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三峽工程後患無窮,江豚流出無奈淚

2011-05-29 16:1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地處江南的長江中下游地區出現連續乾旱,江河及湖泊水位明顯低於正常年份的水平,這對正處於汛期的湖區來講,受到影響地已絕非春耕等農事活動,整個自然生態似乎都呈現出直接或潛在的危機。而據京華時報5月21日報導,今年以來,長江中下游地區旱情嚴重,位於湖北省石首市的天鵝洲國家級長江豚類保護區受到影響。保護區內的水位、水體面積降至建立以來最低。湖區大部分深不足3米,個別地方甚至低於2米,讓江豚的生存面臨嚴重威脅。而新聞中顯示的救助江豚的圖片中,江豚眼裡流出的似乎一滴無奈的眼淚,更是震撼了人們對越來越脆弱的對生態平衡發自內心的憂心。

江豚真的會哭嗎?我不知道,但我寧願相信它真的哭了;這個在地球上、在中國的長江流域生存了2500萬年的古老物種,當今天已瀕臨絕境寥寥無幾,面臨一個物種的滅絕之時,作為在幾乎最後的棲息地的最後的江豚,面對已難以維持生存的淺淺的江湖,面對日益乾枯的生存環境,或許它只能留下幾滴無奈的眼淚。不知道是大自然選擇了讓它們滅亡、還是人類的貪婪和無知讓它發出這最後的絕唱,總之這滴悲愴的眼淚,讓人感覺到一種控訴。

說到江豚,有報導說,現在很多關心長江中下游及洞庭湖區自然生態環境的專家和有識之士們近年來的調查走訪,可以初步驗證科學界關於「西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江豚絕跡」的推斷。通過對千餘戶當地居民的翔實調查得知,近10年來,漁民沒有見過江豚出沒,更不用說再現江豚成群「躍龍門」的場景。而我本人卻有幸曾經在上世紀90年代初卻親眼見證過洞庭湖水面曾出現過的江豚成群「躍龍門」場景;那次從湘西沅陵縣搭乘貨船順沅江而下經過常德進入西洞庭湖,往岳陽方向航行,由於霧大,清晨船停靠在湖泊中直到上午十點多才啟航,在佈滿陰霾的湖面上的不遠處,數十隻黑壓壓的江豚成群結隊的從湖面上躍起,歡快嘻戲,讓僅僅只在電視兩面中看過海豚跳躍場景的我驚嘆不已;船工告訴唏噓的我,那是江豬時,我才意識到我遇到了江豚,很遺憾那時手上並沒有相機,難得的歷史性場景也只存在於深刻的記憶之中。所以當今天人們才開始意識到這個中國最珍貴的物種之一江豚已瀕臨絕境,並開始反思這十幾多年來人類變本加厲的追逐經濟利益的貪婪帶來的巨大生態災難時,新聞圖片中江豚那滴悲涼的眼淚或許終有一天會變成人類自己的眼淚。

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陽樓上對君山;這是北宋大詩人黃庭堅的千年夙願。可是,當我站在岳陽樓上,面對夕陽西下,著名的君山雲裡霧裡展露在遠方的時候,卻笑不出來。因為「江豚湧高浪,楓樹搖去魂」,這一元稹描述的江豚嬉戲洞庭湖的詩意畫面,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又一條繁忙的挖沙船、運輸船;而由於長江十多年前被三峽大壩攔腰截斷、當人們對「高峽出平湖」歡欣鼓舞之時,似乎那些對流域內生態危機的擔憂聲早已經被經濟利益所湮滅,甚至並沒有意識到這十多年來,雖然下游湖區確實已經遠離了年復一年的汛期洪水氾濫成災,但這種沒有定期氾濫的江湖,卻帶來了更多直接或潛在自然生態危機,江湖水位下降、鼠患成災、乾旱頻發、航運不暢、魚類鳥類資源減少、水質惡化等等,不一而足、顯而易見。

眾所周知,長江孕育了世界上僅有的兩大淡水哺乳動物,白鰭豚已經功能性滅絕,江豚,這一江豚中唯一的淡水亞種,因為種種人為因素,據抽樣調查總量只剩下1000條左右,而它們的主要棲息水域洞庭湖則只剩下150條左右。如果按照目前的減少速度,如果不採取有效措施,江豚極有可能在十幾年內步白鰭豚的後塵,永遠地從地球上消失。見過江豚的人都知道,江豚嘴角上揚,似乎永遠都在微笑。有人說它連死了都在微笑。洞庭湖中有一座小島名叫君山,當年舜帝巡視南方,他的兩個妃子娥皇、女英追蹤至洞庭湖,聽說舜死於蒼梧之野,二妃悲痛欲絕,撫竹悲泣,眼淚灑在竹上,變成了斑竹。後來二妃投湘水而死,死後成為湘水女神,稱為「湘君」。由於此山曾是湘君遊玩、居住之地,故後人把它叫做湘山或君山。湘妃哭是因為舜帝,過去人們總說江豚死了都在笑,不知道哭,但今天從一則因為長江流域大範圍乾旱帶來的江豚生存危機圖片中,我們終於看到「死了都在笑」的江豚還是哭了,哭得竟是那麼的悲愴和震撼,那一滴眼淚絕不僅僅只是喚起了人們心底裡的側隱之心,而是深深的不安。

長江中下游地區的連續乾旱當然引起了政府和全社會的高度關注,我想這也絕非僅僅是這種多年反覆出現的異常氣候對工農業生產和人民生活的影響,而據人民網消息,國務院18日召開常務會議,部署妥善處理三峽工程蓄水後對長江中下游帶來的不利影響,要求實施工程整治,穩定河勢,加固堤防,改善航道和取水設施功能;實施生態修復,改善生物棲息地環境,保護生物多樣性。這則新聞再次觸動了人們過去多年來的擔心,也從一個側面證實上人們的擔心並非多餘並頗覺意外;在媒體宣傳中、專家表態中,三峽工程「高峽出平湖」,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偉業。以前只知道三峽工程,在比如防洪、發電、航運等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但現實中雖然洪水少了,乾旱卻更多了,電荒也越來越嚴重,下游乾旱時,三峽蓄水發電獲利,漲水時卻又拚命的放水泄洪加重下游水情,現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也明白無誤的指出,三峽工程在發揮巨大綜合效益的同時,在移民安穩致富、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防治等方面也還存在一些亟須解決的問題,並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也產生了影響,不能不說此前人們的擔憂、尤其是諸多專家的憂心忡忡其實是多麼的可貴,如果我們在任何一項重大改變自然的工程中,能預先多一點論證、多一點擔憂,而少一點政績觀和經濟利益觀,或許也不至於短短的十多年,帶來長江中下游如此多的生態危機,也不至於江豚會失去本來就不多的生存環境、不至於流下這幾乎最後的眼淚。

今天洞庭湖終於開始下雨了,但願能持續下去,並有一天能再現洞庭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的感慨,能再現「江豚湧高浪,楓樹搖去魂」的美景;但或許這只是願景,有人說,江豚死了都好像在笑,其實是笑人類的愚蠢,而今天江豚終於還是流下了眼淚,不知道這是不是還是在感嘆自己的命運的同時也哭人類的愚蠢和貪婪呢?難道真的要出現人們所嘲笑的,當地球上只剩下最後一滴水時,那一定是人類的眼淚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