召開公開的專家論證會,沒有召開民眾聽證會,也沒有讓公眾參與決策,就匆忙上馬,在運行過程中,也缺乏公眾參與監督,使得工程預算一超再超,而工程週期一拖再拖。而官方居然還宣稱這是一個是「德政工程」、「民心工程」。

 「民心工程」或許沒錯,但不過是個替民操心的工程。這種「民心工程」其特點在於,工程要不要建,由官員替民眾決定了;工程如何建,也由官員替民眾規劃了;工程具體建設過程、到底要花多少錢,工程質量如何,還是由官員替民眾關心了。民眾唯一的權利就是雙手接到官員為他們打造的「民心工程」,不管這一工程到底是他們想不想要,能否從中受惠。

如此替民作主的「民心工程」其實更多是官員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官員往往打著「為民」的名義,行給臉上抹光之實,浪費納稅人的財富,正如華南理工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鄭方輝所說「他們做工程未必是為了惠民,而是給自己弄好處和政績」。像潮陽的「引韓供水工程」恐怕本身並不真正為民所需要,潮陽區自來水公司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負責人就說,2002年至今,公司最高日供水量不超過9萬立方米,編製「引韓供水工程」可研報告時預測的用水需求比實際超出一倍。 「從現在到2020年,潮陽最高日供水量不會超過16萬立方米,目前供水能力能夠滿足未來十年用水發展的需求。」其次,這一工程本身就存在不科學的問題。有汕頭市人大代表就指出,該工程地質條件複雜,技術要求高、施工難度大,管線沿途需要拆遷征地協調的工作十分困難,還需橫穿2.5公里寬的海灣以及跨越涉軍管轄區域,建設成本又遠遠超出之前的概算,即便建成之後供水成本將達到5元/立方米,會遠遠超出當地民眾的承受水平。對於這樣的既沒有必要,又成本奇高,更無法惠民的工程,官員們硬要上馬,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替民作主的「民心工程」也往往滋生浪費甚至貪污等腐敗的溫床。潮陽的「引韓供水工程」最初總概算3.3億元,但廣東省發改委在專項稽查之後發現,如今工程總預算已高達47629萬元,比省發改委批復的總概算投資33215萬元多出14414萬元,超概算43.4%。這裡面到底存在多少的浪費,又有多少官員從這一工程中中飽私囊呢?

「民心工程」當然受民眾歡迎,但現在最關鍵的是要讓「民心工程」從替民作主到讓民作主,因為只有民眾才知道自己切身利益所在,他們需要建什麼工程,也只有民眾的眼睛是最雪亮的,他們能監督工程中浪費與腐敗。所以,一個工程如果有民眾參加聽證、由民眾投票決定,工程全程透明,公眾隨時可以參與監督,這就是一個真正的「民心工程」。除此之外,任何打著「民心工程」旗號的工程,都不是所謂的「民心」,你可以稱它為「政績工程」、「腐敗工程」或者其他什麼工程。

(原標題:「民心工程」要讓民作主而不是替民作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