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貪官何其多 一信抖出29

2011-07-10 11:27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因為揭露腐敗和社會不公而被判刑12年的山東記者齊崇淮,據報導發出一封信,揭露當年不少官員行賄要求不要報導負面新聞。但是,被舉報的一位前宣傳部官員說,此案公安機關已有調查,具體細節他不記得。

網際網路上7月9日了出現一封揭露地方官員向記者行賄的舉報信。這封信的舉報人據稱是北京《法制早報》前駐山東記者、現在棗莊監獄服刑的齊崇淮。信中舉報了包括地方新聞官員、黨政幹部、執法人員、醫院、菸草專賣局等機關工作人員共29人。舉報信中列舉了這些人的姓名、職務、家庭住址、電話等信息。

舉報信說,齊崇淮在地方公安局對他所做的筆錄中說,被舉報人為阻止媒體曝光負面新聞,曾向他和其他記者行賄,數額從幾千元到數萬元不等。

維權記者齊崇淮早年因揭露山東滕州市委豪華辦公樓事件於2007年被判刑四年。今年6月,當地法院在他即將刑滿之際又以敲詐勒索罪與職務侵佔罪判處他有期徒刑13年,合計執行12年。扣除已經服刑的4年,齊崇淮還要再坐八年監牢。

浙江獨立作家昝愛宗認為,這封舉報信很可能就是齊崇淮所發,且舉報內容的可信度比較高。他對美國之音說:「本來他可以到期出獄的,但現在又不能出獄。他可能以前對這些官員的腐敗有保留,不願意得罪更多的人,怕得到更多的打壓。這一次他一看打壓已經超過他的預期了,他有可能就把他所有掌握的一些官員腐敗的秘密舉報出來。」

昝愛宗說,這封舉報信能夠被帶出監獄肯定是費了很多周折,因為地方勢力非常強大,而以實名制在網上揭露腐敗內幕,對於懲治腐敗分子會起到一定影響。他說:「中國官方對腐敗分子的查處主要是看網際網路的影響大不大,如果這些材料都上了網際網路了,那官方的壓力非常大,所以會根據這個情況進行處理的。」

被舉報人之一是滕州市原宣傳部副部長朱瑞國。舉報信說,2006年滕州市辛緒澱粉廠發生玉米罐砸死九人事件。當時朱瑞國曾給了齊崇淮4000元,叫他不要報導這件事。

幾年前調離滕州市委宣傳部的朱瑞國對美國之音說,他知道齊崇淮被抓了,但是對於齊崇淮在獄中舉報自己的事情並不知情。朱瑞國說,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好幾年,對於是否給了齊崇淮錢,他沒有正面回答。

朱瑞國說:「當時搞過調查也搞過筆錄,可以問一下宣傳部,或者是公安部門。調查結果就是有這個事情,具體的詳細細節真的記不清楚了。」

浙江獨立作家昝愛宗說,中國的記者圈有一個潛規則,那就是記者要為報社完成創收任務。記者如果拉不來廣告,一般有兩種方式可以弄來錢:一是出了負面新聞管地方要封口費;二是叫官員和企業出宣傳費,在報紙上為其歌功頌德,傳揚美名。

北京的新聞工作者高瑜說,這種現像在地方尤為嚴重。官方為了保烏紗帽而封殺新聞;記者拿了錢而瞞報新聞。她說:「它是進行這種利益交換,這也是整個行業腐敗的一個非常典型的情況。」

高瑜說,新聞界的腐敗使其無法發揮輿論監督的作用,損害了百姓的知情權。高瑜說,這其實是目前全社會整體道德敗壞的一個側面。她說,唯有進行政治改革才可能從根本上剷除腐敗。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